Category: 觀察者專欄

鷹眼觀察網站的個人專欄(Special Columns),提供作家抒發心情以及對社會、商業與科技的分析與評論。專欄底下可另外設置子專欄。有意願在本站設置特別專欄的作者,請直接聯繫站長 Contact@Vedfolnir.com。

候選人是否簽署「不投降承諾書 」選舉做秀之我見 img 5176 0

候選人是否簽署「不投降承諾書 」選舉做秀之我見

國內九合一選舉在即,台灣島上有政治社團在本月5日發起「候選人應簽署不投降承諾書」運動,表示將要求所有選舉候選人響應簽署,一起保證捍衛國家主權的堅定意向,絕不以言論、行動等方式,鼓吹或支持投降、不抵抗或與敵人和談的論調。 昨日(9月7日)的臺北市議會總質詢,無黨籍議員林穎孟隨即拿出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絕對不投降承諾書,希望市長柯文哲簽署。讓柯市長在臺上當場反嗆「我管你去死」。 對此,林穎孟批評不願捍衛國家主權的人憑甚麼當中華民國總統?柯文哲今天繼續批評,對於混水摸魚的議員一定會釘回去,還酸林穎孟敢簽絕對不詐領助理費承諾書嗎? 嘛,每一次到了重要選舉,總會有些奇人異事冒出來替自己爭取曝光,盡搞一些低劣的情緒勒索破事。 怎麼不見你們去要求公務人員,尤其是總統府、行政院和立法院那些大官,簽署「臨戰時絕對不攜家帶眷逃亡國外,並讓年輕直系血親加入部隊交戰宣誓書」? 什麼是「絕對不投降」? 試問所謂「絕對不投降」的絕對到底是哪種程度的絕對?是選舉時嘴巴喊喊的絕對,還是中共軍隊殺到身邊,拿著刀抵著脖子的絕對? 那些想強迫候選人簽署連署書的人肯定要先對此定義做出公開澄清,否則容易淪為選舉做秀用的小花招罷了。 其實這類強迫連署的要求,我覺得都很簡單處理,犯不著為了他們而生氣。 被強迫簽署的一方候選人,只要當場回敬一份「無條件捐款書」就好了。 最後喊一句「You sign, I sign.」,雙方各自簽署後互相擁抱,這樣的社會不是很美好嗎? 至於捐款金額就根據對方連署主旨有多無理來設定。例如要是以生命當作代價的絕對不投降,筆者認為捐款一億算是挺適合。 筆者就先替廣大弱勢族群感謝林穎孟議員了。

低消一杯飲料之我見 McDonald restaurant coffee cup girl mycafe 0

低消一杯飲料之我見

最近因為一位媒體人在臉書控訴「餐廳低消一杯飲料」問題引起多方論戰,筆者看見有位律師,用著像是威權般的語氣下了甚至不容旁人反駁的定義:「低消就是必須買一杯飲料」(然後很快就被消基會新聞打臉)。 其實即便是全世界最頂級科學研究的教授權威,一樣可能在自己領域的基礎學問出錯,更何況是普羅大眾。就連筆者都在法院曾跟官方專業審查機構不斷廝殺,最後也是打個平手不分勝負。 否則法院跟立法院也不用開了,以後讓律師們先制定法律,接案後再順便負責審判就好了,多省時省事(抱怨完畢)。 就筆者而言,低消是指「最低消費」或是「基本消費」,通俗見解是指一定金額以上,避免消費者光佔位置不消費採取的應對措施,所以目的並不是飲料本身,而是業者自己考量一個佔位置的人在沒有消費意圖的情況下,至少用利潤最大的一杯飲料讓他來換座位使用權才符合效益。 所以重點始終是擺在消費金額,不是來到餐廳吃飯卻一定要逼你當螞蟻人。 如果要玩文字遊戲,是不是我點一杯白開水飲料,符合文字上低消的物質意義了,就可以霸佔桌子坐整天? 至於想要知道該餐廳所定義「低消一杯飲料」的真正意圖,只能請最早創始人自己出來說分明,才知道是不是一開始的因循苟且到後面望文生義。否則現在不管是分店店長、店員、消費者還是我們吃瓜民眾都只能依照自己的想法來做說文解字罷了。 當然了,如果該創始人真的意圖逼來餐廳用餐的旅客都必須先喝一杯飲料當螞蟻人,而無視用餐人的意願和身體是否適合喝飲料的話,那筆者只能給這家餐廳零分評價。

business investment 2

製造麻煩或期待解決問題 我們看待事情的態度

最近在臉書上看一些人討論事情的方法,讓筆者想到我們如何看待一個問題的方式,會從我們的思想脈絡反映出身而為人的本質。 有種人用的方式習慣於用新問題(或試圖從答案來曲解問題)來質疑、否定甚至批判別人的問題,實際上什麼都沒解決,對提問者或是他自己都沒有任何足以在生命歷程中有絲毫回憶的價值,單純就是一個麻煩製造者。 例如,路人甲問:「我晚餐該吃什麼?」路人乙卻告訴你:「你想吃什麼?」或是「你不要去百貨公司地下室吃,那很難吃。乾脆晚一點我帶你去好吃的地方吃消夜。」 甲乙兩人之間看似有問有答,但這些答案顯然對路人甲來說,除了得挨餓外,就全都只是垃圾話情報,甚至帶著滿心期待而被放鳥的機率更高,除了他自己滿足外,只會給其他人帶來麻煩。 當然了,如果你大我主義充值到飽,也可以說跟我走就帶著跑了,但是就不在這邊討論,畢竟那是另一種類型的生活情趣。 另一種方式則是用新問題來導引問題朝向被解決的方向前進,這也是筆者個人面對問題時候的解決方式,將一個大問題解構出具有模組化關聯性的很多個小問題,再逐一解開每個小問題的謎題,最後始終可以解決大問題。 例如,路人甲問:「我晚餐該吃什麼?」路人乙反問你:「你想吃飯還是麵?」這時候雖然是用問句來回答問句,但是卻能用來解構無論是生活還是工作經常會遇到的大多數問題,是一種有前進步伐的思考脈絡。 甚至這種問題還可以用來限縮對方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將問題簡單化處理。 嘛,不過這種問題往往會惹來沒耐心者的不悅,因為他們只想一次就聽能讓自己滿意的答案。雖然相處久了是可以培養出默契,但是沒有人必須是你心中的蛔蟲啊。 筆者以前常自詡自己是工具人的工具人,當別的男孩去女生房間幫忙解決電腦問題時,我則是在遙遠彼方幫那些男孩解決他們其實也不懂的疑難雜症。 但其實筆者很討厭在電話中解決電腦問題,因為有時候可能光聽電腦的聲音就知道那裡故障,透過電話卻只能逐一拆解可能發生故障的原因,但是這時候沒耐心的反而是他們了。 筆者認為,到頭來還是只能看你自己喜歡哪一種,因為這種思維想法都是長久生活經驗和教育學習下,隨著光陰逐漸累積而成的生存方式,最終還是自己是否想從一個問題中解決問題,或是純粹想要挑戰發問者,甚至是製造麻煩導致吵架罷了。

蓮花 0

五魚十蝦蓮花缸雜談

歷經苦難劫數的一缸蓮花,終於和孟母三遷故事一樣,最終在前陽台落地生根。每年到了陽光炙熱的夏天,便生出一朵又一朵的蓮花,讓揮汗行走的路人都忍不住駐足欣賞,一解夏日午後的火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