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網紅直播聊到台灣與中國大陸之民主言論自由差異


平常被筆者當廣播聽的網紅直播,最近有個挺美的四川女孩用 VPN(虛擬私人網路,俗稱網路跳板)翻牆過來上線聊天。原本她是個性格內斂,還能跟你聊古典樂的小姑娘,卻越來越常看她在直播間裡頭爆氣。

雖然她在自我介紹內文以及聊天過程一直說自己不談政治,卻仍有一堆台灣男孩兒輪流跑去宣揚「台灣價值」之民族意識。

這也算是台灣男兒對抗四川妹子的另類文宣心戰。

在台灣,有些人會說這叫做言論自由 —— 不管別人願不願意聽。

最經常聽到的言論,大概就是「台灣人有言論自由,大陸人沒有」,藉此嘲諷中國大陸的人好像都沒有自由可言一樣。

但要是你實際跑過大陸各省的菜市場,你才會驚嘆自己的「言論」還沒有他們當地人來得無邊無際。

說穿了,台灣人自以為豪的言論自由,最大的優勢就只有「顛覆政府」的口腔期表達自由。殊不知現在對岸的老毛孫們,就是幹背骨般的流血流汗革命起家。

退一萬步言,如果是一個正常國家,我們有需要成天想著如何顛覆政府嗎?

好比人民法治意識成熟的西方民主國家,他們的大多數人民雖然吵歸吵,卻不會以顛覆自己國家為家族四代的憾願。

原本不需要存在的顛覆政府的言論自由,卻在台灣人口中變成了具有滿滿台灣價值的民主珍寶,並且成天珍寶加身嘲笑大陸人,都快變成一種非典型反社會人格症候群的集體顯現(尤其網路發達更容易形成濃厚同溫層)。

退二萬步言,我們都已經是一個正常國家,卻只是因為有人不喜歡,甚至跟打電動一樣幻想創建另一個國家,並且在嘴裡經常喊著我們不是正常國家,那我們又如何能一直保持正常?

事實上,沒有不正常的國家,只有不正常的人類,以及那些為了自身利益考量,選擇背叛中華民國的美國、英國主導的西方世界。

至於每次有社會運動發生,一些人欣喜地狂喊這就是民主自由,接著嘲笑中國大陸沒有這種自由時,那一定是這些井底之蛙不曉得大陸人要是遇到事情時,帶著全村、全鎮去包圍領導家跟行政大樓之類的事件所在多有。

民主主義國家與共產主義國家兩者原本就有非常大區別的政治文化,卻有許多人無視兩者間的政治文化差異,老拿著自己有的東西去嘲諷對方沒有的東西,卻無視對方有的東西,我們也不一定有,甚至是我們的東西到底適不適合某個時期的某個地區,只想一昧地強加自己的觀念在對方身上(要是你的另一半有著強烈政治性格,倒是可以仔細檢視一下是否會延伸到愛情與生活個性之中)。

當一些台灣人還在嘲笑大陸人沒有言論自由之際,中國大陸的司法制度早就已經迎頭趕上甚至超越。當我們還在嘲笑對方缺了什麼之際,他們已經學習並且再次超越自己。當我們還在以台積電自豪時,他們已經登陸火星。

而台灣人自己呢?我們已經從20年前嘲笑大陸沿海城市的落後,到今天一路撤退到只能嘲笑內陸小城以及記憶中的公廁沒門了 —— 欣喜吧,大陸有些窮鄉僻壤之地的廁所,可能還是真的沒裝門呢。

分享這篇文章: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