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新南向及政府管理缺失製造的外勞逃逸黑洞


淡水警察在過年期間執行防竊宣導,意外在清水街周遭的傳統菜市場,發現一名身穿連帽外套兩手空空的男子,密切注意後發現他將手伸進其他民眾包包,經緊急逮捕後才發現犯嫌竟是一名逃逸外勞。

沒想到,隔天又在同個菜市場,逮到另一名同樣意圖行竊的逃逸外勞。

以筆者也在國外當過外勞的經驗,其實這些逃逸外勞即使互有聯繫也不讓人意外,如此更能在異國他鄉互相慰藉與扶持。

可是兩天各一起事件的發生,不免使人質疑背後是否有人蛇或扒竊等犯罪集團正在操控。讓先前才在桃園、淡水破獲的青埔寨犯罪集團,更像只是社會底層裡的冰山一角。

其實這種情況不僅僅是淡水市場的問題,而是台灣島上整體社會面臨的問題。民進黨政府當年為了執行新南向政策,無視國際慣例的互惠原則,胡亂地單方面開放國門,就曾經製造了大量境外黑工,演變成隱藏在檯面下的社會安全問題。

例如前陣子在筆者老家的附近,有間已經很久沒人住的一層樓。據家人說某天突然就住進一夥外勞,到了深夜都還有人用著東南亞常見的大嗓門在講電話,但是幾乎都沒人見過他們的人影,也沒看過他們出來倒垃圾,而且他們只住幾個星期就通通消失了。

有一次還是筆者的親身經歷。因為自已喜歡到處體驗不同店家的泰式按摩的關係,有次嘗試一家新店的時候,按摩師按到後頭竟然問我,她有妹妹來台灣旅遊,要不要體驗一下特別的(?)。

其實逃逸外勞不單只是就業問題,更是社會安全問題。他們不受監管,沒有社會保障,也不知道身上是否帶有疾病,是否有犯罪紀錄,也沒有適當的工作環境,非常容易被利用犯罪並造成多種危害隱憂

尤記得去年為讓這些社會黑數能施打新冠肺炎疫苗,我們政府還特地放棄監管,溫柔向這些逃逸外勞喊話,希望他們主動出來施打疫苗,還再三保證絕對不動他們一根汗毛。

有時候不禁覺得,我們是否已經將人權二字無限上崗,甚至變成了一種軟弱,反而在無形中助長犯罪與疾病擴散風險。

套一句不少人老愛說國外如何如何,我們也該學習外國政府在面對外籍勞工的謹慎,針對所有境外勞工建立一套更有效的審查與監管機制,並且懲罰性加大對雇主與仲介的處份。這才是真正能保障合法外勞的權益,並且降低逃逸外勞所造成的負面成本以及對社會的傷害。

或許我們該問問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到國外當外勞不需要透過各種仲介,但是我們政府卻放任仲介擋在民眾和外籍勞工之間。

我想答案,大家都很清楚。

我們需要外籍人士來補充勞動力缺口是沒錯,但是我們也不能來者不拒。

更不該用人權二字,當作放棄管理以及傷害本國勞動市場的遮羞布。整天只會喊「移工是人權,外勞是歧視」這種華而不實的文青式語言滿足自我,卻沒人膽敢深入探討問題到底出在哪個環節。

社會上也應該關注逃逸外勞的問題,不能再將眼光停留在經濟效益上,而是應該關注社會公平正義,優先保障自家人的權益。只有通過共同努力,才能解決逃逸外勞問題,維護社會安全。

分享這篇文章: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