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夜的回憶:南橫公路啞口、壞掉的登山爐還有香鬆皮蛋三明治


新年快樂!提起這個一年只有一次的特殊日子,總容易讓我想起有一年約了好朋友謝宗翔(暱稱小翔),兩人打算開車穿越南橫到台東後再北轉回淡水,順路欣賞東半部的第一輪日出。

或許隨性旅行慣了,前一夜稍微和朋友聊了將近整晚,隔天竟賴床到中午才一屁股坐進車裡。

結果開了整路車,到了南橫最高點埡口附近,已經將近晚上11點。

既然夜色正美,天空還有一輪明月,我們便臨時決定晚上在車上過夜,還把登山爐拿出來,打算煮咖哩飯當宵夜,來配啤酒和滿天星光。

Sunrise sunlight Doll Hyundai Matrix south cross island highway
沐浴在清晨時光下的車內娃娃(拍攝地點:南橫公路啞口,credits: Jinliang Lin)。

結果買不到一年的登山瓦斯爐頭竟然壞了!

話說這個爐頭,還是當時的客戶自家設計生產,我為了替他們撰寫專利案曾跑去他們公司看過滿山的產品,老闆介紹自家產品時的那得意勁讓人都感受到了傳統產業才有的熱情。

不過我也不得悄悄和大家說,這種攸關生命的戶外用具,還是別買台製品比較好。

幸好車上還準備了一條在新竹牧場買來要當早餐的吐司,和順路經過台南家樂福時買的香鬆和皮蛋,兩人立馬胡亂做了份「香鬆皮蛋三明治」出來。

說真的,除了連照片都不想讓大家看到的賣像外,這些食材搭配下來的口味倒是無可挑惕。

冬天的寒冷,總是由山頭開始。啞口說高不高,海拔高度也有2722公尺,依照冬季的溫度降低率計算,比起平地肯定還要冷上10~20度左右,由此可知當晚的溫度會有多寒冷。

雖然我們睡在車上還可以開暖氣,不過我向來也不建議讓汽車引擎運轉過久,還好有睡袋充當棉被,倒也是不會覺得太冷。

至於身上全副武裝,連圍巾、羽毛外套都穿上,躲在車裡吃冰涼的三明治這種事情就別太計較了,那種不犯難、不犯蠢的旅行就不是我輩迷走客的風格了。

分享這篇文章: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