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鳥、虐貓、狗肉到人類與自然共生的合理性

Dog Pet

今天中午,小編在鷹眼粉絲團分享一篇關於將小鳥的活體直接塞在寶特瓶中進行海關走私的報導。有一位郭先生立刻轉載分享,並在他自己的分享文中附了一個連結,連結內容是一篇部落客文章,裡頭大談「虐待貓是合理,而且值得讚許」的論述,文章底下的留言有七、八十篇,同意該論述的人佔了其中絕大多數。

這種感覺就很像是在一座監獄裡,有個人大談自己偉大的犯罪理想,會有一群人高聲唱和一樣。

郭先生除了自己分享不夠外,還在鷹眼觀察粉絲團的貼文中留下另一篇文章的連結,裡頭談的是「人類吃雞肉」之類的黑內幕報導。小編第一時間看到認為題文不符便直接刪掉,後來想想應該留著做評論的,所以現在決定寫一篇簡短觀點文來跟大家做個分享。

先從這位郭先生殘留下的兩個連結來推敲,他應該是想說在粉絲團分享的報導是一種「人類內心深處無謂的高道德感在作祟」的心理障礙 ─── 之類的思想,反正我對那些說話曖昧不明,又是男性生物的人的獨到價值觀其實沒有多大興趣。

嘛,一個人如果連清楚表達自我觀點能力都沒有,只能靠一堆外部連結來顯示自己智慧之海好像很寬的傢伙,我覺得用殘留倒也恰到好處。

實際上在我的觀念中,有些基本原則才是一個人生而為人該有的價值,與自然共生的合理性就是其中一種。

除了純白色的真理以及漆黑色的惡意外,人類社會大多是處於灰色的模糊地帶。

例如我認為在野外自然環境中絕對不能留下垃圾[1],我甚至經常在山上撿垃圾[2],但是我認同有人認為在封閉性環境的付費停車場中可以合理隨地棄置垃圾,而且人們會亂丟一定也是因為停車場管理公司沒有提供適當的垃圾處理服務(除非在停車場的契約中有明確規定價金不包括清潔服務)─── 這是我平常相當喜歡引用的一個分享。

有些朋友可能常把我跟自然環境與保育畫上等號,但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什麼環保人士或保育人士,我只是追求另一種自私型態的合理性(事實上我對綠色和平組織這種國際團體的做法與其說是喜歡還不如是會皺眉頭那種程度)。

不過很明顯,為了走私獲取利益而採取致死率高的鳥類運送方式,甚或郭先生羨慕的為了興趣而虐貓,在我眼中都只是一種愚蠢行為的呈現。

反過來說,例如在南韓的在地文化中,自古就有吃狗肉的習俗,而狗又不像鯨魚稀缺到成為亟待保護的生物,那在我反對南韓人與日本人捕獵鯨魚的同時,我會認為南韓人吃狗的行為具備了合理性,但那不代表我認同你可以虐待狗,因為虐待這個行為本身便不具生物合理性,沒有動物是為了虐待其他動物而虐待。

要公允評價一個事件的合理性,絕對不能僅從單方面的角度來思考,因為它可能對很多人而言都具備了各自不同角度的合理性,但是只要不斷衝突與融合,我相信各種不同的灰色會朝單一色調逐漸靠攏,而那就會成為一種嶄新的價值觀。

例如在國際公約中,如何管制鳥類的進出口已經具備有一套完整流程,只要是依此流程進行流通的觀賞鳥類便是在獨佔慾望下的一種合理性解答。而且很明顯,有些人不打算採取這種流程,勢必存在他個人認為不具備合理性原則的理由,卻仍然執意要做,那就是腦袋有洞吧。

瞧,如果凡事都思考更深一點,更廣一點,更尊重合理性一點,而不只是流於自私的濫情與無知的民粹,其實生活中的許多爭議都可以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的。

例如:核能發電(以下開放筆戰 💀)。

參考文獻
  1. LNT 無痕山林運動 Leave No Trace 七原則起源與介紹
  2. 登山布條存在的意義探討與登山隊亂象
  3. 對海鮮文化的崇拜是否已變成台灣的社會現況?
  4. 豬肉是肉,為何狗肉不能是肉?從有意義的換肉率講起。
  •  
  •  
  •  
  •  
  •  
  •  
  •  
  •  
  •  

大人物

大人物,很大,真的。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