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登山 3953.8 公尺雲端上的邂逅

玉山(Mt. Jude),海拔3,952公尺,台灣第一高峰,西太平洋海島群與東亞(東北亞)地區的最高峰。因為有她,我們的國家成為世界地勢第四高的海洋島嶼。就在西元 2008 年 1 月 1 日,我征服了她,或者,我被她征服了。

雖然我自己平常有登郊山的習慣,但是除了「石門山」外,我從來不想也不愛去爬大山,總認為要花許多時間跟金錢才能爬一座山,似乎不太划得來。這只是又一個專屬於「迷走客」的偶然。一天當婉蓁告訴我,她的朋友們約她一起去台北跨年時,我心裡暗自盤算著:「那我就去爬玉山。」

在查過官方的申請資料後,發現民眾如果想要登上玉山,有兩種合法的方式。第一種登玉山的方式,是俗稱的「單攻」,即在一天內完成攀登主峰的行程,並回到入山口處,這種方式難度較高,需要有充足的訓練與體力,而且每日只有四十個名額可供申請(幸好傻子不多,所以名額算是充足)。

就在我順利取得 12 月 31 日單攻核可的幾天後,謝宗翔知道我打算去登玉山後也表示要一起去。一聽到這個提議,想到有分母可以分攤車資,便爽快的答應這個要求。只是先跟小翔約法三章,在到達入山口後,還是需要分別行動,無法像登山隊一腳跟著一腳;畢竟我不是專業登山者,最佳的體力就是自己習慣的步伐,至少分開行動會比號稱兩個人可以互相照顧,卻容易相互牽制來得有效率一些。

taiwan-mountain-jade-sun-peak-vedfolnir-玉山-登山
玉山 – 雲顛之頂 (攝影/Jinliang Lin)

話雖如此,但是玉山管理處(以下簡稱玉管處)僅受理「七天」以前的登山申請,如果想要在 1 月 1 日單攻玉山,已經確定是辦不到的事情,除非你夠大咖!因此我們只能放棄單攻的計畫,改採第二種登玉山的方式,也就是申請「排雲山莊」的住宿,採用兩天登山的行程。

「排雲山莊」,指的是位在玉山主峰下的豪華山屋,駐紮有山屋管理人員。在平常日會提供 80 個床位名額供登山客申請;但在熱門節日,由於申請人數可能逾千,因此玉管處會以抽籤的方式決定名額。

正因為如此,十二月三十一日確定是無法申請了,畢竟玉山的新年日出可是山友們的重頭戲,每年的那一天總是會擠滿山友。於是我們改申請 1 月 1 日的床位,很幸運的在那天申請的人,包括我跟小翔,一共也才五個登山客打算攻頂,因此我們很輕鬆的就取得入宿許可。

其中一組由女生與男性外國人的組合,後來並沒有上來;換言之,在山莊的那晚只有我跟小翔兩人、一位山友,及兩位山莊大哥在場,五個人就包了整座玉山。而在跟其中一位大哥閒聊時,他還特別說:「今天山莊很安靜,昨天這邊跟菜市場一樣吵。」或許沒訂到跨年夜也有好處(笑)。

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小翔來我家做行前準備。只是,原本說好要九點睡的我們,卻東摸西摸的一直到十一點多才睡著,而被鬧鐘吵醒也才不過是凌晨三點,就得伴隨著惺忪的眼神準備上路。不過我的睡袋這時候還留在南半球陪著一位流浪公主的青春肉體一起睡覺,只能先繞去台北找羊好愚借睡袋了。

整個台北城在凌晨四時,依舊是車水馬龍、人聲鼎沸,借了睡袋後直上高速公路時已經將近五點。我們一路驅車南下,車流雖然順暢,卻也失去了深夜該有的靜瑟,或許大家心中所想的都是一樣。早上 10 點半,總算到了塔塔加小隊辦理入山證,在這裡奉勸各位,要先把資料備齊喔,不然會被警察大哥唸的。

不過當我在警察局順便打電話詢問接駁車事宜時,司機葉先生問了我們只有兩個人後,說因為沒預約,所以他沒來上班,載不了我們,但仍然幫我們問了另一位管理員是否可以載我們,雖然答案依舊是沒辦法。後來我跟小翔只好踢了半小時的柏油路才來到玉山主峰的登山口,期間其實也有看到貼著「接駁車」字樣的小巴穿梭其間,不禁令我頗為好奇。而且這段柏油路在我們回程時幾乎變成一個夢饜,只不過現在的我們並沒有預料到。

一月一日早上十一點半,玉山登山口,在這邊遇到東華大學的運動與休閒研究所的人員在進行問卷調查,其中一個男學生問我是否有做過類似的問卷,把我的記憶帶回一年前還在紐西蘭(New Zealand)流浪的日子。

當時正在紐西蘭最高峰庫克山(Mt. Cook)旁的基地留了數天,當我花了數小時爬上冰河時,身穿矯健登山服飾的白人女性正坐在某個大石頭底下陰涼處,衝出來一把抓住了我。金色的頭髮,碧藍的眼眸,跟我寒暄了幾句後,她請我做一份問卷,我還記得那時還很驚訝的問她,妳們做問卷的要這麼辛苦嗎?竟然還得走到這邊做,為何不在山下等人就好了?我這才知道人家對問卷的重視程度,於是很樂意的在山上花了半小時,邊跟她閒聊邊做完那份問卷。記憶拉回現在的時空,當她們幾個人告訴我,過幾天會有郵件寄到我家,請我填完後回傳就好,我在答應後就開始我今天的主要目的地「排雲山莊」。

下午四點,排雲山莊,標高 3,402 公尺,地址:阿里山鄉中山村第六鄰排雲101號,比台灣大多數的山都還要高,而在登山口到排雲山莊之間,只有永無止境 8.5KM 的山路陪伴我,我一邊走一邊懷疑那所謂的 8.5 KM 是否指的是點對點的直線距離,而不是真實的行進距離。到了後來就算真的看到排雲山莊的指示牌,我的腦袋已經傻到無法理解到底還得走多遠了。

一路上遇到不少的人,都是昨夜住宿在排雲山莊的人群吧,大多數時後我都帶著微笑經過,其中一位女孩特別的耀眼,我還在想來爬山竟然會遇到這麼漂亮清秀的女孩子,實是大自然美景以外的另一種享受。

當我抵達排雲山莊,管理山莊的大哥在跟我講完一些規矩後,就放我一個人到處撒野。當時認識的謝明宏山友,在此也特別感謝他捐贈的魚罐頭跟泡麵一包。

這一次帶上山的食物其實稍微不太夠!先前在網路上看到山友說玉山登山口附近有一間萊爾富,就打算到便利商店再採購糧食就好,哪曉得錯過了一間後整路就都沒再遇上便利商店了。幸好在發車前有繞去停車場旁的頂好買了兩包咖啡、兩罐八寶粥、兩條巧克力以及一條消化餅當做點心,卻變成我跟小翔這兩日爬山的一次早餐、一次晚餐及兩次午餐的所有糧食。於是,經過仔細的分配後,當日午餐只得吃了五片餅乾,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當我在排雲山莊閒晃到約下午五點半時,小翔終於抵達排雲山莊,我們的晚餐就只能吃加熱、加水的八寶粥配上魚罐頭。臭小翔還打翻熱水,把我手套內層弄濕了,放一整晚也沒有弄乾。我在這邊也感謝管理山莊的兩位大哥的熱心幫忙,其中一位還看我睡袋太單薄,又借了我一個睡袋,讓我可以溫溫暖暖的度過當晚,零下六度。

一月,原本是玉山的冬天雪季時期,但是那些天過低的濕氣只讓我看到處處結成冰的景象,尤其是冬天主吹東北季風,所以主峰南面整面的冰層坡也是我這熱帶國家小孩沒見過的奇特景象。滿天的星斗更是我在台灣所能看到第四美的星空,才想到自己忘了帶快門線,試著用手指B快門的方式,但不到一分鐘已經讓人冷到受不了。

晚上入睡前,山莊大哥還叫我先裝一桶水,免得明早起來沒水沖廁所。果不其然,一早的水塔結了厚厚的一層冰,就連我那桶水都結了一公分多厚的冰層,樂得讓我掄起沙包大的拳頭一擊破冰,這又是另一種中二等級的特殊樂趣了。

一月二日,清晨六點半,原本預計四點就要出發的我們,因為一夜難以入眠拖到了陽光都出來了,謝山友也等到我們準備完畢後要跟我們一起攻頂。大概是看我和小翔兩人實在太弱雞了吧(遠目)。

前天因為氣溫過低,上山時在山徑上遇到的一群人都告訴我們幾乎沒人攻頂,也因此我們有遇到無法攻頂就返家的打算,但是或許我因為有幸運女神的眷顧,今天的天氣太棒了!只是太早到的話或許石頭會結冰也容易發生危險,於是我也順利的在八點半到達玉山主峰,山頂的寒氣,讓我哆嗦沒停過,強烈的風寒效應加上高山的溫度,不禁讓我懷疑起當時的溫度或許達到零下十五度或更低,風口裡的風強烈的有如颶風。

八點半到九點是銀行開門營業前內部會議最繁忙的時間,我也就一直在那個玉山頂的風口忍耐到了九點,才整個人龜縮在主峰上的地面,一邊受著強風,一邊打電話給婉蓁,開心的跟她說我征服了玉山。其實我也只是想聽到她驚訝的聲音,即使她沒辦法跟我一同在玉山頂分享這樣的喜悅。

好笑的是,其實主峰處南面是沒有風的,可供人躲著,也不至於讓我太過凍著,但是那個位置卻沒有半格基地台的手機訊號,所以為了能聽到婉蓁的聲音,也只好被冷風隨意的蹂躪著。

早上九點三十分,我跟謝山友一同等到小翔抵達後,謝山友才獨自一人往玉山東峰走去,頗有千山我獨行之姿,我們也打著勝利的旗幟要回到排雲山莊,該返家了。

中午 12 點,我跟小翔在排雲山莊瓜分完最後一包泡麵,曬乾裝備後,從排雲山莊啟程返家,原本應該變更輕的行囊,卻顯得更加沉重。原本我還聽從山莊大哥的勸告,要兩個人一起走避免高山上的不測,奈何我平日就沒什麼耐力,終於,我還是一人又獨自逍遙去了。

今天一路上只遇到了兩位原住民青年頂著諾大的背包往山上走去幫忙補充備品,真的是很辛苦。到了下午三點半,我終於又回到玉山登山口,才想還有一大段柏油路要踢。沒想到這一整路都是上坡,比山路更難走,只好一個人完全放棄思考,像行屍走肉般緩緩踢著柏油路。

這時一早舒爽的天氣也開始變差了,不斷降低的氣溫讓我感到體溫一直被山裡的神秘存在給吸食殆盡。等我終於回到了迷走號的車廂裡時,氣溫表上正顯示著4度,不禁讓我估算山上到底會有多冷。由於塔塔加高度約略2,600 公尺,也因此按照每上升一百公尺,溫度會下降0.6 度來推估,排雲山莊應該又是零下了。

出發前已經想到自己會流很多汗,帶齊了替換的衣褲,索性在車旁直接更換。本以為沒人會看到,在換穿衣服時還沒事,哪知道褲子脫到一半時忽然冒出一輛車緩緩的經過,還好就只脫了外褲跟保暖長底褲,而最後一層底線還留著,不然山上有變態的消息可能就要不逕而走了,我實在是沒有力氣可以浪費走到遠遠外的廁所。

換完衣服後,發動了車子,轉到暖氣,吹出來的風卻永遠都是冷的,才發覺我忘了車子也處於低溫下,忽略了一般低溫發車的程序。過了許久才總算感覺到自己總算被解凍,尤其是手部的感覺特別明顯,開始打電話給家人跟朋友報平安,也跟還在銀行裡準備下班的婉蓁聊了幾句,一瞬間讓我的內心溫暖起來。

到了傍晚五點半,天空已經開始轉黑,我不禁稍微擔心起小翔的狀況。將迷走號直接開進塔塔加警察小隊旁,跟警察大哥請求暫時停放在那邊等我朋友,還讓警察大哥稍微緊張了一小。

我就在車裡一直等到六點半,才從黑暗的遠方看見小翔頂著頭燈姍姍來遲,我們在跟警察大哥報備完畢後,終於踏上賦歸的旅程,而原本計畫要去吃的羊肉爐,還有要買的土產,要泡的東埔溫泉,一個都沒做到。

終於回到淡水家時已經是十二點多的事情了,洗了個超舒服的熱水澡,躺在床上,才覺得自己總算是完成了某一件事情,平日總愛流浪於森林中的我,當站在頂峰時,感覺到了這世界一種屬於空無的境界。

3953.8,我邂逅了自己。

後記

回家後連睡了一整天,除了嘴唇仍然是紫黑色以外,其餘身體的痠痛、擦傷、凍傷及水泡等都大致復原完畢。

最近整理手機時,順便把當時爬山過程的語音紀錄轉存到電腦裡頭,並簡列成下表,提供給需要的人參考:

  • 20080101 113252 上午十一點三十分 塔塔加登山口出發
  • 20080101 120733 中午十二點零七分 孟祿亭
  • 20080101 130023 下午一點半 距離塔塔加登山口三點五公里 (人大概昏了吧,口述時間跟錄音時間有差異。)
  • 20080101 131235 下午一點十二分 距排雲山莊4.5 KM (休息)
  • 20080101 134811 下午一點四十八分
  • 20080101 135037 下午一點五十分 小翔與我相隔零點五公里
  • 20080101 141157 下午兩點整 到第二亭
  • 20080101 143606 下午兩點三十六分 小翔來到第二亭
  • 20080101 144617 下午兩點四十五分 從第二亭出發
  • 20080101 154206 下午三點四十二分 (已休息十分鐘)
  • 20080101 161655 下午四點十六分 距離排雲山莊0.5 KM 處 休息十分鐘
  • 20080101 162947 下午四點三十分 七七號橋出發 (遺失婉蓁送我的手機吊飾上頭的一顆愛心,在周遭尋找許久未果。)
  • 20080101 170645 下午四點五十分 抵達排雲山莊

這趟玉山之旅,總共花費 5 小時又 20 分鐘才從停車場抵達排雲山莊,只是中間有神秘的一小時算是白白浪費掉。因為當時餅乾在我的背包裡,而中午到了要拿分給小翔當午餐只能慢慢等他。結果我就在路邊坐太久了,除了浪費體力外,也讓我的體溫流失很多,下次可能需要分配更仔細才行。

延伸閱讀:

  1. 登山筆記: 現在登玉山不用再找挑夫/挑工/揹工了
  2. 登山筆記: Mt.Jade 爬玉山心得閒談與地圖交通資訊 (2014更新)
  •  
  •  
  •  
  •  
  •  
  •  
  •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