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先知傻傻分不清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人類行為觀察

nativity painting of people inside a dome

有一個人,他在事情還沒發生前就不斷提出預警,眾人責其胡言亂語有之,或妖言惑眾有之。

等事情發生後,那個人說「看吧,終究發生了。」眾人責其幸災樂禍有之,或掘其祖宗十八代歷史有之。

這類人可能被虔誠信仰者視為先知,也可能被信仰另一種價值的虔誠者當作招搖過市的神棍。

這個人可能是耶穌基督,可能是哥倫布,可能是哥白尼與伽利略,可能是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也可能是發現了問題卻吿之無門的你我。

學生時代一位啟蒙教授曾說過:「不要隨便放棄你的靈光一閃,不用擔心自己的想法是否被人接受,更不要害怕天馬行空胡思亂想。把你所有的思緒靈感都記錄下來,現在你可能無法理解甚至看不清楚道路,但是等到你未來獲得更多知識後或許就能從那些點子中發現一座全新大陸。」

妙的是這些讓筆者獲益良多的金玉良言,似乎在很多人面前卻是如此嗤之以鼻。透過各自成長背景與學術涵養下獲得的不同知識,讓彼此想法互相撞擊包容成長的進步對話也不會出現。

甚者,這些人會像是看到了九世仇人般眼紅到大肆殺伐欲除之而後快。說穿了並不是思維想法犯了什麼錯,而是人人彼此間產生的怨懟使人看不清楚正確方向 —— 或者根本從頭開始就一點都不想看,就如同那些被金光黨騙的可憐人,他們總會說自己被摸一下肩膀就被迷暈,藏一輩子也不願承認單純是自己的貪慾使然。

這些人如果沒有話語權,他們就會到處游擊式撒潑,有話語權的則跳出來你一言我一句的聯合公開批判一個權力完全不對等的民間專家,完全看不到身居大位者高度所該擁有的素養,就差沒直說要人閉嘴。這兩類人的相同點就是講談內容往往跟如何解決事情本身沒有任何關係,單純是佔據道德高地的情緒勒索,毫無意義。

撇開神棍或是先知這些別有目的的虛偽高帽,真心學習接納包容對方的想法,捨棄彼此衝突的敵意,不吵架的三個臭皮匠都能勝過諸葛亮了對吧。

  •  
  •  
  •  
  •  
  • 1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