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遊記:倆女生攝影態度讓人驚艷值得當楷模學習

bay boats buildings liner ship ocean sea 馬祖遊記:倆女生攝影態度讓人驚艷值得當楷模學習

趁著炎熱夏天到來之前,先跑了一趟中華民國福建省連江縣,也就是大家習知的馬祖群島的四鄉五島,一方面是為了能夠享受整個冬天都見不到的藍天碧海,另一方面當然是為了近年非常熱門的藍眼淚而去。

即使才五月中旬,這趟馬祖之旅跑下來,還是把不做防曬的我給熱個雙臂通紅發燙幾近曬傷的程度。而且為了拍攝藍眼淚帶去的一堆攝影器材也讓我在北竿、南竿和東引徒步旅行時也著實讓人勞累一番。

在這趟馬祖之行中,我尤其對兩個傢伙留下特別深刻地印象。

一位是在北竿交通船上遇到一個人獨自旅行的年輕女生,她在左肩正上方架了一台 GoPro 運動攝影機,任其突兀地從身體延伸出來,走下船時那副自信而正大光明的模樣,跟我積極想隱藏攝影器材的情報人員猥褻樣真是有如雲泥之別,從外表來看她還挺有一種機器戰警還是海賊王佛朗基的即視感。

另一位是個頭同樣嬌小,但從膚色和衣物穿著來看都顯得比較經常戶外遠征的女生。當我們搭乘了一個日夜的台馬之星,從馬祖剛回到臺灣準備駛入基隆港,大多數乘客都心急擠在船艙前頭的時候,我輕鬆地坐在沙發上看到同樣悠閒以待的她,身上除了背上有一大咖背包外,兩個肩膀還各自扛了一隻大腳架,一個人兀自站立在窗邊看著大海,簡直堪稱攝影中人的楷模典範。

雖然我也相當喜愛旅行攝影,但是攝影器材的重量卻是讓我經常在行前是塞了又丟,丟了又塞,原因就是出在那甜蜜的重量往往讓我猶豫不決,難以取捨。少帶一顆鏡頭雖然省下一兩公斤,但是就有可能會錯過那一千零一張的精彩照片。

記得有一次搭乘台灣虎航(TigerAir Taiwan),我把隨身行李丟上磅秤,兩公斤左右的重量讓櫃檯人員多看了一眼,立刻出聲要我把脖子上的相機一起上秤測試重量,只見櫃檯螢幕上的數字隨著我手逐漸離開相機,一點一滴地慢慢飆到 9.7 公斤這個將近極限的重量,讓我額頭都冒出了滴滴虛汗。這還只是一機跟一鏡的重量,其他像是腳架、其他焦段的鏡頭以及各種攝影配件,還是已經事先托運才能輕鬆過關帶去日本。

但是就算過了機場行李重量限制這關,下了飛機後還是得靠自己扛著拖著一堆攝影器材跟旅行裝備在路上走。偏偏我又是以雙腳徒步為主要旅行方式,大家應該可以想像我在國外旅行時,經常得拖著扛著十幾公斤在路上走(這還不是旅行尾聲血拼一輪的結果)。

有一次在紐西蘭旅行,因為沒有公車接駁,得從一個鎮走到下一個鎮,我就背上揹著一個 50 公升自助旅行背包,胸前揹著一個 20 公升登山背包,背包裡還藏著前一天從超市買來的一手罐裝啤酒,一步一步在海邊無人煙的山路上沈重踩到目的地。

差不多也是自從這次經驗後,讓我對於行前準備的行李重量往往是斤斤計較。因此每當我看到有些旅行者可以揹著超乎想像的大背包以及攜帶各種攝影裝備時,都讓我是既羨慕又是更近一步追求輕量化裝備的旅行方式與器材完整性之間掙扎著(遠目)。

  • 4
  •  
  •  
  •  
  •  
  •  
  •  
  •  
    4
    Shares
  • 4
    Shares

迷走客

迷走客(Mizuc)是一種以風景為食物,以與人接觸的感動為酒水,擁有名為出走慾望的巨大野獸。他們迷路到處走,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人生觀,即便再痛苦,也要堅持自己的微笑。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