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戰、網路論戰、嘴砲是一種對生命與時間的奢侈浪費

筆戰是中華文化一種比較典雅的說法,科技點叫網路論戰,歐美英文寫作 Flaming,香港人叫罵戰,台式閩南語中也有打嘴鼓的用法,最難聽的大概非嘴砲莫屬。說起筆戰就不得不提民初時,讓許多人印象深刻的梁實秋和魯迅之間的親俄盧布與資本家走狗論,那大概也是當今藍綠之間的紛爭雛形,一樣在吵政治,一樣有狗。

不過即使知名如他們,對於這個社會而言卻也什麼影響都沒有,貓屁改變也沒發生,最終只是淪為世人對文人相輕的又一次見證,更別提兩個沒有權利的小蝦米間的思想爭執,為的也不過就是想要反駁其他人的觀點,進而追求他人認同和彰顯自我優越感的心理迷因

專門研究社會科學的學者針對這種矛盾提出見解,他們認為近似爭執的論戰只會讓討論失去焦點,偏離最初的主題或是開啟多頭爭辯導致有頭無尾,甚至淪為互相詆毀對方的人格為主的偏執。

由此可見,無論叫做筆戰還是論戰,甚至是罵戰或嘴砲,都是人類社會中最浪費時間與生命的事情之一。既沒實質效益,浪費的還是自己的時間,就算你講贏了也只是讓一個人發現自己的問題,不過對方到底是虛心改正還是當沒這回事可又不好說了,畢竟只要你對他而言不具備權威性,無法讓他認同你有資格教育他,那麼他的內心感受就只會剩下敗北感,自然對你的思想侵犯有所抵觸。

然而只要是生活在這個社群網路世代,無論是誰總會在有意無意間陷入網路筆戰的窘境。即使是打從心裡認為筆戰是一種對生命和時間的奢侈浪費的我也是一樣。

當然了,我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講話老是不著重點,喜歡跳躍好幾個層次來思考,所以很少一昧闡述自己的想法。因為記憶力差所以沒有預設立場,喜歡透過接收各種訊息學習多方面的新知識來隨時修正自己的論證基礎。所以要是非得對誰總結出一套觀點,那必然不會是單純一篇留言能夠表述清楚。與其說得不清不楚徒增煩惱,不如閉嘴。

壞就壞在當我一看到莫名的邏輯謬論時,腦海會自然而然地冒出一堆反證。因此很容易針對別人的論述缺失提出逆向思考的觀點,即使用的大多還是「他自己那一套」的思考脈絡。

例如有人在臉書問到清朝時的宮廷裡是否真的都是男的帥女的美?一個人回答:「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只要看光緒時期的照片就知道了。」我立刻回應:「真的,有真的帥氣漂亮的,只是很多人都是政治婚姻,美醜是其次,否則也不會有一堆深宮怨婦了。」

嘛,其實現代人有多帥氣、美麗,以前的人也不會差到哪裡(至少現代女人也是過30才比較會開始接觸醫美);如果真的沒有,那也只是因為審美觀或是社會性的不同,但是對當時的人來說其意義早已超脫美醜之上。然而試圖以幾張照片就想要否定過去,甚至詆毀歷史的人,這,就是以今鑒古的最大邏輯陷阱,狹隘知識下製造出來心靈封閉的井底之蛙始終就只能在圈圈裡打轉

雖然我的原始目的是希望對方能夠發現問題在哪裡,但是說者無意,聽者卻一定會有心。往往會被對方認為突然冒出一個非我族類必定是敵人的傢伙在攻擊他,接著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採取相當尖銳的否定式自我防禦保護。

嘛,要不是因為受到啟發獲得別開生面的新訊息,我才懶得多回一句。不過就像睡覺是最浪費時間第一名卻還是得睡一樣,有些嘴仗終究得磨下去,但是場地的選擇就很重要(嗯哼)。

文/研澄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