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揭露前往九份、金瓜石的台北公車站牌陷阱?

迷走以前在《旅遊陷阱:搭公車玩九份老街與金瓜石遊客必看交通指南與提醒(1062 國道客運)》這篇文章提到國道客運 1062 號公車的公車站牌位置,在臺北市有新舊之分,也是造成許多國內外旅客旅行九份、金瓜石踩雷的最大陷阱。

原本更換大型車輛的停靠處,對一個先進、擁擠的城市而言也很正常,畢竟忠孝東路的車流量頗大,配合城市規劃尋找最適合的位置本來是沒問題。

但是迷走會花時間特別寫那一篇文章,是因為我跟小佩答應當時路過的王媽媽,一定要上網公開這則消息。

這已不僅只是外來遊客的困擾,甚至連住在附近的居民都曾經吃過野雞車、計程車的虧。

為了文章閱讀的順暢性,迷走將這篇從前文中獨立出來,留到這邊做說明。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某一個夜裡接到小佩的電話,她說已經很久沒見,提議找個風景區邊玩邊聊聊近況,於是我跟小佩兩個人很快的就決定隔天去九份、金瓜石一遊。

當我們隔天在臺北市捷運忠孝復興站的 1 號出口相認(畢竟從紐西蘭New Zealand一別後已經好幾年不見)後,便朝著原本查到的 1062 號客運站牌處走去。

在快走到 1062 號公車站牌時,迷走發現現場還有四位打算前去九份、金瓜石旅遊的爺爺奶奶們,他們整身打扮很顯白地表示著他們就是要去郊遊的觀光客,讓人不難猜到他們的目的地肯定跟我們一樣。

他們一群人當時全都躲在騎樓下的陰影處,耐心等著 1062 號公車。

迷走不曉得這群爺爺奶奶們到底等了多久,但是從他們臉上徬徨的表情看來也不像是剛剛才到的模樣。

就在迷走前去確認站牌是否寫有 1062 號公車資訊時,我發現兩名年紀約在 50 歲上下的中年男子一直站在站牌下,甚至可以說是包圍站牌的程度。

由於這兩名外表說不上多善良的中年男子,他們站的位置有著非常強烈違和感,我在心中不免滴咕了幾句。這就像車展的 Show Girl 在台上發紀念禮品時,總有人擋在你和美女之間,但是你其實也知道他只是在做跟你一樣的事情的這種感覺。

原本正在交談的他們見到我們走向站牌,突然就朝著我與小佩開始攀談。我見生性活潑的小佩接上了他們的話,也沒多理就逕自查看站牌上是否有 1062 號客運的資訊。

「1062」幾個字確實出現在站牌上,我還多看一眼行車路線,也確實有到九份、金瓜石。(兩位中年大叔仍卡在我和公車站牌之間,然後轉很大的頭去跟小佩講話,不累嗎?)

我在確定站牌資訊後,便跑去騎樓下跟著爺爺奶奶們一齊納涼。(小佩這時還在站牌旁跟大叔們說話。)

爺爺奶奶們看我似乎也是要去九份,還問了一句:「帥哥,你跟女朋友要去九份嗎,你們知道是在這裡等公車嗎?」(旁白:特別加粗字體又上紅色是怎樣!?)

看來這群爺爺奶奶們已經等的有些迷惘,不過我也懶得解釋我跟小佩的關係(旁白:根本沒人想知道好嘛),那可是能寫出一大篇故事來了,故事草稿已經躺在我的旅行筆記本之一中塵封多年,還長了蜘蛛絲。

小佩在跟大叔們聊了幾分鐘後,便回到騎樓下跟我們一起擠著。她說那兩名大叔是野雞車司機,野雞車在臺灣又稱為黑牌車或非法營運車輛,搭訕的目的是詢問我們要不要搭車。

聽完之後只是搖搖頭,我這個人很喜歡搭公車,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會特別偏好公車旅行,也很討厭野雞車。小佩也說不喜歡,於是她繼續跟爺爺奶奶們接著聊天(我剛剛是不是說過她很活潑吧?)。

很幸運的,王媽媽在這時登場(來賓請掌聲鼓勵)。

九份旅行的貴人王媽媽颯然登場

就在我跟小佩一邊等待 1062 號巴士,一邊跟爺爺奶奶們閒扯淡的時候,一位女士從人行道另一頭走了過來,手上還提一袋剛從頂好超市採購回來的食材,想必正要趕回家煮午飯。

這位女士在接近我們時,突然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這讓迷走產生了警戒心。報紙都說那些被金光黨騙的人,總是被拍了一下肩膀便會暈睡般乖乖交出存款(好啦,我其實認為那只是恥力極低被騙者的都市怪談)。

迷走側過頭看著那位女士,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王媽媽,禮貌性地詢問有什麼事情時,她一邊神情緊張的看著那兩位中年大叔,一邊又壓低著音量對我們說:「你們要去九份吧,公車現在不停這了。你們要去前面左轉那邊才能搭車。

第一次聽完王媽媽的敘述,我跟小佩兩個人根本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只好相互看了一眼。

王媽媽見我們資質如此駑鈍,只好壓低音量繼續說:「這個站牌沒用了,公車現在不停這邊,好吧,我直接帶你們去好了。」王媽媽一邊說明,還一邊指了指站牌底下的一塊告示看板,告訴我們說那邊有一塊路線異動公告。

當迷走順著王媽媽在空中比劃的手指頭,轉過頭去看公車站牌,才發現那兩位中年大叔竟然正悄悄緩步退離客運站牌達到五步之遙

反正我本來也沒在怕他們,直接挨身過去查看。確實,在站牌下方突然新出現了一塊告示板,上面用中文寫著站牌已遷移的資訊,這讓迷走突然有種在玩 RPG 電玩遊戲得先遇到 MVP 人物,遊戲才會出現進一步提示的感覺。

經過王媽媽第二次的說明加上動作,迷走立刻明白這個公車站牌真的是假站牌,雖然它也是由北市公車處親自設置的真站牌(歪腰)。

另外,迷走也豁然開朗剛剛那兩位大叔的違和感了,因為大叔們根本就是在聯手用身體遮住那塊遷移告示。而且可能已經遮了相當長一段時間,才讓那四位早到的爺爺奶奶們被蒙在鼓裡。」

而且那兩個野雞車危司機寧可讓他們一群長輩在騎樓下乾等,也沒打算放棄這單生意。

順帶一提,王媽媽會特別停下來幫助我們,正如同她說的話:「我上次要去九份也在這邊等了很久都等不到公車,那些人就只是一直站在站牌底下看著我。」(看來王媽媽也很不爽被那些大叔當猴子耍。)

之後,我跟小佩兩位年輕人加上四位長輩,就這樣浩浩蕩蕩跟著菜籃族的王媽媽朝 1062 號公車的停靠站牌直奔而去。

其中有位爺爺老當益壯,過了轉角一看到客運,便突然用跑百米衝刺般的速度,朝客運慢慢跑去。

老人家這個舉動可害得現場唯二年輕人顯得有些尷尬,我們只得加快腳步,否則豈不難看?

幸好司機大哥遠遠看到我們便站在路邊搖了搖手,示意我們可以慢慢來,不然這篇文章標題就會變成跑步去九份了。

賺錢不是錯,錯的是無德

今天如果換一個場景,兩位中年大叔一開始就只是站在騎樓下拉客,這篇文章可能根本不會出現,畢竟正當該賺也是要給人賺(野雞車例外)。

可是這兩位野雞車掮客般的現場行為實在讓人反感。

我不期待,也不需要這兩位大叔會好心的告訴我們這邊等不到車,但至少不該無意或根本是有意擋住官方公告。甚至寧可看著一群人乾等也沒打算放棄。

我也要跟北市公車處說:「你奶奶個熊!」

如果路線修正為何不乾脆撤掉站牌,或是貼一大張貼紙在原本的站牌資訊處。你們寧願多花一筆經費,在舊站牌下方新添一片遷移提示看板,而且還只有中文。

另外水湳洞的站牌資訊也相當不清楚,對旅客而言一點都不友善。

如此糟糕的觀光規劃,到底是要欺負本地遊客,還是要欺負外國觀光客?或是以「不作為」來討好計程車與野雞車的選票?

  •  
  •  
  •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