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糯米糰菜包軍團|美味廚房料理

進擊的糯米丸子軍團
進擊的糯米丸子軍團(攝影/Jin-Liang, LIn)

年關再過幾天就到,照慣例把老家裡外翻了一翻,還有做一些特別料理似乎也成為近年的工作來著。昨兒個晚,就為了揉菜包用的糯米團揉到現在雙臂微微發酸著。

建議家裡會做傳統中式料理的朋友,買一台桌上攪拌機,絕對能讓老媽開心、愛妻欣喜,真心不騙。

我們家的菜包是用真正的糯米去做的,純手工製成,食品安全掛保證,一顆五萬元(被毆)。

從街坊米店買整袋糯米開始,經過沖脫泡蓋送的準備程序,再磨成一大袋子的純米漿,最後吊在桿子上脫水,就成了一大團讓人忍不住想捏她臉頰的白色巨大糯米丸子。

為了方便吊在桿子上,我媽還特地回外婆家去整了一個木頭鉤子出來。長得像下面這張圖,一端綁著繩子,接著將繩子纏繞棉袋幾圈後再把鉤子扣住線上,這樣就能利用米漿袋的自重進行吊掛脫水。

Chinese Glutinous Rice Ball Hanging Dehydration by Wooden stick 進擊的糯米糰菜包軍團|美味廚房料理

不過想捏她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有著一副拗脾氣。我指的是姪女胖嘟嘟臉頰跟糯米團。

食譜做法也沒什麼,首先得取出數個手掌般大的小糯米團,用水煮或油煎的方式預先做成熟米團。人家都說油煎出來的比較 Q,水煮出來的比較軟,我則是兩種一起來,家庭料理就是要這樣胡搞才像話。

— 如果光只用油煎的熟米團,那整出來的硬度會讓人非常惱怒。

搓、揉、壓,戳戳捶捶,捏。

這可不是在寫什麼不入流的色情小說來著,是我對糯米團生氣了,整團犯渾了不是。

— 你這可恨的刁蠻小崽子耶。(陷入一種看不到盡頭的自言自語)

過了老時間的整治,最後總算是治服了這團白胖胖的巨大丸子,代價就是兩根大拇指得了肌肉僵直症。

這段思想再教育過程前後最大的差別,雖然原先的糯米團也是一大團,但那只是一坨潮濕粉體的聚合物,彼此間沒有團隊凝聚力,也沒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更沒有對宇宙吶喊著我們要成為好吃的糯米丸子。結果就是一掰就碎,變成同床異夢的失愛情侶。

反觀經過揉製的糯米團,就如同少女的小腿肚般白皙光滑而有彈性。將糯米團撕開時,大夥兒不離不棄,彼此生死與共,這就是理想中的愛情吧,呃,我是說糯米丸子。

進擊的糯米丸子軍團
進擊的糯米丸子軍團(攝影/Jin-Liang, LIn)

以前我們家會去大屯山裡找農家採集柑橘類的葉子作菜包的墊子, 這也是打從外婆傳下來的古法之一, 讓菜包在水蒸的過程更添柑橘精油的芬香。

只是這次發懶,拿了蒸饅頭的紙墊就直接上場。蒸出來的菜包雖然還是一樣好吃,卻讓入口時瞬間該有的五感滿足少了其一,算是小小的遺憾。許多知名小點的口味會一代不如一代也是緣由於此吧。畢竟那些點用時間換來的價值往往就如同古崖懸花般讓人醉心。

  •  
  •  
  •  
  •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