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臺灣黑熊的現狀體悟(西裝熊設計)

multicolored abstract painting
multicolored abstract painting

今年最熱門的野生動物,不用想也知道是石虎與臺灣黑熊這兩大嬌客(去年肯定是名聲不太好的鼬獾)。這股由生物界延伸至民間難得的熱度,讓許多圖像設計師紛紛為此設計相關文創商品。

連國內位在動物保育界最前線的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1](石虎研究團隊)以及臺北動物園基金會,也共同替石虎設計了頭巾、杯墊及明信片等相關商品,讓文創產業好生熱鬧。

不過就在全民(至少是網民)群力的氛圍中,還是不時能從動保員口中聽聞許多不太好的事情。例如苗栗的過度開發,導致石虎的環境危機,甚至還有獵人進入山區捕獵臺灣黑熊,而這不光是高山各部族人,也可能是由平地人所為。

有時在深夜時分,筆者靜思著,現在所佇立的這片土地,跟兩千年前由大陸渡海而來的先人(據信早在三國東吳甚至更早以前已經和臺灣有了交集),或是四百年前,當荷蘭人在船上,首次由望遠鏡的孔徑中,看見福爾摩沙這片淨土時的那份激動相比,是否已然遺失了許多讚詠之聲。

尤其在親身經歷過許多先進國家的社會發展後,你會驚嘆於他們的人民為何可以如此與原始的自然環境相融合。

或許可以說是土地面積太小,不得不與自然爭地,我卻認為這只是最初為求經濟發展,將產業過度集中,造成都會區人口過密,鄉間流失許多年輕人。

於是政府為了因應都市人口問題,大力開發周遭土地,這時候卻又恰好面臨產業結構正在悄悄改變的時節,造成新建物群大多被投資客收購,一般人寧可選擇租屋或是返鄉創業。

筆者認為在不久的將來,這場土地爭奪戰會開始遠離都市,造成普遍性的土地價格飆升。

但這也不能光怪政府,畢竟這塊島嶼歷經多次的政權更迭,誰也說不準如何規劃為是,只能任由民間各方自行其道。當政策永遠在追趕民意時,這個高度不足的社會就難以進步。

但至少,至少,在未來的我們,能從過去的經驗中學習與成長,進而實現更理想的社會。希望到時候,石虎與臺灣黑熊這些原住民們,可以自由的生活在祖先傳承給牠們的土地上。

愛穿西裝的台灣黑熊
愛穿西裝的台灣黑熊(設計/Jinliang Lin)
延伸閱讀
  1. 活動贈票: 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貴賓券門票

  •  
  •  
  •  
  •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