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紅/學生時代的捐血記憶

還記得那是我的第一次,年輕氣也盛,在要走進那個房間之前,內心即便有些個怯懦,但卻仍得裝著一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般的氣魄,至少在朋友、在護士的跟前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