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餐廳

FoodPanda 熊貓美食外送平台的外帶自取價格偏高爭議探討

國內前三大美食外送平台之一的FoodPanda(中文譯作食物熊貓,筆者喜歡暱稱胖熊貓),最近一年來推出許多全新開發的業務方案,其中以會員制的滿額免外送費用的月訂閱制和熊貓超市的生鮮外送最受用戶歡迎,筆者自己也訂閱了好幾個月期。 或許是被公司發現筆者都會故意只訂一個月,過期後就一直等到下次外送才又加訂一個月,中間多了不用付錢的空窗期。 FoodPanda近月就推出優惠更多的年費制方案,原價1299元限時優惠1079元,等於每月只要約90元,就能享受先前月費139時才能享受的滿額免費外送和多種優惠方案的超值服務,把大家全部綁住,好踢掉像筆者這種貪小便宜的蛀蟲。 在這一系列新服務中,一個「外帶自取」功能其實被筆者忽視很長一段時間,即便它的按鈕上宣傳著「最低79折優惠」好康折扣。 畢竟今天就是不想出門才會使用 FoodPanda 胖熊貓,甚至甘願付出不算便宜的外送費用(25~49不等)來獲得外送人員的運載服務。 如果我要去附近餐廳自取,人直接走過去不就好了,何必在手機上花時間操作?有時候選了老半天,FoodPanda程式還會當機呢。 不過筆者最近一個月還是分別使用了兩次外帶自取服務,一次是家裡人不舒服,為了爭取時間就近照顧,所以預約其實並不遠的路口鮮魚稀飯;另一次是外出散步途中,突發奇想可以順路經過一家韓式炸雞時外帶回家,所以在寒冷的海風吹拂下,孤單站在路邊的電線桿旁邊,用手機事先預定餐點。 有趣的是這兩家餐廳在把餐點交給筆者時,都頗為貼心地異口同聲說到:「下次直接打電話來訂,不要再用FoodPanda程式訂餐了,價錢會變很貴。」 因為時間有點久了,印象中鮮魚稀飯的店內原價是120元左右,FoodPanda外帶自取價則是170元,足足貴了一大枚50元銅板。韓式炸雞則是因為我用了當期專屬的優惠折扣,價格竟然才剛好跟店內價一樣,否則原本的溢價怕是能再多買半份韓式炒冬粉。 實際端看鮮魚稀飯在平台上的外送價格是180元(不含運費),表示外帶自取能省下9元,真的有比較便宜一點,但這是基於外送平台各自訂價來對比才能成立的優惠。 如果是自己打電話訂餐再去拿的話,能夠用比平台便宜更多的價格取得餐點。不過FoodPanda雖然在App程式中有提供餐廳菜單(部分)、評價、地址和營業時間,卻沒有提供聯絡電話的資訊,或許也是擔心大家都自己直接聯絡的關係。 筆者建議想要外帶自取的朋友,你可以參考FoodPanda平台的菜單,然後去Google搜尋餐廳的聯絡方式,再自行撥打電話聯絡喔。很多時候你甚至能問到更多平台規範下,各家餐廳無法詳細列出來的美味料理。 其實以筆者長期使用胖熊貓的外送餐點服務經驗來看,平台價格跟店內價有時候會保持相近,有些餐廳卻是會貴上一番,至於當中的契約是如何談的就是各顯神通。 其實平台會跟商家抽取35%。因此轉嫁消費者多少其實還是店家決定。 筆者自己在目前經驗中,還沒看到外帶自取的價格能跟店內售價相提並論。 依據推測,餐廳售價和平台售價之間的差價想必是被平台業者給賺走作為營運費用,然後送貨員的外送費用還要消費者自行負擔。所以就算月費制會員能滿額享免運,這也是將餐點差價計入精算後的成果吧。 其實這也是正常的商業模式,否則FoodPanda是要賺什麼?但是買一碗粥就要抽到50元,可以說是將近40%的小費,比系統商公開的35%還高5%。對於一家六口來說吃一頓飯就得額外支出300元,這還不包括另外加點小菜或湯的差價。 簡單來說,公司能從每一道料理中都賺到一筆錢,而且在單一筆交易中需消耗的系統負載相近狀態下,消費者單筆購買越多,公司就能獲利越多。 要是依照相同的營運模式來根據餐點重量和運送距離來計算運費的話,外送員們應該會很開心吧。 其實從服務業的角度來看,等於不管是什麼路邊攤平民小吃,只要透過外送平台的加值服務,都立刻昇華成提供能外送服務的精緻餐廳。只不過路邊攤終究還是路邊攤,因此餐點價格問題的不協調音也就油然而生。 其實以前沒有特別在意的時候倒也不會特別在意是否被多賺差價,但是自從那兩家餐廳跟筆者好言相勸後,心底那股子小氣鬼的節儉思考就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了吶。

低消一杯飲料之我見

最近因為一位媒體人在臉書控訴「餐廳低消一杯飲料」問題引起多方論戰,筆者看見有位律師,用著像是威權般的語氣下了甚至不容旁人反駁的定義:「低消就是必須買一杯飲料」(然後很快就被消基會新聞打臉)。 其實即便是全世界最頂級科學研究的教授權威,一樣可能在自己領域的基礎學問出錯,更何況是普羅大眾。就連筆者都在法院曾跟官方專業審查機構不斷廝殺,最後也是打個平手不分勝負。 否則法院跟立法院也不用開了,以後讓律師們先制定法律,接案後再順便負責審判就好了,多省時省事(抱怨完畢)。 就筆者而言,低消是指「最低消費」或是「基本消費」,通俗見解是指一定金額以上,避免消費者光佔位置不消費採取的應對措施,所以目的並不是飲料本身,而是業者自己考量一個佔位置的人在沒有消費意圖的情況下,至少用利潤最大的一杯飲料讓他來換座位使用權才符合效益。 所以重點始終是擺在消費金額,不是來到餐廳吃飯卻一定要逼你當螞蟻人。 如果要玩文字遊戲,是不是我點一杯白開水飲料,符合文字上低消的物質意義了,就可以霸佔桌子坐整天? 至於想要知道該餐廳所定義「低消一杯飲料」的真正意圖,只能請最早創始人自己出來說分明,才知道是不是一開始的因循苟且到後面望文生義。否則現在不管是分店店長、店員、消費者還是我們吃瓜民眾都只能依照自己的想法來做說文解字罷了。 當然了,如果該創始人真的意圖逼來餐廳用餐的旅客都必須先喝一杯飲料當螞蟻人,而無視用餐人的意願和身體是否適合喝飲料的話,那筆者只能給這家餐廳零分評價。

FoodPanda 與 UberEat 外送餐廳美食缺失全額退費經驗談

國內餐廳美食外送服務興起,兩大龍頭「富胖達 FoodPanda(空腹熊貓)」和「UberEat(吳柏毅)」在商品退費機制這塊做的算是相當佛心,只要是商家少送了餐點內容什麼,客服系統大多會選擇全部退費,我指的是該筆訂單的所有費用。

日本關東/群馬縣大腸桿菌感染事件擴大!赴日本旅遊請小心用餐衛生!

今年夏天不光只有炎熱,還替日本當地帶來許多健康危害。繼先前埼玉縣在 8 月爆發群體感染 O157 型大腸桿菌的食安事件後,鄰近的群馬縣當地至 9 月 14 日為止,也累計達到 70 幾件 O157 型大腸桿菌案感染案例,甚至造成一位 3 歲女童死亡。

長角96 或者邊界驛站才是北海岸最佳德州牛排館

長角96 與邊界驛站這兩間牛排館之間有著太多的孰是孰非,迷者就先從結論說起吧。如果你陷入長角96或是邊界驛站這兩間牛排餐廳的選擇兩難,那有一個選擇的推薦條件可以給大家做為參考:「跟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