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答案

製造麻煩或期待解決問題 我們看待事情的態度

最近在臉書上看一些人討論事情的方法,讓筆者想到我們如何看待一個問題的方式,會從我們的思想脈絡反映出身而為人的本質。 有種人用的方式習慣於用新問題(或試圖從答案來曲解問題)來質疑、否定甚至批判別人的問題,實際上什麼都沒解決,對提問者或是他自己都沒有任何足以在生命歷程中有絲毫回憶的價值,單純就是一個麻煩製造者。 例如,路人甲問:「我晚餐該吃什麼?」路人乙卻告訴你:「你想吃什麼?」或是「你不要去百貨公司地下室吃,那很難吃。乾脆晚一點我帶你去好吃的地方吃消夜。」 甲乙兩人之間看似有問有答,但這些答案顯然對路人甲來說,除了得挨餓外,就全都只是垃圾話情報,甚至帶著滿心期待而被放鳥的機率更高,除了他自己滿足外,只會給其他人帶來麻煩。 當然了,如果你大我主義充值到飽,也可以說跟我走就帶著跑了,但是就不在這邊討論,畢竟那是另一種類型的生活情趣。 另一種方式則是用新問題來導引問題朝向被解決的方向前進,這也是筆者個人面對問題時候的解決方式,將一個大問題解構出具有模組化關聯性的很多個小問題,再逐一解開每個小問題的謎題,最後始終可以解決大問題。 例如,路人甲問:「我晚餐該吃什麼?」路人乙反問你:「你想吃飯還是麵?」這時候雖然是用問句來回答問句,但是卻能用來解構無論是生活還是工作經常會遇到的大多數問題,是一種有前進步伐的思考脈絡。 甚至這種問題還可以用來限縮對方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將問題簡單化處理。 嘛,不過這種問題往往會惹來沒耐心者的不悅,因為他們只想一次就聽能讓自己滿意的答案。雖然相處久了是可以培養出默契,但是沒有人必須是你心中的蛔蟲啊。 筆者以前常自詡自己是工具人的工具人,當別的男孩去女生房間幫忙解決電腦問題時,我則是在遙遠彼方幫那些男孩解決他們其實也不懂的疑難雜症。 但其實筆者很討厭在電話中解決電腦問題,因為有時候可能光聽電腦的聲音就知道那裡故障,透過電話卻只能逐一拆解可能發生故障的原因,但是這時候沒耐心的反而是他們了。 筆者認為,到頭來還是只能看你自己喜歡哪一種,因為這種思維想法都是長久生活經驗和教育學習下,隨著光陰逐漸累積而成的生存方式,最終還是自己是否想從一個問題中解決問題,或是純粹想要挑戰發問者,甚至是製造麻煩導致吵架罷了。

來自大海的男人|看不懂的日本意識流電影心得與評論

日本、法國與印尼三地合作拍攝的電影《來自大海的男人(海を駆ける/The Man from the Sea)》,對我來說是一篇很難懂的劇本。整體劇情主軸走向還算容易理解,只是導演深田晃司在劇中埋下的眾多分支卻讓人看不懂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魔鬼按鈕難題:你是英雄、賭徒還是普通人?

一次在電腦前發呆時,突然有道問題靈感從我腦海中一閃而過,不過這個問題可不算是神來一筆,更準確的說是魔鬼來的一筆,因為無論怎麼想,我都不曉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