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士、博士畢業口試大刀教授降臨 餵食高級點心、咖啡準備伺候

全球最大學術期刊之一的「Science」在6月初的網路上刊載一篇學生投稿《Committee members shouldn’t expect Ph.D. students to serve coffee and pastries》,指出論文口試委員們不應該期待學生會供應咖啡和蛋糕!投稿者 Kate Bredbenner 是一位來自賓夕法尼亞州小鎮,深怕因為一杯煮壞的咖啡☕️就給踢回乏味鄉下的憂慮青年科學家。

雖然 Kate Bredbenner 在文章標題是多麼希望義正嚴辭的勸告口試委員們,不過他不僅在文章裡沒多做訴求,甚至連他在紐約洛克菲勒大學的實驗室裡,情況也沒有發生任何改變,倒是實驗室學生們制定了一份聯盟協議 —— 未來大家都要互相幫助,準備會議所需的飲料跟小吃。

那麼,各位研究生(菸酒生)們,你們曾餵食過哪些高級點心跟飲料給擔任口試委員的教授們呢?

沒有人說得清楚,在畢業論文口試審查的會議室裡,要擺上充滿誠意的飲料跟甜點是從何時開始流行起來。但現況就是自然而然地在口試前讓所有研究生陷入最焦慮的選擇困難障礙發作狀態。

帶領這股風潮的學長前輩們,或許是希望一杯香醇的咖啡,讓每位口試委員都變成下面這副模樣,避免自己的論文臭蟲被眼尖耳清的教授們拿出來用力質疑。

beautiful coffee adult attractive women smile cafe 1

然而最後往往卻只是造成學弟學妹們在這件事上越來越感到憂慮,不僅得抓著同學、學長們通通問過一輪,還會特別問指導教授關於其他口試委員的喜好,甚至硬要跟其他實驗室做比較。

但現實是許多教授根本對會議上的茶點味道毫無感覺,更多人是在審查過程中連碰都不碰一下。

有教授就表示,他曾經參加一場豪華口試,委員們前面各自擺著鮮豔的新鮮水果盤,一旁還有慕斯、乳酪蛋糕等多種高級甜點任君挑選,現泡香茶、手沖熱咖啡、礦泉水隨便喝,口試結束後還能外帶一份餐盒,感覺比參加婚宴還豪華。

birthday pink food sncak sweet candy cakes on table 2

不過他也說整場口試過程根本沒人有時間慢慢享用那些奢華餐點;尤其被塞了餐盒外帶都覺得麻煩,四月以後的溫度跟濕度都已經很容易讓食物腐敗,帶回家也不敢讓小朋友吃。

有教授更直言,舉辦論文口試都是為了讓學術圈進步,學生與其花心思在準備餐點、飲料,還不如多加練習自己的研究內容跟預習可能的提問和回答。他就清楚告訴我們,他從來就不會因為審查會議上出現好吃的食物就特別對待學生,反而有時候看得眼花撩亂時還會覺得心煩氣躁。

或許說到底,準備豪華豐富的點心跟香濃美味的飲料,以為可以討好教授們開心,完全就只是學生為了能讓自己安心的一種淺意識焦慮正常發作罷了。

同學們,你們可別忘記自己在面對的都是歷經四方征伐的沙場老將,有些甚至在商場上打殺過 N 輪才回到學術圈,你們會以為這些人都喜歡在開會時準備滿山滿谷的食物嗎?至少我到目前為止都沒看過如此自找麻煩的人。

與其浪費時間準備雜七雜八的小事情,還不如專注你今天的焦點「口試」本身,其他額外的食物對於嚴格控管身體的人來說反而都是負擔。

以前的指導教授就曾經告訴我們,口試現場除了提供充足的飲用水外,最多再一杯咖啡就可以了,其他甜點心、食物什麼的再多都是沒必要的(有些教授為了保養身體,甚至不喝咖啡呢)。

最好的方法是學校自己在會議室提供全自動咖啡機跟飲水機,讓大家都能自由享用。不過我目前只看過非常、非常、非常少數的校園會議室如此奢華,倒是不少企業會議室都已經列為標準配備了。

一位小咖教授看完這邊文章後想要補充說明。小咖教授說有些實驗室的「規矩」更是莫名其妙。先不談口試過程的茶點、飲料、餐盒是否準備,基本上只要是參加那一間實驗室的口試,學生就必須在結束審查後,跟指導教授、口試委員們一起找間好餐廳吃上一頓好料的大餐,明面上是慶功宴,但實際上這一攤可是要學生自己出錢「尊師重道」一下!

嘛,如果這位小咖教授的親身經歷能讓各位菸酒生們好過一點的話,也不枉他的犧牲爆料了(?)。

延伸閱讀/推薦附錄

  1. 學術黑幕:台灣偉哉大學教授申請研究經費的金錢遊戲
  • 9
  •  
  •  
  •  
  •  
  •  
  •  
  •  
    9
    Share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