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大屯溪古道危險夜行|北海岸登山旅遊紀錄

  •  
  •  
  •  
  •  
  •  
  •  
  •  
  •  

三月雪,全臺灣省的高山都雲白了頭,清晨的淡水也是降到 3.8℃ 的罕見低溫,或許差一點就可以親眼看見見雪飄小鎮的美景。

就是在如此涼爽的日子中,特別約了母親跟好友謝宗翔去攀爬「大屯溪古道」。一群三人直到接近中午,才開著迷走號沿北新莊的山路前進,在看到「華觀琉璃」的招牌後,右轉續行。

沿著窄窄的產業道路一直前進,在通過「三板橋」後不久,就可以可在右手邊看到另一條更小的產業道路。外面馬路周圍是一處還算寬敞的停車場地,抵達後只要將車隨便亂停就可以開始整理要用到的登山裝備。

對了,我不建議開低底盤的車子直接上產業道路,因為到後段時,路面已被颱風所帶來的土石流沖毀,路面狀況不是很好。當然,技高人膽大,且家裡有錢的,我依然歡迎您直接開上去,畢竟那條路到登山口為止,也要走個十分鐘左右。

一行人沿著剛剛在右手邊看到的那一條產業道路往上直行,經過10多分鐘,看到剛結束爬山的老男人帶著數位老女人迎面而來,想必是剛下山的人們。

相互打完招呼後,老媽悄悄告訴我們,剛剛那個老男人是演連續劇的演員。但無論我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到底是哪位。也罷,爬自己的山比較實在。

由於上一次的大屯溪古道初探是在暴雨後來訪,只爬到大約2公里、496公尺高(北緯25.20124 東經121.52880)的位置處,即放棄折返,原因無它,在不曉得前方路還有多長,而只剩三小時就天黑的狀況下,並不容許我繼續往上爬。

因此相隔一個星期後,再次選了一個中午的時間,佇立在登山口面前,並且帶了比上次多的裝備,包括 GPS 衛星定位裝置、登山杖、溫開水、食物、禦寒衣物、毛帽、手套、登山鞋、手電筒,還有三把刀等。雖然手電筒跟刀子都是平常出門必備物品,不過這次則是多帶了用途不同的刀子(反正多了小翔可以分擔負重)。

寒冷的天氣,在剛開始走時,卻即滿身暖活,於是在山裡上演著脫衣秀,雖然沒半個人欣賞,那一整天只有最早的那老男人跟老女人外,在也沒看到其他人了。或許是因為天氣冷,也或許因為本來這條古道人就少。

這條大屯溪古道還未被太多人踐踏過,所以依然保持著原始的風貌,也沒有那些風景區常看到的石階步道,石階步道對膝蓋是傷害最嚴重的,要不是為了發展觀光,給老人或一些行動不便的人也可以走的路,不然我非常反對蓋這種石階步道,所以即使是在有石階步道的地方,我也會走兩旁的泥土或雜草區,除了好玩外,也比較可以保護自己的膝蓋。

其實這一整條大屯溪古道上,在到達分岔口(後面左右兩條路皆難行,普通健行者到此即折返,滿地的髒手套及滿樹的登山條)前,都還不算是太困難的山路,只是某些路段需要手腳並用一下。當然,若是有帶登山杖更好。

途中還需要越過至少六次溪,這次又是在雨天過後的時間去,整個溪面暴漲,溪水湍急,每個人的鞋裡多少都有點濕掉。這在山裡是一種很嚴重的忌諱,心裡多少有些隨時撤退的打算。

在到達古道末端的大樹折返點時,其實還有一個分岔口,可以繼續往上走到山頂。於是我們選擇了右邊續行,這卻是一連串失敗的開始。

一開始還算好走,卻也發現劍竹越來越多,漸漸的,一行人已隱身於劍竹林中,狹隘的山徑中,必須縮著身體低著頭,走來格外費力,不禁令人懷疑是否誤闖獸道。錯綜複雜的路跡,亦讓我們顯的有些猶豫,幸好登山條每每的適時出現,倒也讓我們走出了一條路來。

然而,當時的我們殊不知登頂的破滅已在前方等著我們一行人,在走出劍竹林重見光明時,往回頭一看,整個大屯山下壯闊的風景一覽無疑,令我們精神一振繼續往前衝。但卻是越走越陡,越走越滑,已經來到了完全沒有草及石頭的攻頂路徑了。滿條的泥巴路,只有兩旁稀疏的劍竹可供抓握。由於當時那幾天都是下著大雨,因此地面極度濕滑,整條攻頂徑已經變成了濕泥巴路,而且越接近陵線,山坡夜越陡,基本上已超過了45度,後面甚至出現超過了80度的斜坡,而可供抓取的劍竹也越來越少,越來越危險。

因此,一行三人在裝備不足、氣候不良等因素下,已經在考慮是否仍要強行攻頂。當時已經約略4點半左右,而且還是冬天,太陽會更早下山,我研判只有數分鐘不到的時間可以考慮,往上是未知數,還不一定上的去,往下雖然很遠,但至少可以在太陽下山前,先走出這片劍竹林,到達之前的分岔口。

我寧可在山裡夜間越野,也不想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劍竹林中,看不到登山布條而胡亂闖,那樣甚至可能還會發生墜落山谷的可能。

大家在聽取我的分析後,全部同意以安全為第一考量,放棄此次攻頂,準備往回頭走。

去沒想到下坡果然還是比上坡難走,其實我們上來時,已經幾乎是貼著地面,握取兩旁的劍竹而一路攀登上來。因此下坡時,整個重心不穩的話就會直直往下滾落。後來我想到反正整條山徑都已經是濕泥巴,乾脆犧牲一條褲子,一路坐著滑下去(笑)。

如果那天有人用望遠鏡看我們這邊,一定會發現有三個人在山頂玩溜滑梯,超刺激又超長的。

雖然回到劍竹林裏,地面的石頭跟樹枝明顯變多,但是由於濕潤的關係,就算撞到身體也不覺得太過疼痛。索性連劍竹林內都用滑的,不僅速度快,不浪費時間,也不會耗費過多的力氣。只不過回到家後才發現褲子真的被我磨出了幾個小洞出來,而我那件陪伴我多年的黑色戰袍,靠近屁股的地方也已經被磨傷起毛了。

總算在天黑之前出了劍竹林,稍微整理後,即迅速地沿著山徑往下走,一心只想早點回到迷走號上,快點回家洗個香噴噴的熱水澡。

然而如先前預料般的,在還走不到一半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山中顯的闇黑而深不可測,幸好背包內還有兩隻手電筒,於是我跟小翔走在最後,幫我母親照著前面的路,以縱隊前進。

也算我們運氣好,只有山徑中途稍微走錯過一次路徑。

其實下午在健行而上時,我已經特別留心這個岔路口說不定會讓我們下山時走錯路,卻沒想到還真是一語道中,烏鴉嘴精神繼續發揮,我們還真的走錯路!在這邊為了找到正確的路,又浪費了快十分鐘左右,天也就更加的黑了。

這次大屯山谷道險行還有一件意外慘案發生。當我們下山的過程中,我原本吊掛在腰部的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簡稱 GPS)不曉得在何處遺失!猜測或許是過溪時,因為天黑沒注意到,一個石頭整個位移,才導致我整個人跌落溪中。不過那個當下並沒有注意到 GPS 遺失了,只是想著繼續趕路,越快離開越好。一直到後面才突然發現 GPS 不見了,當時花了幾秒鐘思考是否要回去尋找,答案立刻出現,絕對不行!因此,忍著痛,叫大家繼續趕路下山,否則在天黑的山上,會出現什麼事情都是無法預知的。

約略晚上七點半左右,一行三人才又重新出現在登山口處,大夥兒早已經累的當場坐在地面上休息了起來,看著滿天星斗,一瞬間才覺得自己平安了,稍事休息後,由於身上沒一個地方是乾的,於是一夥人快步朝迷走號衝去,安全的開回到我家,洗玩香噴噴的熱水澡,吃過熱騰騰的晚餐後,每個人已經都累攤在床上了,這才懂得什麼叫做幸福。

《大屯溪古道》迷走旅程

  • 時間:2005年3月5日
  • 登山行程:淡水老家→大屯溪古道
  • 參與人員:迷走客、老媽、謝宗翔
  • 交通工具:迷走號(STRAY)
  • 最高高度:900~1000公尺(大屯溪古道的二登折返點)

  •  
  •  
  •  
  •  
  •  
  •  
  •  
  •  

迷走客

迷走客(Mizuc)是一種以風景為食物,以與人接觸的感動為酒水,擁有名為出走慾望的巨大野獸。他們迷路到處走,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人生觀,即便再痛苦,也要堅持自己的微笑。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