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西蘭 New Zealand 遭到三位金髮辣妹吃醋白眼

在紐西蘭 New Zealand 遭到三位金髮辣妹吃醋白眼 three women gym Yoga exercises
(image credit: edsonhong1)

寫這個故事之前,迷走得先提一下,宅男這種稱號,可不只限於亞洲地區。老外英文通用的就有 Homebody、Home-Keeping-Male、Nerd 及 Geek 等等,字義多少有不同,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再深入研究。

還有個很貼切本文故事的用詞,也就是草食男,跟草泥馬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萌系神奇寶貝。

有一年夏天,迷走在紐西蘭南島(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的西海岸(West Coast)遇到一個濱海小鎮 — 法蘭茲約瑟夫(Franz Josef)。

法蘭茲約瑟夫(Franz Josef)位在南島西海岸線上,但是離南太平洋的大海仍有一段距離,不像台灣島的海岸公路總是沿海岸線而開。因此這座小鎮沒有陽光沙灘可以讓穿著比基尼的正妹揮汗汗奔跑,有的只是沿著海岸線連綿不絕的巍巍大山與茂密叢林。

幸好小鎮的一邊靠山,還是有著神奇冰河 — 法蘭士·約瑟夫冰川(Franz Josef Glacier)的大山,想當然耳,這座小鎮大部分的商業活動就是靠觀光財起家。

話雖如此,每年活動最熱絡的時節,大概也只有夏天了吧,那是一塊春秋冬都會冷到靠腰的土地,只有職業玩家才會想去的地方。其實就連夏天走在戶外,身子骨較薄的人還是會被冷到得穿著外套。

在紐西蘭 New Zealand 遭到三位金髮辣妹吃醋白眼 Franz Josef Glacier New Zealand

一般人要從法蘭茲約瑟夫(Franz Josef)小鎮前往山裡,可以選擇自行開車,尋找商業登山團,或是搭直升機等方式,其中又以商業登山團為大宗。

但是像迷走這種旅行者,還是習慣靠自己的雙腿移動,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不過這只是表面原因,至於實際原因就說來話長,而且牽連甚廣,所以請先海涵迷走在這邊跳過,以後會在紐西蘭的相關作品中提到。

當迷走在號稱紐西蘭五星級的青年旅舍 — YHA Franz Josef 安置好行李,開始到處閒晃時,在無人探訪的小鎮一角發現一面灰色石牆,石牆上刻劃有當地小鎮以及周圍景點的地圖指示。

其實這很平常,就像台北捷運外頭的地圖,或是陽明山二子坪登山口處的登山地圖罷了,只是這面石牆已經被荒煙蔓草給吞沒,而且年代久遠,所以在這處濕度值終年超標的小鎮裡,石牆上已經鋪滿了一層厚厚的綠色地毯。

原本要前往大山登山口的最佳方式,就是沿著法蘭茲約瑟夫小鎮外的唯一一條六號高速公路(類似台灣海岸的台 11 省道,只是這一條瞧著不大的路竟然是紐西蘭的高速公路,而且還是雙向單線道)往南方移動,再從大山的聯絡道切入,這也是汽車行駛的唯一路線。

但是迷走在這堵不知年月的石牆地圖上,發現另一條用細細的虛線標出來的秘徑,一條連 Google Map 都未標示的秘徑

仔細研究過這面老地圖,迷走發現法蘭茲約瑟夫小鎮後方鄰接山腳的地方有一個隱藏入口。只要找到入口走進去,沿著山而行,就是一條只有當地人才知道的叢林小徑。

在這條叢林小徑走過一段不算短的距離後,最終目的地就會接到大山的登山口。

迷走第一眼看到這條秘徑的指示時,腦袋只覺得這像極了角色扮演遊戲(英語:Role-Playing Game,簡稱RPG),每個小鎮後方總有另一張地圖可以打怪升級、拿寶物一樣,真是讓人對這種神秘感到興奮。(宅)

由於這條秘徑的資訊標示的不清楚,所以實際距離與地形複雜度,其實一開始都無法確實掌握,嚴格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好的示範。

不過迷走一貫的態度就是,往前走就對了,就算不了解山,但只要了解自己,那就總會到的(大不了就是撤退)。

於是隔天清晨在享受完早餐後,迷走便一個人踏入這個顯得有些陰暗的秘徑入口。

讓人意外的是這條秘徑路跡其實相當清晰,溫和不濕軟的泥土踏起也非常舒適,雖然走在森林裡顯得有些陰暗,卻也不像亞熱帶國家的叢林裡充滿生命的腐敗味道,整段秘徑走起來算是相當輕鬆。

要說比較困難的地形,大概只有一處得用到雙手稍微攀下河床,再從河床高繞回山上,或是有些泥地積水得繞過而行罷了。

說這條登山小路是秘徑真的是不為過,不僅入口處隱密的藏在小鎮最後方,整條路上連一隻小貓小狗都沒能見著(漂亮的鳥與昆蟲倒是出現不少)。

不過在途中,迷走遇見了 Jeff,也是整條祕徑上唯一遇到的一個人,初次看到人還讓我稍微懷疑一下。

Jeff 是一個美國大男孩,用外表判斷約在 25 歲上下,金棕色的髮色,外表雖然沒有像模特兒般的帥氣,但就像一般的鄰家大男孩般親切。第一眼看到他,正一個人安靜的趴在秘徑旁的樹下,專心地用類單眼拍著不遠處的鳥類。

迷走的腳程雖快,但是靠著迷走步法的訓練因此一向走的靜悄悄,安靜的就像是一隻大貓咪,所以即使在寧靜的叢林中, Jeff 也沒有發現附近有人距離他已經只剩下十來步左右。

不過當迷走看見Jeff正在照相,便自動停下腳步,打算等他結束這次的拍攝後再通過。一方面讓他可以專心構圖捕捉自然的瞬間時刻,另一方面則是不想嚇跑了他的獵物,這其實也是迷走內心希望別人在我拍照時會做的事。

約莫等待了十幾分鐘左右,迷走看見 Jeff 打算站起身來,想他應該是心滿意足了吧,我才又繼續向前走去。

靠近的過程還特地把腳步聲弄大些,Jeff 這時才發現有人正在身後,轉過頭來看我。

我們互相微笑看著對方,不過我沒停下來與 Jeff 多加對談,只是簡單的打了幾聲招呼,便又繼續往原訂的目的地前進。

我與 Jeff 的故事在這一天就暫時告一段落了,至於之後在大山發生了什麼事情,照慣例請在未來故事見分曉。

  •  
  •  
  •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