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黑幕:這就是台灣大學偉哉教授們的權利與金錢遊戲

有種新聞幾乎是每過一兩年就會突然爆發個幾次,然後最近又爆了。只不過這一次,我還是不曉得政府打算玩真的,還是玩假的,尤其這些政客都是某一位大學教授底下出來的學生。

如果真的打算整治學術界沉痾已久的不良風氣,我不誇張的說,國內教授、副教授與助理教授,基本上會先被滅一半。另外一半教授們也用不著高興,因為另一半的一半人根本毫無研究能力,完全沒有資格申請研究經費,最後剩下來的人則又是一群位高權重,或者已經找好替罪羔羊的菁英們。

我不是說國內真的找不到半個正直不阿的大學教授,而是國科會的經費使用計畫有個很糟的規則,如果核撥的經費沒有消耗掉一個比例,那麼下次再申請的經費總額就可能會遭到刪減。基於這種預設心態下,只要你是仰賴國科會經費的研究學者,或多,或少,都必須盡量核銷經費 —— 當然是越多越好,無論實虛。

部份教授會將國家經費拿去申請研究過程中「可能」需要的相關用品,或是跟合作廠商購買「未來式」商品;至於另外一部份教授,就可能會胡亂申請一通,至於會過,還是不會過,這還真沒有一個準,而且裡頭名目之多直叫人咋舌。

當然,有些經費拮据的教授,根本就嫌研究經費不夠,他們這類人倒也不需要申報假發票;但是,這種狀況有時又會衍生出另一個問題:「教授用自己學生當人頭,請領到人事經費後,將人事經費拿去當研究經費使用。」雖然這兩者的名目並不符合(而且學生可能還需要報稅),但是只要研究生願意,其實不會產生法律上的問題;至於研究生是否真心誠意的同意,我想這不用我說應該也不難猜到。

其實學校會計室都設有專門審查國科會經費申請的人員,我遇過的通常有著古怪個性,而且都一致有某種程度的「高下巴」,連我這種怕麻煩的人都可以在會計室裡頭跟這些人吵上兩三回。而且很奇妙的,對於較低位階的教授,通常會嚴謹的審查申請內容;反觀,如果是位階較高的,似乎,偶爾,不巧,的會通過申請的核銷項目。

我曾經遇過某位大學院長級人物,被國科會抓到亂報研究經費,其名目還可笑極了。但是最後的結果呢?他還是繼續穩穩地當他的院長,每年還能繼續獲得傑出教授的殊榮,再多賺一點外快。

在學術界,人格、人脈與研究能力似乎早已不能混為一談。

國科會裡頭,並不存在使用者付費的問題,國科會都是預先支付。其實這本來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誰能預測研究過程可以完全照想像中的進行?除非是爛研究!原本經費沒用完不是問題,但就像我前面講的,你下一次的經費很有可能被刪減,因此才會造成這麼多的後續效應。

不過這絕對不是像那群教授所說,是「制度」造成他們不得不為,而且這也不能拿來當藉口;歸根究底,根本就是教授的研究瓶頸以及貪小便宜的心態使然。

回過頭來說,如果政府的廉政署是玩假的,那又會是誰倒楣呢?不用想,絕對是研究生。無論是調查或是偵訊,研究生都是關鍵人物。那問題就在於,政府希望研究生說真話,還是跟政府虛以為蛇?

如果政府玩真的也就罷了,研究生們還可能干犯大不諱,檢舉自己的指導教授(當然,越是專業的領域,地盤就越小,在裡頭玩來玩去的人也就是那些,既然你得罪了自己的教授,往後可能也不用混了。)

但是,如果到頭來才發現政府原來是玩假的呢?除了會讓眾多研究生產生孤島效應外,我更已經預見到雲淡風輕的教授,站在研究室裡頭,一邊取笑政府的施政能力,一邊盯著自己的研究生,心裡頭在思咐著什麼「東東」。

研究生真的很可憐,有些研究生雖然領了錢,但是卻被自己教授東刪西扣,當人頭申請 8000 元,卻實領 2000 元,這個政府要不要查?國稅局要不要查?

更有些研究生還一毛都拿不到咧!這中間的諸多問題,絕對不只是「規則」或是「假發票」就可以一言敝之。

最近有許多教授出面說:「絕大多數報帳的細節,皆交由研究助理處理」,這真的是很混蛋的官僚說法。正確的說法其實應該是「教授將自己的發票提供給研究生,要研究生拿去申請經費,或者要求研究生去找假發票來申報經費。

從幾何時,身為被動方的研究生,可以越過身為主動方的教授之職權,自行申報研究經費?

這些大學教授真是一群只會玩政治瞎扯蛋的菁英。

大家要知道,無論研究生如何整理發票,如何設計款項流向,如何與廠商洽談,最後都還是需要教授本人親自審核,並簽名蓋章,經費核銷單據才能送交會計室。

試問,大多數的研究生會笨到為了報假發票,而又接著偽照教授簽名嗎?那可就是偽造文書的大罪了。

換個方式講,有哪位研究生肯甘願冒著報假發票,被教授查到而遭受處分的風險,去申請教授自己都很在意的經費?

如果沒有「上面」授意,研究生能自己申請?無論如何,教授的說法都像石頭丟進井裡一樣:「不通」。

今天看到另一篇新聞:「台師大校長:可能引發學者出走潮」,內文指出:「台灣大學校長、清華大學校長、台灣師範大學校長和中央研究院院長共同發表聲明,呼籲政府檢討科研報銷制度,直指教授集體以假發票核銷國科會研究補助經費是制度使然,如果持續讓假發票打擊學術界,將成為台灣學術研究枷鎖,可能引發學者出走潮,呼籲政府對檢調的調查絕對不能袖手旁觀,應責成相關單位研商解決制度問題。」。

看完這則新聞的同時,我發現這篇新聞不就等同是多所大學校長公開發表聯合聲明:「對,我們都在報假發票,所以別再鬧了喔。」而且這群大學教授、院長竟然還敢要求政府介入司法,完全是踩馬尾巴的行為啊。

那麼,如果你是執政者、執法者、教授、研究生或是納稅人,你們心中又再各自盤算著什麼呢?

《本文內容如有人、事、物相雷同之情事,純屬巧合。》

Jinliang Lin

林亮亮藏身淡水最古老的街道,具有INTP型人格特質,擅長研究與開發產學界專利技術,目前熱衷於熱愛電腦科技與戶外裝備的突破性設計,專長是碎碎念。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意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