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話廢話論的藝術

Bus Stop City Man Backpacker 論話廢話論的藝術

廢話,是藝術。

如藝術的廢話,有兩種。

第一種廢話,邏輯清晰,涇渭分明,用大量文字包裝一個意圖,是上品的廢話,香陳。

第二種廢話,看似文謅,望之淵深,實則上不啟,下不濟,用大量文字牽東扯西欲北又南,是廢話之下品,味燥。

論廢話的目的尤為重要,廢話必為一人中心思想的體現。

好的廢話讓人讀來甘甜,觀者可從中發想源源不絕的新創意,是智潔心性的內斂。

惡的廢話讓人望之澀酸,連作者自己都無法理解本身的茫然,是愚昧自傲的外顯。

廢話,也有廢話的情感,無論是對自己,或是對讀者。

當廢話不廢話,廢話也會哭泣。

說到底,這篇廢話論只是我在論話廢,一切是廢話。

請容我罵聲…

  •  
  •  
  •  
  •  
  •  
  •  
  •  
  •  

大人物

大人物,很大,真的。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