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在捷運上睡過頭的士林阿伯

今天為了和業主洽談一個新專利案特別跑去台北接案,等到我走出會議室準備回家的時候,才發現時間已經將近深夜十一點半。

台北捷運的末班車是十二點,走快點應該還是趕得上捷運回家,一路狂奔後總算搶上捷運末班車。

話說回來,其實我一直不喜歡台北捷運總要等到早上六點才肯發出第一班車,讓人感覺台北很像在鎖市,杜絕其他地區的人太早進入台北。

有些一天只有一班的長途巴士的出發時間是早上六點多,這讓外縣市的旅客除非叫計程車,或晚上直接住在車站旁的旅館,否則根本趕不上。

我私認為北捷在凌晨五點發車是合理的,也讓許多晨起運動的人口有更多場地的選擇。

不過讓我出乎意料的,沒想到搭乘最後一班捷運的人比想像還多,沒有屍體可以撿,剛上車時連一個空位都沒有。

於是我就一邊滑手機,一路站回淡水站。

在捷運車班抵達淡水站,我們一群人正依序排隊搭乘手扶梯下到一樓平面時,一位阿伯站在我背後,跟著我一起往一樓移動。

在寧靜的夜晚中,我聽見這位阿伯用很大的嗓門說:「你怎麼不早點打電話給我,我睡過頭跑到淡水,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相同內容反覆說三次)。」

總之,從已知的環境事實與阿伯的電話內容中,我們可以輕易探索出兩個事實:

第一,這是末班車,就連捷運站的鐵捲門都已經準備拉下了。

第二,這位阿伯住士林。

登愣,看來今晚的淡水計程車司機可以賺到一頓豐盛的宵夜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