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湖碧湖公園單槓事件簿|約瑟夫札記

Baby horizontal bar 內湖碧湖公園單槓事件簿|約瑟夫札記

有一天約瑟夫和往常一樣到碧湖公園準備跑步。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時間、同樣的一個人,以及同樣的在路口和天天會去跑步的阿公打招呼。

唯一不同的是那天蚊子爆多,多到我已經在跑步了,牠們居然還能停在我腳上。

約瑟夫同樣的在做完熱身後,就開始這次的跑步之旅。

一開始會經過一座大座的木頭涼亭,涼亭裡有一個中年男子在做熱身。

接著跑過一個木頭棧道,看到幾座古色古香的涼亭,涼亭中有一對年輕情侶正在約會著,玩著摸摸小手的遊戲。

過了涼亭就到垂釣區,有個釣客自己一個人就用了三根釣桿垂釣,其中一根後面還趴了一隻狗,那隻狗無奈的眼神中彷彿在訴說:「這個時間你幹嘛不讓我睡覺,還把我帶出來這邊餵蚊子。」

此時,我發現腳上也停了一隻蚊子(邊跑邊用手擊殺,沒中)。

過了 100 公尺,來到了碧湖公園的運動小區,約瑟夫每次跑一圈就會到這邊拉兩組單槓。平常那邊只會有一些阿嬤在做運動。

咦?今天運動小區竟然多了五、六位年輕男女在單槓旁,而且還非常的吵鬧。

Baby horizontal bar 內湖碧湖公園單槓事件簿|約瑟夫札記
截至網路

約瑟夫走到單槓旁,看到一個男的正吊在單槓上,拉了兩下後下來,胸口挺的和鬥雞一樣高,看著我。

單槓男:「我當兵時拉得上去的沒幾個。」(得意狀)

女生一號:「你好厲害喔,你是我認識唯一拉得上去的一個。」

女生二號:「對阿!」

單槓男:「Allen 更厲害,他可以拉六下。」(Allen 一臉高傲樣的站在旁邊。)

(萊恩補充:依照約瑟夫先前所寫的文章《職場甘苦談: 工作場合的終極命名學 如何取一個好暱稱》看來,他們應該是約瑟夫的同事。)

這時後約瑟夫看旁邊那組單槓沒人使用,於是跳上去準備開始拉。

這時 Allen 竟然也跟著跳到我旁邊那組單槓(o_O)。

女生們齊聲喊:「不要輸喔,加油!」

當 Allen 跟著我拉到第三下時,單槓男說:「Allen 真的好厲害,旁邊那個應該不行了。」

女生們齊聲尖叫:「好厲害喔!」

(約瑟夫心裡的 OS:「老大,我是在訓練,慢慢拉不代表拉不上去阿。」)

女生一號:「你怎麼力氣那麼大,可以那麼多下。」

Allen 這時候的表情顯得猙獰,身體捲曲的拉完第六下,下槓了。

我繼續慢慢拉。

單槓男這時幫 Allen 邊按肩膀邊說:「肌肉放鬆一下,小心不要受傷。」

此時我繼續慢慢拉到第10下。

女生們面無表情,安靜的看著我。

看起來像是稍微喘口氣的 Allen 這時候發聲了,說:「那個人這樣拉一定會受傷,不懂得節制,直上直下姿勢也不對。」

(約瑟夫心裡的 OS:「直上直下姿勢不對?」)

單槓男附和說:「這種人很多,自以為了不起,那樣拉本來就容易受傷。」

女生們冷冷的回:「是喔。」

我拉到第 16 下後下槓。

稍微拉了一下筋,帶著微笑轉頭對那兩個男的說:「要一起繼續拉嗎?」

Allen 跟他朋友兩人瞪了我一眼,便轉頭跟女生們聊天。於是我只好自己再拉 12 下後往湖邊道跑步去。

這是第二圈。

木頭涼亭裡的那個中年人還在熱身。

古色古香涼亭裡的小情侶,女生改坐在男生大腿,玩的遊戲也從摸摸小手進化到摸摸胸口。

釣客和狗還在湖邊,只是狗現在是尾巴面對釣桿。

我的腳上依舊有一隻蚊子正在用餐。

小徑上多了一個馬尾正妹朝著我跑來。

接著約瑟夫又來到運動小區。

剛剛那群人還在,我一樣到裡面拉兩組單槓。

在拉的同時,我同樣帶著微笑,詢問 Allen 跟他朋友要不要一起來拉。他們一樣瞪了我一眼。

只是這次跑離運動小區時,從後頭隱隱約約的聽到:「拉單槓了不起啊…啊…啊。」

這是最後一圈。

涼亭裡的中年人還在熱身(你到底是要不要跑阿)。

小情侶變成摸摸胸口和伸伸舌頭一起來。(附近有小旅館啦)。

釣客的狗站起來看著湖面的浮標,應該是有魚上鉤了吧。

腳上依舊有一隻蚊子正在用餐。

馬尾正妹也朝著我跑過來。

回到運動小區時,剛剛那群人已經離開。

約瑟夫在拉最後兩組時,突然感到有種孤單、寂寞、雜亂的感覺。

佛說:你心上有塵。

佛再說:塵是擦不掉的。

佛又說:塵本非塵,何來有塵?

  •  
  •  
  •  
  •  
  •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