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甘苦談:工作場合的終極姓名學,取一個好暱稱讓你好過年

約瑟夫一向認為,一個人姓名的好壞,主宰著人們一生的命運與性格好壞。

如果從小就有一個好的名子,人生通常會更加順遂,逢兇化吉。這說來也真是奇妙的一件事情。

因此坊間也有許多幫人取名的命相館,在台北龍山寺旁甚至形成一整條的算命街。這些命相館取名的依據不外乎是,五行相生相剋、紫微斗數、八字及姓名筆畫的形與數等等。

不過自己的雙親花了這麼多的金錢與時間,好不容易替我們取了一個好名字。結果呢,我們在一般的日常生活中卻很少使用,反而喜歡用綽號自稱,甚至是替別人取綽號。

綽號或暱稱是一種非正式的稱呼方法。在一些場合如果巧妙的使用綽號,反而可以替自己的人際關係更加分。

不過有些綽號卻是帶著貶抑,偶爾也會發生不認同綽號,結果搞得大家都尷尬的情形發生。

約瑟夫在職場上打混也已經許多年了,做過傳統產業現場人員、傳統產業的繪圖員以及科技業的工程師。

約瑟夫發現不同產業對於如何使用姓名或暱稱號都有自己的一套文化。所以我今天想來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十年來的職場命名心路歷程。

約瑟夫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傳統產業的現場人員,也就是俗稱「黑手」的工作。

在這種環境下的人通常很奇怪。他們喜歡把「顏色」+「動物」當自己的綽號。例如:白猴、瘋狗、紅豬等等。

其中輩分比較高的人,甚至會用傳說中的神獸當外號,像是「黑龍」;至於怕事的人,就會被取做「吻仔魚」之類的。

有一些極端的人,甚至會拿人體器官或三字經來用。儘管約瑟夫現在回想起那些外號會覺得非常好笑,但從前的我可是叫得非常順口且得意哩。

傳統產業的繪圖人員:

當我從事工程繪圖的工作時,約瑟夫發現一個人的外號通常會和原本姓名有些微妙關係。

如果姓杜,那可能叫做「阿杜」;如果名字最後一個字是勇,就是「勇仔」;如果全名叫做洪弘德,那取諧音就是「紅紅的」。

如果是女生,那男生們就會根據女生的外表特徵來命名,例如:「小波」、「A貓」。

有些女生喜歡幫自己取英文名字,但是,在這個環境中的人,絕對會把妳的英文名字進行中文化。

約瑟夫之前有一位心儀的女同事,她替自己取了一個可愛的英文名字,叫做「Ora」。

結果,她就這樣被叫了一整年的「芋仔」。

科技業的工程師:

一年後,在因緣際會下,約瑟夫被推薦到國內一間知名科技公司,在與同事的相處,以及女業務們的絡繹來訪的觀察中,約瑟夫發現科技業的人一定會用英文名字。

但是台灣人會用的英文名字數來數去也就那是幾個,男生是 Allen、Alex、Ben、David、Jason;女生是Amy、Cindy、Ivy、Tina、Vivian,重複性非常、非常高、非常高。

約瑟夫的部門就有 4 個 Allen,依照資歷深淺分別被叫,老A、大A、小A,迷你雞。有人一定很好奇好像少了一個 A,至於原因我也不知道。後來迷你雞做不到一年就辭職了,或許和外號有關吧。

(約瑟夫補充:迷你雞後來回家幫忙賣火雞肉飯)

有一次部門會議時,我故意直接喊 Allen,結果他們4個人就一起轉頭,那個畫面到現在我都忘不了。

唐伯虎點秋香

另外,有一組團隊裡面有兩位 Ben,分別為大便、和小便,那組團隊一天到晚都在喊便便。

至於 Cindy 也有 3 個,分別叫做 C 媽、大 C、小 C。

以前這樣喊她們倒是無所謂,只是最近拓也哥有點火紅,現在叫她們的名字時,內心總覺得有一種怪怪的…………..。

另外有一種特立獨行的人,他們認為自己原本就有名字,不需要特別取一個洋外號,但又為了方便同事稱呼,所以會用羅馬拼音的第一個字母的組合當外號。例如金亮叫JL、皓宇叫 HY、智超叫 CT,但其實重複率也是很高。

到這裡,大家可以回想一下,你自己的工作環境又是如何取(或被取)一個好聽(或是迷你雞)的綽號。

約瑟夫常在想,如果再換一次產業類型的話,我的名字可能會取「維德佛爾尼爾」之類的騷包名字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