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米、農地工廠合法化 多事之秋 新鮮安全白米難找

  • 334
  • 1
  •  
  •  
  •  
  •  
  •  
  •  
    335
    Shares

前些天調查局新北市調查處接獲情資,指中部地區米商涉嫌在食用白米中偽摻疑似有害人體健康的成分,再標榜優質稻米透過通路商公開販售,大賺黑心錢;苗栗地檢署指揮新北處出動數十名調查官,前往台北、苗栗等地搜索黑心食品業者與米商加工廠後,帶回10餘人偵訊、移送地檢署複訊,全案依違食安法偵辦。

現在又傳出政府和立法院已經三讀通過農地工廠就地合法化法案,也就是《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正案。關係三萬八千多家沒有合法執照的農地工廠又可繼續苟延殘喘,而且既有未登記的低汙染農地工廠,修法後十年內取得特定工廠登記一樣可就地合法。

而且頗受爭議的「落日條款」原本還不打算設置,等同違法農地工廠可直接就地合法,連經濟部中部辦公室都爆出主動協助違章工廠連署的重大消息。

雖然在多方爭論中最後新增「落日條款」規定,讓特定工廠登記有效期僅限在修法後20年內,但是也等同讓農地工廠仍有二十年污染我國農田的機會,尤其在政商關係盤根錯節的利益下,還有多少屏東老農有機會跑到台中伸冤呢?

更別提依照現在政府的尿性,就算這次為了即將到來的選舉制定了看似美好的落日條款,但是等到十來年後又輪到他們執政時,再用新法去改掉舊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大家沒忘記,幾大米商偷糧換米參雜了大量外國米當台灣米賣的事件也還沒過幾個年頭,當年被推出來當人頭的員工都不曉得被放出來沒有,最近又頻頻爆出各種攸關我國農業信譽的食安事件。

daytime farm person holding wheat Rice ear plant fresh 黑心米、農地工廠合法化 多事之秋 新鮮安全白米難找

稻米身為華人世界的主食之一,更是台灣地區最受重視的農作物產品,沒曾想白米這種基本食材也是最常出事的食物原料,搞得我都開始懷疑起麵粉的安全了。

白米的通路

目前國內市面上可以買到的白米,他們走的路大致不出下面四大模型:

  1. 文青派:受文青們好評的獨立小農,他們在獨立農田種植獨立稻米,在獨立網購平台用獨立的高價錢販售。
  2. 米商派:除了價格低廉的一般白米外,現在米商還會標榜有履歷的契作農田,有的甚至在包裝上印刷農人肖像,建立品牌故事,大談台灣情感。
  3. 街頭米店派:一般老街巷弄裡能看見的米店、米行,他們會跟熟悉的大盤買進大包裝米袋裝的白米,再以10斤、20斤等包裝分售販賣,現在還能看到的米行大多是早年賺到流油後到如今因為興趣而延續,以在地信賴的口碑行銷為主,實際上卻也是最難掌握食安狀況的來源之一,我就曾經買過一包20斤分裝的白米裡長出米蟲。
  4. 四大產區農會派:包括花蓮富里、台東池上、台東關山,以及其他(苗栗、彰化、宜蘭等)。
agriculture countryside crop rice field farmer 黑心米、農地工廠合法化 多事之秋 新鮮安全白米難找

由於米商白米是通路最廣的產品,也是國人最常購買的來源。不過這類型白米不建議一般家庭一次購買超過兩公斤的包裝,真空密封包裝還好說,我已經買過兩次普通包裝的白米都在裡頭發現米蟲了。

另外最近在研究要買哪家米時,還發現一家很怪的公司。公司名稱很日式叫做「大倉」,用一百五十萬當資本額,同一天分別在新北市永和跟南投成立了兩家公司,還通過中華民國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創業天使計畫。不過仔細看他們家販售的白米包裝說明,白米來源竟然是在花蓮富里。

後來發現這家公司的原始目的就是「集結台灣各地精選新鮮好米」再分包轉販售,雖然類似第二種模型的米商,但是因為規模不大、知名度不夠,給民眾的信賴感也不足,所以只能算是上面第三種模型,不過在行銷包裝上做了比較多努力,一公斤賣到126元。

然後政府還願意拿國家發展基金給這種類型的公司是不是一大怪事

西部的米如何?

另外台灣西部的稻米在販售時可以很明顯看出他們最愛用的詞彙有「國家最高品質 CNS 一等米」、「濁水溪」、「鴨間稻」、「有機」等等關鍵詞。

有一家公司的白米就很好笑,明明在「有機農產品驗證證書」上可以看到公司在苗栗,驗證場所也在苗栗,包裝上也寫著原產地在台灣苑裡,但是在網購平台上的行銷宣傳口號中卻大大寫著「使用純淨濁水溪水源灌溉」,這看來得是每天開卡車去中部載水回苗栗灌溉了都(?)。

濁水溪(Zhuoshui River),主源是霧社溪(南投縣仁愛鄉佐久間鞍部),次源是萬大溪(南投縣仁愛鄉牧山),東以中央山脈為界,分水嶺有能高山、大石公山、丹大山、馬博拉斯山等,南以玉山為界。總共流經彰化縣(大城鄉、竹塘鄉、溪州鄉、田中鎮、二水鄉)、雲林縣(麥寮鄉、崙背鄉、二崙鄉、西螺鎮、莿桐鄉、林內鄉)、南投縣(竹山鎮、鹿谷鄉、名間鄉、集集鎮、水里鄉、魚池鄉、仁愛鄉、信義鄉)與嘉義縣(梅山鄉、阿里山鄉),共計流經4縣市21鄉鎮,自彰化縣大城鄉的下海墘村與雲林縣麥寮鄉許厝寮之間流入臺灣海峽,為彰化縣、雲林縣兩縣界河。

濁水溪地理小常識

另外,雖然許多包裝米都會宣稱自己獲得國家最高品質的 CNS 一等米,不過實際上在2015年時,政府曾經放寬一等米和二等米的認定標準,許多過去只能作為二等米販售的白米也身價上漲成一等米。

現在想要買到二等米甚至三等米反而比較困難,例如在某網路賣場上搜尋一等米可以找到114筆;二等米只剩下45筆,而且白米只剩下11款,其他都是糙米或完售;三等米就更可憐了,只有兩筆,其中一筆還已經完售。

有機農業的隱憂

在我國《有機農業促進法》第三條中有規定「有機農業係指基於生態平衡及養分循環原理,不施用化學肥料及化學農藥,不使用基因改造生物及其產品,進行農作、森林、水產、畜牧等農產品生產之農業。」,卻又在第31條中規定「有機農產品及有機轉型期農產品含有禁用物質。但農產品經營者證明其已採取必要之防護措施,且經主管機關認定為鄰田污染者,不罰。」

由上述兩條文來看可以得知,我國對於「有機」產品的定義,就只是單純「不使用化學農藥」,而且產品「查驗不出禁用物質」,即可認定為有機農業。政府甚至特別放寬,如果禁用物質是來自隔壁田的話不會處罰。

這意思代表著鄰田是否有污染並不是「有機證照」的驗證重點,而是單純關注是否會處罰到農民這項(選票)議題。

但是對我來說這並不是真的有機,反而增加了意外污染的可能性;甚至在有著超嚴格規範的日本農業定義上,只要鄰田有污染可能根本不能稱作有機。由此可知我國農業部門在制度管理上仍然落後日本一大截。

chopsticks cuisine Japanese sashimi sushi food rice 黑心米、農地工廠合法化 多事之秋 新鮮安全白米難找

新鮮安全白米如何買?

話說回來,上面說了這麼多好像都沒提到我最常買的白米?

其實有一次跟朋友小翔去環島旅行時,路經花蓮富里時恰好到了中午,就在當地農業展示館(路邊超大一家,走過路過都會看到)的樓上吃飯。

當時吃的便當用米就讓我相當喜歡,而且吃飽後散步到園區後方時,恰好參觀了他們的碾米作業,當時飄散在空中的稻米香氣頗讓我受到感動,從此以後我在選購白米時都是以花蓮富里農會的產區為主,好市多的越光米跟池上米、關山米為輔,總之就是以花東縱谷的天然風光與優質好水為選購重點。

雖然這不能不說也是種鄉愿,不過自己親眼看過、聞過,加上我相信地區農會的信譽和品質勝於大米商,我可不想花太多時間在追逐好還要更好的好米上,畢竟除了有毒物質外,稻米間的營養成分也差不上幾分(笑),而且想要煮出好吃的白米飯可不僅只是追求米的品質就夠了,淘米的技術以及烹煮的器具都會影響,尤其洗米、煮米的水可都不是自來水廠公出的自來水可以替代,即使你用RO濾水器再多道濾心過濾都沒用。

嘛,雖然西部的稻米良田是從明清兩朝時代就開始發展的農業用地,甚至在日據時代擴大發展成為當年日本政府主要的稻米糧倉作為侵略中國的軍需生產用地,也頗受日本當地人好評而出口販售,但是隨著邁入近代化國家發展工業化到如今,加上工廠和汽機車的廢氣污染,幾萬家的農地工廠如毒瘤般生長在台灣西部的肥沃土地上(而且越靠近水源還更好),我自己可是不敢享用了。


  • 334
  • 1
  •  
  •  
  •  
  •  
  •  
  •  
    335
    Shares

迷走客

迷走客(Mizuc)是一種以風景為食物,以與人接觸的感動為酒水,擁有名為出走慾望的巨大野獸。他們迷路到處走,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人生觀,即便再痛苦,也要堅持自己的微笑。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