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郵局公共場所人群動態學習 COVID-19 新冠病毒肺炎防疫小手段

中華郵政淡水郵局大門
中華郵政淡水郵局大門

從多年前就在網絡拍賣上寄賣的一本二手書,總算被人下標訂走,將近二十年前科技類叢書的二手書價格殘值還有半價以上讓人驚訝之餘,也讓我久違地拜訪了一趟中華郵政的地區郵局。

順便趁這趟難得的機會仔細觀察,在這次 2019 新型冠狀病毒(Coronavirus,COVID-19,俗稱武漢病毒)肺炎疫情中,群眾在公共場所對於防疫會使出哪些手段,無論是好的自我保護方式或是臭蟲等級的錯誤手段,都能權當自身的一個借鑒。

仔細說來,這幾年大小商號辦公環境和門市的室內設計中,非常偏好開放式空間的環境規劃,原本層疊分壘的營業核心與客群動線被打破,營造出一種讓人放鬆的商談環境。

不過從現況來看,一但遭遇全球廣泛流傳的疫情危機,這些花了大錢改造的空間,一一地被臨時架起各種透明軟墊或是拉開彼此間的距離,回到過去壁壘分明的時代,到頭來或許還是中華郵政的郵局門市的呆板隔板設計最符合現實需求。

過去印象都是人滿為患的週五,可能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天下午的郵局人群並沒有想像中多。尤其一排儲蓄業務窗口在現代網路銀行發達的現在,可以用門可羅雀來形容也不為過。只是抽到的郵務業務號碼牌,還是得等上十號左右才能輪到。

朝郵局內一眼觀察過去,除了窗口內的一名男性職員和外邊走道上貴金屬交易的男性業務沒有戴上口罩外,全體職員基本上配備齊全。其他或坐或站的民眾則是同樣都超前部署戴上口罩 —— 除了我(咳)。

雖然忘記帶口罩出門,但是安全防護的觀念可沒少。雙手沒有亂碰東西和臉部,刻意遠離人群,在等待過程中甚至站到外面馬路邊,到號了才直接殺到窗口。

更重要的是擺在大門入口處,所有人都視而不見的酒精噴霧劑,我還玩了兩次。

要是真計較病毒威脅性,我其實不懂大家乖乖戴上口罩了,卻又全部擠在不通風的座椅區抱團取暖,而且連手部消毒殺菌都沒做,甚至到了窗口還特意把口罩移到下巴方便講話(翻白眼),更別提有些人的口罩配戴方式空隙老大了去。

據傳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會以氣溶膠粒子的形式漂浮在空氣中長達好一陣子,但是真正高傳染率的還是口鼻直接噴出的飛沫感染(白話講就是去吸噴嚏),以及雙手觸碰公共場所物品沾染病毒後,又在下意識中觸碰眼口鼻等粘膜組織造成接觸感染。

事實上要降低感染可能性最重要的一點,還是自己是否時刻意識到你可能處於一個充滿病毒的場所。最起碼要時常維持雙手的清潔,對於許多人可能都會嫌麻煩。

謎之音:潔癖者有福了,宅男宅女們是先知。

相信要是新型冠狀病毒可視化,用一顆顆球體的型態具體出現在生活週遭的話,大家都能輕鬆躲過病毒的追擊吧(我閃)。

另外還有一個挺有趣的觀察點,過去為了防止銀行搶匪,都會在門口擺出告示,進入銀行、郵局這些地方一定要將安全帽和口罩取下,多少降低了搶匪打歪主意的意願。

不過近來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口罩要不要、能不能戴進銀行,這時候反而變成一個尷尬話題。

中華郵政淡水郵局大門
中華郵政淡水郵局大門

請參考上圖,淡水郵局倒也做得徹底,直接將口罩二字用白紙給貼了起來,讓大家可以安心戴著口罩進郵局。只是不曉得這是淡水郵局的先見之明,還是中華郵政乃至於其他公私立銀行的防疫政策就是了。

備註:淡水郵局放置酒精噴霧器的位置是放在整面櫃檯正中央的邊緣,也就是一進大門正中間的位置,但是民眾往往一進門就直接分流左邊(郵務)和右邊(儲蓄),正中間的位置反而變成視覺死角。與其放在一個大家不容易用的地方,還不如直接將酒精放在抽號機旁邊呢。

  • 2
  •  
  •  
  •  
  •  
  •  
  •  
  •  
    2
    Shares
  • 2
    Shares

迷走客

迷走客(Mizuc)是一種以風景為食物,以與人接觸的感動為酒水,擁有名為出走慾望的巨大野獸。他們迷路到處走,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人生觀,即便再痛苦,也要堅持自己的微笑。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