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渣: 當我們在世界末日之後

如果你先前問我 2012 年 12 月 21 日是不是世界末日,因為我不是世界末日的專家(最好有人是辣),沒辦法跟你肯定的說是或不是,但是我願意去思考各種可能性。更何況,事實上,每天都有可能是世界末日,無論是狹義的地球毀滅,或是廣義的生物浩劫。

從結果論來看,現在已經是 12 月 23 日,已經完全脫離 21 日,除了淡水的寒流開始發威外,似乎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

淡水 24 小時 氣溫變化

這時候我要搬出國小的作文題目形式,「如果 12 月 21 日是世界末日」(好啦,我知道國小不會出這種沒有未來希望的題目)。

引題就一定會是:「如果 12 月 21 日是世界末日,我希望……」(以前都是這樣把作文交差了事)。

無論 2012 年 12 月 21 日是不是世界末日,或者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打字到一半的逃命模式模擬中)。

我們並不需要為此改變任何事。

你說:「啊,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想趕快去做 ______。」— 這根本是狗屁不通。

除非你的填空,是殺人、放火、搶劫、姦淫、擄掠之類受限於法律與道德的罪行,否則,你之前為何不做?

為何非得等到世界末日才肯做?

Nike 金句:「Just Do It」,我在後面另外加上一個單字:「NOW」。
.
.
.
嗯,末日結束,我指的是位在墨西哥境內的古馬雅文明所在時區的 12 月 21 日已經結束。

延伸閱讀: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