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生活:結婚典禮、攝影師與登山鞋間的情慾糾葛

今年的三月三十與三十一日這兩天應該是個好日子,分別在台南與台北各有一場婚宴的邀約。天公伯也賞臉,許了兩個好天氣,讓我在南部沒有熱到中暑,也在北部享受了涼爽空氣帶來的好心情。

說到結婚典禮,我有將近一年沒有參加過任何一場朋友或親戚的婚禮。即便中間有幾次朋友的婚禮,卻總是沒能湊得上時間。這會倒是一次就呈上兩場,吃的有沒有值回票價是一回事,但還真是讓人疲於南北的往返中。

星期六那場是辦在晚上,我順便幫忙擔任第二攝影師,六點半是入場時間,一直到了將近十點半才離開。等我到達台北再轉搭計程車回到家,都已經是凌晨三點半的事。只是睡沒多久,便得再從床上掙扎著起來,為的是趕赴星期日正午,在新北市樹林一家素食餐廳舉辦的婚宴。連續趕場的行程,讓我甚至放棄背著沉甸甸的相機,只想在石牌接了朋友後,一路攤軟到會場。

除了睡眠不足,這兩天讓人感到最疲倦的因素,其實是腳上的那雙鞋。為了讓參加婚禮時能有得體的服裝儀容,我特別穿了一雙平常少穿的帥氣皮鞋。畢竟婚禮是每位男女主角在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穿著稍微正式的服裝也是表現出對他們的尊重(有些婚禮攝影師連這點基本尊重都辦不到,請直接炒魷魚即可)。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難穿的鞋子。」這兩天我不斷在想。

這是一雙休閒皮鞋,已經跟了我有段時間,是幾年前跟婉蓁在回家的路上,從淡水街上的 La New 直營店購入。

La New 是台灣有一定規模的廠商,甚至有一支棒球隊。鞋子本身合腳,這些年穿下來也不曾有過大問題。就算到了現在,鞋面依然漂亮,鞋身沒有變形,連鞋底的紋路也清晰可辨。

追根究柢,或許是我近來已經很少穿它。尤其是當我的登山鞋由原本的硬底膠鞋,換成複合式膠底的新登山鞋後。「一場完美的協奏在我的足底與鞋底間產生大爆炸。」這是新登山鞋給我的一次嶄新體驗。這回為了美觀再換穿上休閒皮鞋,才驚覺過去的我竟然可以容忍它如此之久。尤其在婚禮的大量走動與急煞中,感覺都像是要把我的襪子給燒掉一樣

台南孔子廟風景 ( 攝影/林金亮 Jin-Liang, Lin )

台南孔子廟風景 ( 攝影/林金亮 Jin-Liang, Lin )

人們常說登山鞋難登大雅之堂,但似乎也很少見到太多可供參考的立論背景。我寧可認為這種說法只是是僵化思考的體現。

以技術面來說,構建出皮鞋的各式原料,同樣也可以出現在登山鞋之中。以形式來說,同樣作為包覆腳部的一種載具,登山鞋的筒身較高、鞋底較厚,並且在鞋面上設計許多應力結構,套句現代的說法就是:「功能性鞋」,這或許是與以「時尚」及「藝術」為出發點進行設計的皮鞋之間最大的差異點。

但是不可諱言,皮鞋與西裝一直都是經典而完美的搭配,以美食來做比喻,就像義大利人吃到好吃的料理時,會大喊一聲 Bravo,而一套無懈可擊的裝扮就是有如此令人傾倒的魅力(當然外表與身材還是佔很大比例的因素)。

如果我是被拍攝者,或是主角本人,那麼追求被拍攝的完美性是一種義務。如果硬要在西裝底下塞上一雙登山鞋,只會讓自己變成像是一位弱到爆的超級賽亞人。

但我在這幾場婚禮中的角色是拍攝者機動性與耐久性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此一雙包覆性佳、適應各種複雜地形、舒適吸震的登山鞋,絕對是第一首選,也才不會影響到攝影的品質。至於這時候的服裝搭配,可以模仿電視台的主播們,上半身穿著西裝外套與襯衫,下半身則是穿著內褲與登山鞋(誒)。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