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生活:大學生活的第一天

在一片漆黑的小房間裡,躺了一夜的木板渾身酸痛。本來以為渡過這一晚,等過幾天再搬家當過來即可,結果這個為期兩天的新生訓練卻在第一晚就讓人難耐。在床上輾轉難眠了許久,清晨四點就坐在床上發著呆,想了想,還是出去走走吧。

一走出昨天傍晚才承租的宿舍,就看到幾隻黑烏鴉在前面的電線桿上呱呱肆叫。心中罵了一句「X」,一大清早就給我觸衰。

算了,畢竟是鄉下地方,還是放寬心來享受一下純淨的田野自然。清晨的空氣是如此清新,將我在城市之中所受的烏煙瘴氣洗滌一番。

新生訓練要在早晨八點鐘集合,我卻提早了三個多小時出門。難怪在去學校的路上,只有少許的人車從身旁經過。這也難怪,天甚至還沒亮。

細看四周稻田裡的穗禾已經垂頭,也快要進入收成的豐饒季節,鄉間農人們不再需要早早的起來工作護田。不過一個人的獨處,我向來倒是還挺怡然自得。

即使還是夏天,清晨的溫度仍然令我打了顫抖,真不虧是鄉下地方,在這裡的早晨還是令人有點寒意。

在微弱的天光下,沿著田邊馬路一路走著,從遠方處間斷地傳來雞啼之鳴。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聽到過這讓人懷念的聲音,讓我想起孩童時住在外婆家的情景。小時後在外婆家,每當雞啼的時候,就會從廚房中傳來陣陣的香味與令人懷念的悅耳炒菜聲。現在仔細回想,才發現自己不知道有幾年的早餐都只是在外頭渾渾噩噩地隨意解決。

一邊回想那位總是面無表情卻又溫柔對待我們這群小朋友的外婆,一邊沒兩下就走到了校門口外邊,看著即將在這裡度過幾年人生精華時光的學校外貌,卻發現學校大門仍然緊閉著。

即使想轉身去吃個熱騰騰早餐,才發現就連早餐店的老闆都還在夢鄉之中。

正當一個人在空蕩蕩的馬路上發呆時,突然發現不遠處有一面招牌正在閃閃發光。就像是在暴雪中看到了煙囪正冒著煙的登山小屋般,立刻拔腿往前直撲而去。

推開了那扇為了歡迎我到來而發出悅耳鈴鐺聲的玻璃門後,屋內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畫面,一排排由尖端科技所製造而成的電腦設備整齊地排列在桌上,每一台電腦微弱發出的特殊機械音,都像是在呼喚著我去保護他們、去愛護他們。

跟打工的女生要了一台電腦,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要做什麼。我仍然發著呆,只是發呆的地方從外頭寂靜清寒的馬路邊來到人聲熱絡的網咖內。

平常在玩的網路遊戲「風雲王座」,這裡也沒能發現到,畢竟那款網路遊戲也實在是太少人知道,我又怎麽會奢望鄉間網咖裡頭恰好會有?玩CS?又不想在一大清晨的就太過刺激。收信?回家就可以收了。最後只能隨意地瀏覽網路新聞,心裡卻想著,一大清早跑去網咖專門看新聞的年輕人,我大概是第一人。

閱讀新聞倒也容易消磨時間,一下子就發現時間已經轉了幾圈。突然地,那扇有著悅耳鈴聲的玻璃門再度被開啟。一位看似清秀的女孩走了進來,看著她身上大包小包的模樣,讓我意外驚喜地發現了同路人。與她聊著,原來她是一大早才從臺北過來,結果學校還沒開,她也一樣沒有地方可以去。

看來這間學校外的網咖,專門收留我們這些無處可依歸的旅人,想想,真想建議老闆換個店名,就叫流浪者網咖吧。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