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小白貓升格為貓媽媽與牠的黑白雙小小喵

年冬天,淡水最冷的時刻,一隻孱弱的小白貓在這季節光顧了我家倉庫。

最初相遇,是因為牠好幾次冒險深入一樓廚房,偷吃我家狗狗 Ru Ru 的餐盤,才被我們家人漸漸發現家裡頭來了一位可愛的不速之客。

或許也是為了食物之仇,至今為止,Ru Ru 看到小白貓總是不太開勳,有 Ru Ru 的地方就不會有小白貓的身影。

像是 Ru Ru 剛剛就把我放在倉庫,為小白貓準備的食物給喀掉,然後大搖大擺地走回客廳,躺在牠溫暖的窩上,嘴角邊還彷彿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被牠吃掉的食物,卻是我手上最後的貓乾糧,頓時頭上冒出三條線,還有幾隻烏鴉飛過。

不過為了晚一點或許會進來避寒的小白貓,我默默的淋著雨走去寵物用品店買新的貓糧,吼。

自從今年早春天氣漸暖後,小白貓跟著從倉庫消失,偶爾才在後方的暗巷中相遇。

有一次深夜,我看見牠趴在老磚房的屋頂上,像看戲般的欣賞著兩隻狗狗在打架,我想牠的社會歷練應該也算足夠了吧。

有朋友曾問我,為何不乾脆收養下來。

其實我的觀念在近年來開始轉變,無論是對我自己、對我家人或是對寵物本身而言,一次養一隻會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因此我也沒曾想加以捕獲小白貓。或許等未來跟喵白小姐一起搬到南投集集,能有比較開闊的庭院時,我才會想養多一些吧。

所以小白貓雖然冬天會來我家光顧,但牠一直是隻充滿野性的街貓。

白貓媽媽與白貓小孩

白貓媽媽與白貓小孩

這幾天又開始冷起來,今早的氣象主播告訴我淡水只有12度,不過今晚的倉庫似乎又有些不同。

小白貓近日連續來了好多天,我們發現後才開始多幫牠準備一份食物。

但是當今晚準備的糧食被 RuRu 吃掉後,我第二次回到倉庫,才發現有隻呆呆的小小白貓卡在窗戶上

我跟小白貓就這樣一人一貓離得遠遠,但四隻眼睛都一齊盯著,想看小小白貓要如何脫困。

看來這位卡在窗戶上的小傢伙應該就是小白貓的小孩,姑且先稱牠為小白喵二世好了,翻牆的技術頗差,不過倒是長得比小白貓小時候俊俏圓潤許多,我想小白貓是位好媽媽(淚)。

當我從外面買貓糧回來,再次進到倉庫後,發現牠們兩位嬌客就像上面這張照片,小白貓媽媽安穩的躺在布堆裡,而小白喵二世則頑皮的在這個新世界中不斷探索。

超可愛!!!

在我把貓糧備妥的中間,牠們兩位倒也沒有想逃跑的跡象,就只是像看僕人般的神情,在看我替牠們準備食物(翻桌)。

喔,對了,不要問我為何照片是這種顏色(遠目)。

— 微醒後之補充分隔線 —

暈倒,剛剛醒來口渴,趁著去喝水時順便去看一下牠們二位嬌客是否還在。

不看也就算了,一看之後,發現牠們兩位雖然已經消失,但是我卻在牠們進出的窗戶下,發現一隻被五馬分屍的老鼠…………………………………..

Orz………

O……r……z……

O…………r…………z………… 之類的。

我可是一點都不想在深夜,突然看到這堆零散的東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瘋狂抓頭)。

如果這就是傳說中的貓的報恩,我比較希望牠能叼些鑽石之類的石頭來就好,食物寶貴,自己留著吃吧 QQ。

— 一清早之補充分隔線 —

一大清早艱難地從棉被爬出來,做了一些早晨運動後,我又跑去倉庫想看小白貓與小白喵二世是否又回來。結果白貓們不只回來,還多帶了一隻小黑喵二世,真是熱鬧啊(熱茶)。

欸,現在是跑來開家族聚會嗎?而且為何是黑白色辣,剛好趕上熊貓圓仔的熱潮嗎!?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