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貓 小黑手的鏡子魔法世界

[dropcap]街[/dropcap]貓,一般受到人為或是環境的歷練,往往對人會保持著一份戒心。如果有一隻貓咪,能夠在大太陽的樹影下安然睡覺,那還有什麼比這個更享受嗎?

小黑手其實一開始就發現到我拿著相機正走向牠。但是牠也就只是看了看我,便又繼續做著牠的春秋大夢。任由我用鏡頭對牠予其予求,甚至對牠上下其手(咦),把我當無害生物 讓人感覺到內心有股暖意油然而生。從行為分析來看,小黑手對於目前的生活環境以其路人甲乙丙顯得相當信任與融入。

淡水-河岸-街貓-小黑手-Tamsui-Street-Cat-vedfolnir

淡水貓 – 小黑手 (攝影/林金亮 Lin Jin-Liang)


— 接下來還請愛貓人慎入 —

近來隨著前來淡水賞貓、玩貓的遊客越來越多,就我個人於私而言,並不願意淡水成為猴硐第二。

每個生態圈的穩定發展,都有自己的一套遊戲規則。如果因為人為的行銷、推廣,甚至是用培養演藝明星的態度在規劃生態圈,最後只會超乎你能想像的糟糕;猴硐的結果就是因貓瘟鬧上新聞,他們是全台灣率先將「自然生態」與「觀光資源」搞混的一個城市。

淡水有貓,很好。但是,淡水沒有貓,又如何。所謂的沒有貓也分兩種,一種是被惡意追捕後消失,一種是被愛心人帶回家後消失。如果是後者,那我認為淡水沒有貓,非常好。

但是我知道有一些長期關心淡水貓生態的人,並不認同「淡水沒有貓」這件事。

先不管這些人是因為本身無法在家裡養貓、因為想做為自家商業行為的宣傳使用,或只是因為單純的愛心照護等各式想法。

街貓,是各地生態圈的一份子(其實原本不是),多數人願意無私關心、照顧、餵食,讓人感動;但是,如果因此認為自己對這個生態圈有義務與權力,或是將街貓當成自己的臨時寵物或明星,或是將貓咪的活動空間作為另類的社交場所,或是將公眾的善意視為工具,都讓我想起作家張惠菁在《你不相信的事》這本書中談到的一樣:「我忽然發現,一直以來我稱之為愛的東西,其實不折不扣,正是我的惡。」

如同上面照片中的小黑手,凡事都有一體兩面,但絕對不是站在檯面上的就是比較美麗 ─── 這叫傲慢。

題外話,我自己在河岸邊拍照的規則之一,只要現場有兩組以上的人在攝影,我就只會待在遠遠的觀察,如果人群沒有太奇怪的行為也就立刻走人;即便是我自己在拍貓,我也採取不餵食、不呼喊以及不調戲三政策,這樣做的目的只是為了盡可能減少貓咪對人類過多的關注。請不要忘記,只要你不帶回家一起生活,牠們就是道道地地的野生貓咪,就算有人換個好聽的名稱,稱呼牠們為「河貓」,也不會改變牠們是「街貓」的事實。

而我已經有一段時間都沒能幫河岸貓咪拍上幾張照片,就可以知道近來的遊客人數增加有多少了。(謎之音:所以現在的照片都是拿舊照片充場面就是了。)

拍攝資訊:

  • 模特兒:小黑手(虎班貓)
  • 拍攝地點:淡水河岸警察局專用停車場
  • 攝影器材:Nikon 數位單眼相機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