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製作/自家烘培咖啡豆的成功與失敗

烘咖啡豆是一種充滿趣味的手工藝,玩著玩著可會讓人上癮。自從開始玩起手烘咖啡豆以來,大致已經將整套的操作流程寫成一份 SOP(工科人的壞毛病)。

這套流程包括選豆、買豆、撿豆、烘豆、二次撿豆、靜置、磨豆以及沖豆

選豆,一直充滿愉悅(購物總能讓人心情愉悅),從來不去刻意紀錄,並且總是購買不同種類的生豆回來嘗試,每一次沖出來的咖啡總能讓我驚喜,或是………。

烘豆,控制火力與速度一直充滿挑戰,每次親手烘焙出來的豆子都是獨一無二,有些劣的可怕,有些卻是優的讓人愛戀。

一些人覺得手烘出來的咖啡豆極不穩定,完全不適合商業使用,我也是這樣認為,但這同時也蘊藏著手烘咖啡豆的獨特魅力。

至於能不能商業使用,就端看商人的極限在哪了。

咖啡豆(攝影:林金亮 | Jin-Liang, Lin)

豆子烘培了幾次後發現,同樣的豆子在不同的心情下,會出現天壤之別的味道,忠實反映出烘焙者的心境。

看來烘豆與甜在心饅頭都是一樣的道理。

怪不得這饅頭剛中有軟 (少林足球電影劇照)

前些時候,因為咖啡豆剛好用完,所以我打算用烘豆來平靜我那時的紛亂心情。

烘豆子這件事向來需要集中精神並且縝密觀察,不過這兩樣雖然是必要條件,卻不代表你烘了豆子,就能擁有同樣的精神力。

所以那一次的豆子,失敗了。

在二次挑豆中大約丟了一半左右的豆子,拿去給花兒當了肥料。

即便如此,用揀選剩下來的咖啡豆沖製出來的咖啡仍是滿滿的苦澀焦味。

昨天,咖啡豆又用完了,總算。

這次回想起上次的失敗,烘焙起豆來更顯得戰戰兢兢。

不過這次的心情是愉悅的,結果烘焙出來的豆子,也正映射出我的心思,充滿著甜甜的戀愛氣味。

把剛烘焙好的咖啡豆,送進一顆到嘴裡,用齒尖咬碎,碎片與唾液混合,便能讓豆子的精華在口腔迸散。

這一向是烘焙者的福利,我在這次的豆子中感受到咖啡豆那溫潤的奶油香味,稱得上是一次成功的烘豆。

其實我認為那些說得出紅酒或咖啡有類似焦糖香、乾果香、燻木香等等香氣的人真的超神,我根本分不出哪種味道是哪種氣味來源,我只會分烤焦了,好香,或是超級香

這兩次不同心境下的烘豆,卻讓味道產生如此大的差異,無論前一次有多麼想將豆子給烘好,但我知道自己的心思不在豆子上。

而第二次在內心無負擔的情況下,我便能全神貫注在烘豆器與火焰的控制上,自然而然,豆子能為我呈現出最美妙的那一刻。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