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公車站 打算學台北捷運當個聒噪人 聒聒聒

[dropcap]城[/dropcap]市友善度一向是城市是否具備進步性的重要指標。近來有立委替不同族群的高齡者提出一個方案:「讓台北市(Taipei City)的公車等靠站,從原本華語(Chinese)與英語(English)的雙語通知靠站資訊,要在明年再追加成四種。」原本這是好意一件,但是我心中不斷納悶一件事情:「台北捷運公司的廣播系統,在用多語言一直霹靂啪辣後,台北人產生精神障礙的個案是否有顯著性增加?」這或許是一項值得社會科學家進行研究的課題。

現代人最大的困擾已經跟過去時代是截然不同,古時候是資訊不足並且難以取得,受限於少數人所把持,到了現代卻變成是資訊過載,情報量已進入所有已知歷史的總和都無法比擬的時代。

然而,一套運輸系統的語言多樣性是否真的有必要?或者只是官員與系統業者的再一次握手合作?這些看似未被納入考慮的細節,到頭來卻衍生出相當多有趣的社會現象。

以台北的捷運系統為例,當列車從每一站出發時,會輪流用華語、英語、台語,以及客語播報下一站資訊。中文的華語,是目前本國的官方語言,必須播放。英語,是政府從國際化的角度出發,決定播放。至於台語及客語則是為了服務不同慣用語的民眾,所以播放。

結果卻變成每到一站,從喇叭流出的高音頻,便開始不斷入侵我們的聽覺細胞 ─── 不管你願不願意,都會接收到這些垃圾訊息。

有時甚至會出現一些搞笑片段。其實捷運的幾個車站跟下一個車站之間的路程非常短,短到發車資訊才剛輪到英語,就被強制切換成捷運的入站資訊,結果整趟列車坐下來,最吵的不是講手機的大叔,而是那顆喇叭。

我替這種資訊過載的現象,歸納出兩種精神障礙的可能形成因子:

  1. 大量而無用的垃圾資訊(而且你無法取消不需要的資訊);以及
  2. 無時無刻的精神緊迫(每一次廣播都會讓你被迫提高注意力)。

簡單來講,當一套系統為了滿足 100 人的不同需求,產生 100 種不同資訊時,代表每個人都必須忍受其餘 99% 的無效資訊。

photography  rwp roger camera man

Photography by Rwp Roger (Flickr)

而且這對搭乘捷運的旅行者來說,這種資訊過量的現代文化,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只是更加疏遠。

以前旅行者還有藉口可以問路搭訕,現在則是一問就會被當壞人 ─── 不然就是蠢蛋(捷運廣播表示:笨蛋,向右走12步)。

一件本來很簡單的語音通報系統,卻被不斷要求學東學西,將模組不斷層疊,最大複雜化。但是有效情報這種東西卻無法單靠如此簡單的表面現象就能設計出來。

其實仔細想,這還真像許多家長對待小朋友的態度。

  •  
  •  
  •  
  •  
  •  
  •  

1 個回應

  1. Vedfolnir Lion 說道:

    其實立委原本是寫「漢語與英語」,這段敘述卻讓我在寫本文時頗傷腦筋。我特別上維基百科尋找資料,為的是解決我心頭肉上的那根刺。果不其然,就廣義而言,漢語更包括了臺灣話及客家話。也難怪我剛剛會覺得很"啊雜",畢竟如果照該立委所述:「漢語、英語、客語、閩南語」,這樣就變成雙重描述的錯誤。如此不精確的用語,怎麼可以出現在我的文章上呢(假科學家挺)。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