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亂象: L男你有事嗎? 討論事情不要太神經質

[dropcap]先[/dropcap]前我針對太白粉路跑寫了一篇文章,當時喵白小姐在她的臉書上立刻分享了我的看法 ♥♥。結果有一位台北的 L 先生不曉得哪根神經發作,突然變身為超激動戰士,一再質問我為何不能辦太白粉路跑。

因為 L 先生是喵白小姐的臉書朋友,基於禮貌[1],所以我試著舉了幾種說法來解釋我的論述,當中包括一張非洲飢荒的照片作為補充說明。

只是沒想到,不貼照片還好,一貼就厲害了,他像是找到一根帶肉的骨頭,立刻從激動戰士升級成為超級激動戰士,語氣充滿惡意的刻意針對我進行”訓斥”!?他訓斥的內容大意就是我不該拿飢荒的照片來做比喻,因為跟台灣浪費食物沒關係

呃……….聽完這位天龍國仁兄的一席話,真是讓我看見滿天問號在天空飛來飛去。

而且重點是,明明是 L 男先質問我,我才回答他,可是當他變身成超級激動戰士後,卻是跟喵白小姐在批評我!?

把事情扯到我女人身上是有病嗎?

Photography by lloydi @ Flickr

Photography by lloydi @ Flickr

其實辦路跑是為了賺錢一點也無所謂,但是何必糟蹋糧食?彩色路跑最起碼是從工業程序中取得的彩粉,太白粉路跑用的卻是「目的:食用」的食材,我覺得這當中有著很微妙的精神存在。連中華一番的小當家都知道食材也是有心的呢 👿 。

如果 L 男分不清這當中的意義,對我而言一點也沒差[2],但是有需要這麼恐怖的進行對立行為嗎?

浪費食材難道不是事實?浪費食材的目的只是為了報名不到彩色路跑難道不是事實?有更好的點子可以用於辦路跑賺錢難道不是事實?飢荒難道也不是事實?

那我們何必捐贈物資給有需要的人,反正跟我們的生活沒關係,不是嗎?

那我們又何必在別國發生天災時,動員人力與資金前去協助,反正跟我們的爽朗氣候也沒關係,不是嗎?

世界展望會[3]又何必舉辦飢餓 30 這項活動,讓民眾體驗人飢己飢的精神,反正台灣人餓了也飽不了難民,不是嗎?

L 男不去思考這類事件與行為背後的本質,卻單純認為非洲飢荒只是他們自己的問題[4],甚至連浪費成為一種習慣都應該避免這種基本價值觀都沒有,還請恕我難以苟同這種天龍國式的言論。

如果我將 L 男開心噴白粉的照片傳給鬧飢荒地的小朋友們看,他們一定覺得這群哥哥們真的很奇怪捏 😐 。(我的一位姐姐正在非洲當義工老師,看她跟當地小朋友的合照真是讓人暖心。)

況且,我會貼照片的原因根本也不是為了要跟 L 男解釋什麼,單純是想提醒他世界上有些事情不應該為浪費而浪費。

總之,就算過了好幾個月後的現在,我還是無法理解喵白小姐這位朋友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虧他是建中畢業的高材生,討論事情卻用激動的態度在針鋒相對,真的又能解決什麼事情?如果不能解決事情,這種討論對我而言就是一點意義也沒有。[2]

原本當他開始對喵白小姐批評我後,我想說他既然這麼激動,那就繼續跟他盧下去,看看他能不能變身成第三階激動戰士好了 😆 [5]。只是考慮到喵白小姐的心情已經受到影響,所以我在跟喵白小姐討論後,便自己主動將文給移除,只希望 L 男的心中能從中獲得些許寧靜,速速遠離這片原本充滿喵白小姐內心粉紅色泡泡的美麗新境 ➡ 。

臉書或許提供了一個很方便的溝通平台,但是在缺少人與人面對面的人性互動下,如果看不到對方的溫暖微笑,內心其實是相當容易窄化,並且偏激的,因為當 L 男正義憤填膺批評我的同時,我其實一邊回他,一邊在看喜劇電影大笑著呢 😆 。

延伸閱讀:

[1] 今天如果不是因為喵白小姐的關係,這傢伙就算整天殺人放火也不會讓我多看一眼,路邊的小貓對我而言還比較有吸引力。

[2] 我對於在網路上討論事情的態度一向都是雙方各自陳述觀點即可,認同或不認同是我們自己的問題。網路討論者自己也要認清,我們今天並不是為了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在討論事情,我們就只是在閒聊。我願意花時間跟你討論,頂多也只能說服你一個人,這簡直是 CP 值超低的蠢事。

[3] 世界展望會 – 一個國際救援及發展機構,目前在全球約100個國家或地區工作。2004 年時總受益人數超過1億,其中240萬人是資助兒童。世界展望會是世界上其中一間具規模的救災、扶貧及發展的民間機構。

[4] 如果沒看過豬走路,也應該要看過蝴蝶效應吧?會說沒關係這種話的天龍國 L 先生,肯定不想知道他所貢獻全球暖化的沙漠化因子也是其中一個造成飢荒的環節。

[5] 朋友都知道我不愛跟陌生人閒聊,那是嫌麻煩。有興趣的可以去問問喵白小姐關於我的盧功到底有多囉嗦 😆 ,而且她還能證明我如果真的要罵其他人可是一個髒字都不用帶上的。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