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 胖胖 PAN-PAN, 我的狗寶貝, 1990-2005.

胖胖,十七年。

好長好長的一段時光,感謝胖胖你這些年來的陪伴,如今你睡了,祝你有個好夢。夢裡有吃不完的肉肉、有追不完的網球、有溫暖明亮的太陽、有舒適清涼的微風、有你那群狗兄弟們還有我。

小學五年級時的一個夜晚,就像昨夜般的沉悶,屋外的水溝旁傳來了微弱的呼喚,我才發現到有隻小狗正為了喝水溝水,但又喝不到的那種窘境發著低微的怒吼,那是我與你的第一次相遇,在排除了父親的反對後,你終於成為我家中的一員,一直到昨夜,西元2005年07月29日晚上11時。

過去,我國中時,你曾經偷偷跟著我父親去上班,你笨,你明知道我父親不喜歡你,但你仍當我父親是自己人,快快樂樂的跟著我父親走。活該,一時貪玩沒跟到人,迷路了喔,讓我大笑三聲,但你可知道,當我一從學校放了學聽到這個消息後,我有多麼著急,沿著我父親上班的路徑一直找一直找一直找……,天黑了,才在巷子裡的一台機車下發現你,那是我與你的第二次相遇,我還依稀記得你跟我的喜悅,自從發生那件事以後,你仍然會跟人,但你變聰明了,意思到了就好,跟一段路就自己回家了,該說你聰明還是該說你變懶或變精明了呢?

與你的第三次相遇,是你被捕狗隊抓走的那次,早上自己去散步的你,竟被捕狗隊給抓走了,趕著在星期二前把你保釋出來,這是我家人第一次去坐監的,還好不用被易科罰金,不然我抓你去賣身體來還,但我還是得說,你真是越老越精,因為你也就被抓那麼個一次,以後的你自己會閃了,不像你的狗兄弟:嘟比,那隻花心大蘿蔔,對,就是那個喜歡跳到圍牆上睡覺的那隻大呆狗,多少次離家出走泡美眉,也多少次因妨害風化罪嫌被抓去關,傷腦筋,他都不知道我們去保釋他時,心裡有多丟臉,丟臉的是,他真是笨到每次都被抓到,連早上跟你去散步,他也被抓,只見你很悠閒的回來家裡,真是受不了他。

昨夜,是與你最後一次的相遇,已經全身水腫的你,呼吸的困難連我都察覺到了,在鼻子無法發生作用的情況下,只見你張開嘴大口大口的渴望空氣,我明白你對生命的執著與堅強,你沒怕過,你就只是安安靜靜的盡自己最大努力活下去,親手把你抱在懷裡,走向動物醫院,以前把你養太胖了,你好重!但是,在我最喜歡的茂盛毛髮下,你的身體已經瘦弱到不是原來的胖胖了,直到現在,你身體的觸感,那份重量都還依稀殘留在我的雙手上。

我希望你能自己走完這一程,但又不想讓你繼續痛苦下去,內心的掙扎讓我猶豫許久,在醫院中,跟你也認識多年的老醫生親自打了讓你可以舒舒服服睡著的藥,在我們的媽媽、老醫生還有我的陪伴下,你就這樣在我的懷中逐漸失去力量,生命的悸動也隨著時間越來越微弱,你撐開雙眼看了我最後一眼,晚安了,胖胖。

胖胖-Pan-Pan-寵物-狗-Vedfolnir

胖胖(攝影/林金亮 Lin Jin-Liang)

2005 年 7 月 30 日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