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從英國藍DDT茶飲事件得到的食安教訓

[dropcap]知[/dropcap]名飲料店「英國藍」被爆出其茶飲原料「玫瑰花瓣」殘留有 DDT、毆殺松、貝芬替、大滅松、亞素靈、佈飛松、拜裕松等 11 種農藥與殺蟲劑成分(第一次驗出13種)。經查英國藍的原料供應商「原宜貿易公司」,假冒產地證明,將伊朗進口的玫瑰花瓣串改為德國進口。據高雄市衛生局指出,當初原宜進口4500公斤的玫瑰花瓣,已有逾一千多公斤「花瓣」被消費者喝進身體裡面。

另一方面,原宜貿易有限公司表示自己進口的玫瑰花瓣早初已送交SGS實驗室進行檢驗,並無查出任何過量農藥與殺蟲劑殘留,懷疑是其他中下游公司或飲料店自行摻雜來路不明的玫瑰花瓣。目前有關單位正積極釐清玫瑰花瓣的流向以及不同來源的混用情況。

又是一次大家(金字塔頂端的進口商、中間的盤商、最下面的飲料店)都是受害者的食安案例 ─── 消費者在這些廠商眼中永遠不是受害者,比較多像是麻煩的討債者。向來在這類食安事件中,我們都很少從廠商的說法中聽到對消費者的真心歉意(日本人在這一點做的非常好)。

之後當事件越演越烈後,英國藍表示願意賠償消費者,只要口頭說明自己曾經買過的人,都可以獲得兩杯的補償。只是才剛發表兩個小時,英國藍立刻修正自己的聲明,表示消費者只能拿空杯來索賠[4]

我個人還蠻想知道會有哪種人,平常就以收集快飲店空杯為樂???

我家附近前不久新開了一家英國藍,基於店名的因素從來沒想進去消費(I♥UK),但以前班上有同學到了畢業前兩年,在一直打工的知名連鎖飲料店升任到店長乙職,一夥人經常跑去店裡聊天打屁,順便東摸西問了不少事情。另外,有次在跟咖啡館老闆聊天[1]的過程也聽到一些關於快飲店的內幕。這讓我對現在這類新型態的多數飲料店的商業模式向來沒有好感。更別提某家連鎖茶飲店被抗議許多年後,仍然堅持使用極度破壞環境的保麗龍杯這件事 ─── 有時還能在美麗的海岸線發現它家的保麗龍杯。

基本上所有的花瓣類產品在我眼中,都是不安全的食品原料。因為要維持花瓣的美麗與新鮮,往往在生常過程中需要大量施藥。然而花瓣的複雜造型與脆弱代表後加工過程也不容易,因此只要作物管理與環境控制稍有意外,就很容易殘留超標濃度的藥劑。

而且即使真正的檢驗合格,通常也只是低於一個法定範圍。反過來說,許多未經規範的化合物就算被檢驗出來,也不會不合規定(負負得正的意思),這就是現代食品工業的實際狀況。

Dewy-rose-Anja-Pietsch

Dewy Rose (@Anja Pietsch)

另外,一般我們在外面能買到的香草作物,建議不要一買回家就直接拔來料理。因為你永遠不知道種植的人在作物上撒了哪些東西。同樣的道理,有些餐廳在標榜使用新鮮香草的同時,也不免讓人擔憂他們的香草葉本身是否殘留了高濃度藥劑(店家很少會主動送驗)。

其實茶葉的問題也很大,一般價格較高的台灣產茶葉都有農藥過剩的問題,更遑論坊間眾多飲料店一邊將茶湯成本控制在非常便宜的價格之餘,還能一邊從不知道產地(大多是中國或越南、印尼這些東南亞國家)的來源取得大量紅茶、綠茶茶葉,而泡出來的味道竟然還可以接受[5]。這在我心中堪稱是台灣百大不可思議的事情。

(2015.04.21 補充:才剛寫完這篇沒多久,英國藍又被農委會檢出紅茶的農藥超標,英國藍目前已自主停業。如果大家對越南茶還有印象,應該記得去年中時被驗出農藥含量超標 27 倍,而且越南茶葉每年還都進口超過兩萬公噸。看來這些相關產業鏈的人一點都沒學到教訓 ─── 其實也沒啥教訓可言就是了,罰責都超輕。)

人類的身體雖然有自我代謝不良物質的奇妙能力,卻不代表應該吃進這些過多的化學產物。現今的食品工業印證了這樣一句話:「我的身體就是你的化工廠。」

另外,新聞報導經常會拿可口可樂的飲料有多傷身體來作例證,甚至可以用來除鏽、洗馬桶,但這類現象的主因至少還是天然碳酸的性質在搞鬼,其他成分除了秘密的香料配方外也都清清楚楚列給大眾周知。

反觀一般路邊常見的飲料店,目前這些業者都未曾將成份完整列印在杯身上。多數人並不曉得喝進體內的茶飲或果汁飲品到底使用哪些成份。不過就我觀察下來,幾乎所有茶飲、果汁的香味與甜度都是用粉狀物膠狀物沖泡出來,而主茶湯則是自行在後場熬煮 ─── 天曉得這些廉價的材料是如何被製造出來的化工產品(食品出身的喵白小姐應該多少知道)。

快飲店一直是個暴利行業,獲利可以成本價格的幾十倍來計算,不少飲料店起家的業主,也將企業版圖擴張到全球規模(先前打算引進德國的代理商也發生了不少事情)。但是在追逐獲利的同時,多少業主會用自己也可以勇敢喝的標準在做審核呢?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不知道。或許他們從來就不曾將健康設作飲料製造的參數之一。

反過來我想問,可樂真的不好嗎?或許是吧,他的許多成份對於人體而言真的不太良性[6],而且糖分過高,還不能跟店員喊說要減糖[2]。即便喝的是無糖可樂,依然採用不利於身體的代糖類產品。如果要從健康以及製程安全性來說,白開水絕對大於機械化生產下的瓶裝可樂(或其他同類型飲料),但是它們兩者絕對遠大於經歷多層運輸以及手工操作的路邊飲料店(又大於夜市飲料)。

只可惜一般城市的白開水總是淡而無味,連我自己也不太喜歡。我在國外曾經喝過雪山融冰再從地下水層抽起來生飲的白開水,那時候第一次感受到新鮮水體的口感實在是讓人回味無窮,讓人喝了一杯還再想喝一杯!其實台灣的飲料市場還有一片很大空白的區塊可以投入資源,至於那是什麼就容我賣個關子吧,或許我在五十年後會從事食品業也不一定(誤)。

最後特別想說一件事,很多人或媒體經常會拿快飲店當作一種台灣價值,這一直是件非常好笑的事情。這也讓我想起英國名食(不是美食)之一:「Fish & Chips」,在吃過七八家分別是白人跟老中開的店後(是有沒有這麼愛吃),便能從餐廳陳設乃至於廚房環境發現當中的管理差異。或許問題從來就不在食物本身,而是太多的急功近利。

Icy Rock Brook 5

Icy Rock Brook (@William Doyle)

P.s. 寫完才發現這篇一點都不短!

延伸閱讀:

[1] 咖啡創業: 台北火車站附近的花顏巧語咖啡閒聊

[2] 健康飲食: 飲料含糖知多少

[3] 8種安全喝水技巧: 瓶裝水、礦泉水、自來水傻傻分不清

[4] 04月17日,英國藍第三度發出聲明,表示除了空杯外,只要在 3 月 1 日以後購買,且能憑印象指出購買時間與地點,經查詢POS終端系統相符者還是可以兌換二杯的賠償。

[5] 我唯一喝過口感最好的快飲店,是位在南投集集鎮的集集火車站的對面的一家飲料店,店內號稱採用當地(鹿谷或魚池)原產的台茶八號(阿薩姆紅茶)茶種。即使是店內最基本的紅茶也有著濃郁香氛與厚重口感,完勝我在全台各處喝過的飲料店。當初喵白小姐帶我喝過一次後就讓我變成了主顧。

[6] 由於有多份研究報告在可樂對身體實際傷害的論述上產生矛盾,我們不特別針對有爭議的論點做太多說明。

林亮亮

林亮亮藏身淡水最古老的街道,具有INTP型人格特質,擅長研究與開發產學界專利技術,目前熱衷於熱愛電腦科技與戶外裝備的突破性設計,專長是碎碎念。

您可能也會喜歡…

說些什麼吧

Share +1 Tweet Send Email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