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曰:這是原則問題,不是淡江網球場有沒有上鎖的問題

Photography-Tennis-Iliyan-Yankov-20141023
一擊(攝影/Iliyan Yankov)

[dropcap]淡[/dropcap]水的網球場數量一向稀少,即便蓋了豪華的全新運動中心大樓,也依然沒有網球場的存在空間,而且這還是全新北市各地區新建體育中心的普遍現象。這足見說明了網球這項運動在我們的心中,依然是拿到冠軍就是那道光,沒新聞時就是個人人嫌惡的佔場地空間又昂貴的貴族運動。話雖如此,淡水周遭還是有一些隱密分散在森林深處的神秘(?)網球場,如果你也愛打網球卻找不到球伴跟場地,歡迎一起來約拍(徵)。

前兩天在"準"前區長[1]的臉書上看見幾張他與一群網球同好在淡江網球場的合照,區長說:「淡水網球人口不少, 球場卻是大大不夠, 雖曾經努力過,但功敗垂成。未來仍應再次努力, 爭取標準的網球場, 讓網球的球友有可大展身手的球場, 以球會友, 推動網球運動。」

我在底下留言表示:「幾乎沒有球場,校園的很多都讓外人很難進去。」希望區長能夠更正視網球場太少的問題。如果以人口比例來看,公共網球場的數量幾乎等於零,何止是"大大不夠"的問題而已。

其實許多新建的中小學運動場都有畫出網球場的綜合基線出來,但是大多不提供網柱與球網。我相信只要官方願意協調,即便校方不願意免費提供,至少也可以找出大家都能接受的出租方案。這不應該是簡單幾句「感嘆」就能當"沒辦法"的解釋。

這件事情原本應該到此為止,我自己曉得蓋籃球場才能滿足大多數人的需求,CP值超高,十幾個人擠一個籃框都是常有的事情。而網球一面大大的球場,卻只能容納兩個人或四個人,相當划不來。

後來有位暱稱羅妹的網友跟著留言:「校園網球上鎖喲???」這句應該是針對我而來的吧。我簡單回她:「"本網球場供體育教學及課外運動使用,外人未經允許不得進入活動。" 這不是有沒有上鎖的問題。」

不過她簡單的一個問題,卻也勾起我從學校開始打網球以來就一直潛伏在心頭上的一個思考點。

當我是以學生身分在學校打網球時,最討厭的就是有外人跑來搶球場,對,我們這些共同既得利益者都超討厭。

一般來說在固定時間會在校園球場遇到的球友大多是那幾個人。第一面通常是體育老師們(他們還會派老師來佔位),第二到第四面就看誰先來後到,常見的大多是校隊高手[2]。球場上偶而還會冒出體育課需要補考,特別跑來練習的可愛學妹,我們還會關心學妹們需不需要特別教學(笑… 不讓男生進球場)。除了好幾次我會搶到第一面以外(有次被很熟的體育老師請到第二面),我跟球伴大多會在四面打球,因為旁邊是圍牆比較不容易受到干擾,有干擾也大多是來練習的可愛學妹(被毆飛)。

只是一旦有校外人士混進來,這類挑球場的潛規則大多會被打破,其中印象最深的一次,還讓體育老師必須出面把佔了兩面球場的四位校外人士給 趕走 請出去。

體育老師憑著的,就是球場旁的規則牌上清楚寫著的規則:「本網球場供體育教學及課外運動使用,外人未經允許不得進入活動。」

後來我輾轉在其他幾間學校打過球,發現這些校園球場大多有類似公告。才曉得學校有所謂的體育管理辦法規章,除了用來保護校園資源外,也是保護在校學生的使用權。我認為這個立意是好的,社會人士應該自己去想辦法找到球場,而不是來跟學生搶球場。

只是當自己走入社會後,才曉得想要找到一面好球場可真是難。當然,球伴也很難找,熟悉的球伴大多各奔東西有自己在忙的事業。以新竹的公共球場來說,網球人口相對來說是比較多的,他們會用掛鑰匙的方式來排隊打球,球伴也相對更容易找。

不過淡水的問題卻是更基本,球場數量少到讓排隊的機會成本接近無限高。到了現場看到有人在打就只能摸摸鼻子離開,天曉得這一對會打上多久?

羅妹的問題其實有另一個面向可以討論,在她觀念中,規則沒有想像中那麼重要(或者她根本沒想過有規則這種東西),她認為只要球場沒人在用,就可以拿來隨意打球。我卻認為這是原則問題,既然校方立了規範加以保護,就不應該侵犯其他人的權利。

你可以說我古板不知變通取巧,我卻認為這些立場都是相對的,當我是學生時不希望外人占用球場,當然也就不可能認為當我不是學生時還能隨意占用校園球場。

身不正,言不行,則無以為立。你們認為呢?

延伸閱讀:

[1] 這位仁兄打算在年底要出來選議員,不過我絕不投給他。以前有次在他臉書理性討論事情時,竟被他本人直接嗆沒讀書。我這個人接受你用理論辯贏我,但是無意義的人身攻擊只會讓我念念不忘。

[2] 記得當時球場上最強的是拿下全大運第七名的一個男生,我只能跟他稍微打成平手,當時很羨慕他有廠商可以提供球拍。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