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攝影 – 七年等待 第八日的消逝 於是 蟬說

日蟬,對生長在這塊土地的居民而言,一定是孩童時代必有的回憶。

無論你是否撿過蟬殼去賣給中藥材商;

無論你是否被蟬聲吵了念書的寧靜,巴不得把附近的樹都砍光光;

又或者你曾經抓了蟬,在腿上綁了一條紅絲線當風箏放。

蟬一直是年復一年的出現在我們生命中。

有位外國友人曾在夏季時來到台灣,便被這震耳欲聾的夏日特產給嚇了好大一跳。

蟬殼 - 攝影 / 林金亮 | Jin-Liang, Lin

蟬殼 – 攝影 / 林金亮 | Jin-Liang, Lin

小時候總認為蟄伏七年,卻只喧鬧七日,似乎不是一個太划算的生命。

長大後才發現,七年的等待,為的是能將生命熱情在那七日盡情揮發,在第八日等待下一次的輪迴………

恩…… 真是他爺爺奶奶的超級不划算,不過開始覺得有一點點的浪漫。

如果我是蟬,我肯定自己一定會貪心的向上蒼乞求,能給我一萬個七日去追求愛,去追求理想,去追求更華麗濃郁的熱情。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