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探索,去觀察,這個真實而獨特的世界! 科技、生活、旅行、攝影、創意、設計

比賽作品: 道法橫常 0

比賽作品: 道法橫常

        由此劍獅之外觀態樣,可看出其尊道奉法的正氣,令人們保有辟邪、鎮煞及祈福的恆常庇祐,並取”恆”字的同音異體字”橫”,延伸說明此劍獅不僅擁有木質的精雕設計,更表現先聖荀子在禮論中所述:「衡誠縣矣,則不可欺以輕重。」的公平公正的內涵。 —         本文章已參加 2007 府城行春網比賽。

南投旅遊: 我在一個颱風天到了南投草屯 0

南投旅遊: 我在一個颱風天到了南投草屯

        現在我人正在南投草屯。         沒錯,就是在「柯羅莎颱風」來的這個時候。臨時被小翔請來,還只能先跟小翔借 PDA 上網,但是 PDA 的文字輸入實在很不方便(翻桌)。 (以下文章為回家後撰寫)         傍晚六點多,跟我朋友小翔一起去草屯的某國營企業的機房大樓裝了五台震度儀,準備量測一整晚的震度資料,好讓小翔可以將數據帶回台北的公司進行分析。         隔天一早在吃完早餐後,就回到現場將機器回收,準備一路開往台北。         其實我在去南投的前一晚,台北的風雨就已經相當大了,但是星期五一早六點半還是搭了公車到台北,等待七點的國光客運前往草屯。那時候的天空雖然沒有下雨,但風雨欲來的那股氣味卻充斥在空氣之中。         當我到了南投,當地卻是出了一個大太陽,真是令人懷疑自己是否身處在台灣之中。不過回想起曾經在紐西蘭那時,早上的溫度可能 5 度都不到,但是到了中午卻又可以變成...

書籍推薦: 再給我一天 讀後感心得 0

書籍推薦: 再給我一天 讀後感心得

書名         再給我一天(For One More Day) 作者         Mitch Albom 簡介          我們做孩子的人總是這樣。把得到的愛視為當然,而渴望把尚未得到的部分都填滿。已經擁有的,我們不夠在乎。要等到失去了,才會懂得「遺憾」這兩個字。而且我們苛求。對於已經得到的愛,我們還要得到更多。         然而,關於失落,我們卻又可能太過認真,因為我們以為圓滿才是正常。我們對家的要求太多,以致於沒有看見:父母已經用了他們所知道的、所能做到的、最好的方式在愛。面對父母,我們看見自己的得到與失去,卻很少思索他們的處境。我們做孩子的人總是這樣。我不知道你會在這個故事裡想起誰。不知道你讀過它後會不會用新的眼光看待你的家。         不過,我很想先告訴你:「家,不是講道理的地方,而是講感情的地方。」那是我父親說過的話。我父親這麼說,我就這麼相信。家,不需要你講道理。只需要你理解,接受,然後,愛。          繼《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之後,作者艾爾邦在《再給我一天》裡,讓讀者相信犯錯的人值得被原諒,尤其是原諒自己。書中的男主角在一個宛若靈異般的經驗中,與過世許久的母親見面,並隨著一個個時光倒流的場景,回憶過去,解開從小到大的種種謎團與心結。這本書將會讓你重新看待自己與家人的關係:如果你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請你記得好好珍惜;如果你失去過痛苦過,也許還有恨,咬緊牙也要相信希望,不要放棄,時間會解釋一切。 心得       ...

山岳觀點: 登山布條存在的意義 0

山岳觀點: 登山布條存在的意義

DE MOUNTAIN STRIP‎最高峰,這三個字對我一向沒有什麼意義。於是,這輩子在台灣爬的百岳屈指可數,對於山,她的寧靜與自由才是我所愛的。與其花上長時間的攻頂,我更愛在悠閒的午後,找一塊位在森林中的小溪旁,夠平、夠大的巨石,在上頭舒舒服服的打個盹。 然而,要找個自己喜歡的森林、小溪亦或那塊巨石並非易事,不論是離家的遠近、難度的高低或者是人數的多寡等等,無一不是考量的要素,本人有幸居住在台灣北部的一個小鎮淡水,無論是溪、河、海、山、陵及森等等,應有盡有(無奈,也就是因為這個應有盡有,導致現在旅客眾多(垃圾更多),搞得交通每每到了假日,就堵死在對外道路上,現在的淡水,就像一個吃東西卡到喉嚨的病人般,需要得到解脫。),因此在走訪許多的山林步道後,總有一兩條是自己所喜愛的。 只是,日子漸久,對於一些小細節也就越來越吹毛求疵,很難想像現在的登山社團為何總愛將登山布條給綁在樹上?我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卻總是沒有一個答案。可以想像,早期藍天登山隊的布條,是有其意義的存在,例如:交叉路的指示、箭竹林的方位判斷及入口指示等等,但是現今登山社團的行徑實在怪異,愛跟其他登山社團比賽綁的數目多就算了,竟然還可以在一條直直的路徑上,綁上個三五條。呃,現在是怎樣,走在後面的人,在等前面開路時無聊時綁的嗎?更不用講在道路的折返處,往往好幾棵樹總可以給我一種聖誕節到了般的氣氛。 登山布條是用來指引登山友走正確道路的一個指標大部分使用在未經大量開發的山道讓人不會因為不熟悉山路而迷路在深山之中但是現在卻變了調成為了各登山隊為了炫燿自己曾經征服過這座山的證明結果原本青綠的古道變成了花花綠綠跟小丑依樣萬年不會腐化的塑膠也成了破壞環境的兇手 (引敘自 謝宗翔先生 戴帽子的旅人乙文)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其實很簡單,只是想提供給同樣對登山布條的濫設而有所不滿的人一同來”ㄍㄧㄠˇ”一下,也希望能喚醒國人對於這些小細節的注意,而不總只是關注淨山、淨灘或者外來生態的侵略等等大議題上,畢竟從身邊做起比較實在,希望您下次爬山時,帶把小刀跟垃圾袋,也可以將「過多」的登山布條給拆下來,還給山林一個乾淨的空間。 前些日子,在國外自助旅行,期間也不乏爬了些山,走了些步道,國外對於自然的保護不禁令人欽佩,今天我先不講其他的,只針對山徑指示來討論,國外設計出一種指示牌,結構材質都很簡單,只是普通的”橘色”及”三角形” 的壓克力板而已,並只在重要的入口或者叉路處釘上個一片,如此不僅方便登山者可有依據的標的,同時,對於山林的生態保護亦可在一種和諧的平衡下,同時兼顧著。該指示牌的顏色是經過仔細的分析後,他們才決定使用橘色,非常容易讓人們辨識,而三角形則兼具有指示前進方向的作用,如此簡單的一塊指示牌,卻具有多種效益,實不失為一種好方法,或許國內林務局或其他單位,可以參考看看,又或者國內各登山社團可以協調出共同使用的指示牌,並規範出使用方式及地點,豈不美哉。(備註1) 或許一條登山布條很便宜,但是它不僅浪費多種能源(包含:石油能源及電力能源等等),亦違背環保意義(容易被動物誤食,不易分解及阻礙植物的成長)等,希望各登山社團與其浪費能源又破壞生態,不如可以將錢拿去捐給些環保團體或者公益機構,亦不失為一好主意,相信各位都是有操守的樂山者,且保有一顆愛護自然的心,不是嗎? 此外,本文亦用於提倡LNT (Leave No Trace)七原則的無痕運動,在實務上是『環境』及『安全』兼併,該七原則包含: 事前充分的規劃與準備(Plan Ahead and Prepare); 在可承受地點行走宿營(Travel and Camp on Durable Surfaces); 適當維護環境處理垃圾(Dispose of Waste Properly); 勿取走任何資源與物件(Leave What You Find);...

紐西蘭旅遊: 2006-07 In New Zealand 0

紐西蘭旅遊: 2006-07 In New Zealand

        勇者,在過去曾經是魔戒戰場的國境上冒險著,在旅途上遇到了女武者(馴服了一頭白色巨獸)、魔法師(神秘人物,總是在吃怪食物)、牧師(被教會放逐,傳說中混過黑暗世界)、超高級流浪公主(……..恐怖)、專職技師兼職廚師(該改行了)及暴力治療師(NGO報名中),在一間有著凶惡怪物的老房子相聚一起,誓言維護和平、到處搶劫…不對說錯了,是到各人家中翻箱倒櫃…好像差不多,及消滅怪獸(譬如:餵鴿子怪一些垃圾食物、馴服貓怪、追綿羊怪(還追不到)…等等)。不過,因為受到了闇黑魔王偷偷使用HYGGE魔法攻擊,他們夜夜酩酊大醉飽食大餐,終究被怪物消滅了,只剩勇者一人孤單的搭上有著彩虹之翼的古老渡輪,到北方大陸進行另一次的搜括,不對,是大冒險。         在搭乘連續24小時的公路巨獸到達北方之都後,轉戰各驛站。最後,又搭乘著天空霸主-鵟-再次踏上旅途,途中,在北方之都及東方明珠等地與怪獸戰隊各戰了三個多小時,才得以回到母國的懷抱。 2008/02/21 02:40         從勇者自那個神祕的國度返回家鄉後,轉眼間也過了一年無所事事的生活,而部份的時間都在為了更嚴苛的考驗而努力升等學習新技術,偶而不得已時,才會為了填飽肚子,開著他的愛車 – 「迷走號」到大城市去,尋找著些零工打著。至於其他大多數時間則都是用來想念著他所愛著的公主。直到有一天,勇者無意間從他所蒐藏的書山(註一)中,找出一本佈滿灰塵的筆記本時,勇者的思緒漸漸的被拉回到那段在神秘國度的歲月……… 註一、由於勇者所擁有的書籍量過大,因此特別空出一個房間,讓那些書可以以一本疊一本的方式推疊出好幾個區域,導致外觀類似一座山,因而勇者簡稱該處為書山。

山岳環境: 內柑宅古道 八連溪瀑布 紅葉谷瀑布 登山布拆除紀錄 0

山岳環境: 內柑宅古道 八連溪瀑布 紅葉谷瀑布 登山布拆除紀錄

        2006年10月20日,本人迷走客與好友謝宗翔(Kiding) 共同清理位在台北縣三芝鄉境內的內柑宅古道(又稱紅葉谷瀑布、八連溪瀑布)裡頭的登山布條,謹將心得記錄於此。         內柑宅古道是一條被我當成自家後院在走的山路,在尾端的瀑布,我甚至藏有一個寶藏,Geocaching 的地理藏寶遊戲,有接觸過的人應該就知道那是什麼。內柑宅古道的難度尚可,過去必須通過土石流區才能到達瀑布,但是後來走出了一條新路,從古屋旁小朔溪而上,其實難度已經降低。         換句話說,這是一條普通難度的山徑,那問題來了,下面車尾巴處的那支東西是什麼?         明眼人一看也知道是支打鬼棒(大誤)。         打鬼棒的真身是登山杖與登山布條的結合物(碎掉的登山布條跟垃圾另外用垃圾袋裝了滿滿一大袋)。一條短短的內柑宅古道,竟然有這麼多濫設的登山布條,著實令人覺得不可思議(聲明.1)。         至於底下這張看起來像樹的照片,它確實是一棵樹。         我們從照片中可以明顯發現,樹幹因為長年被綁著登山布條的關係,已經被迫停止生長;就像有人拿著橡皮筋綁住你的手,你的手將會產生血液循環不良,嚴重者可能還需要截肢一般。至於那些樹幹上的白色細絲,則是我在移除布條時,殘留並黏在樹上的部分,試問,看起來多像棉花糖,怎能怪動物不會誤食呢? 聲明: 我個人係以下面幾項原則做為保留或拆除標準,或許大家也可作為參考,並歡迎提出討論: 在唯一且有明顯路跡的山徑的中段處,卻綁上登山布條者,拆之; 登山布條已破碎不堪,拆之;...

花東旅遊: 我在花蓮台東的四日旅行日記 0

花東旅遊: 我在花蓮台東的四日旅行日記

DAY 1 岀發 在紅樹林捷運站及新店大潤發分別接了小翔跟年獸,接著來到大潤發採買食物及燃料,便朝著今日的第一站「雪山隧道」前進。但是我們卻在國道三號上頭塞了許久,走到後面才發現原來是車禍阻礙了交通,撞得還挺嚴重,軍用卡車跟貨櫃車發生了追撞,原本三、四線的高速公路,只剩下一線可供通行,再加上一堆插隊車,導致全部的車輛行駛的更加緩慢。 尤其是那種由最內側車道慢慢移到最外側後,又再切回最內側車道。反正我是永遠搞不懂那些開車沒禮貌的傢夥是在想什麼,我只好善盡我的良心,幫他們想些理由,一方面讓我自己覺得有禮讓的必要,另一方面幫他們找些可以為非作歹的理由,例如老婆快生了、家裡有人被車撞或他家房子被火燒之類的,這樣一想後,即得以寬宏大量的看待那些插隊行為。 題外話,回想到昨天,在往三芝的路上,我在中線上正準備停紅燈,且快到停止線時(原本前方已無車),左車道一輛吉普車也不打方向燈,就直接越過雙白線硬切到我前方(我想是因為那那一道上面有畫左向標誌),讓我煞車踩的很重,否則就會撞了上去(因為前面沒車,所以我會輕踩煞車,延長煞車時間,這樣會比較舒服),我也很不爽,所以就按了幾聲喇叭,結果那台車似乎也不爽的樣子,在綠燈亮起來時,動也不動,不過我沒差就是了,反正我不爽的原因是在於他違規切到我前面,至於他要不要動就無所謂了,反正我很閒,被其他人詛咒的也不會是我,等了一會,他終究還是往前走了(真怪,連這一點堅持都沒有?有種就一直卡在那邊,感覺他做了一件白癡事情。);照平常,我是直接超他車挑釁他了,反正那段路我都很熟,先前還有在那邊飆車的人被我玩到被照相,但那時車上還載了我的家人,所以就算了,我開快一點的車都會被唸了。 只是跟上面的一樣,我仍然搞不懂那些人,有違規動作的打算,卻都沒有會受報應的想法?要擋我車還不如拿球棍下來不是更有威脅效果?(雖然我在車上放一堆登山用的家私,例如開什麼山什麼刀之類的。)太膚淺了,難怪現在社會這麼亂。 過了剛剛的車禍現場後,隨即很快地切入國道五號,不久,就看到了一個隧道,什麼 X 山隧道的,前面的字剛好被電燈桿給遮到(囧),驚喜,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雪山隧道,進隧道前我們便開始狂拍,但在進去隧道不久,就又看到了出口,心中只有點點點點點點可以形容,想必我們被唬了。 後來才又看到正牌的雪山隧道,12.6公里,會不會有點給他太長了些?沒錯,是太長了些,又有一堆限制(速線必須維持在50至70間、開頭燈、保持車距50公尺等等),開在裡面時實在過於單調,有些後悔,雖然很快到宜蘭是沒錯,可是,我想我以後沒必要的話,寧願跑北宜或濱海吧,就假裝我自己有幽閉恐懼症好了。  這是我第一次進雪山隧道,充滿著好奇心,隧道內部有著非常多的攝影機,那大概就是傳說中,可以從頭罰到尾的數位攝影機,不管是超速或車距不夠長,都可以在事後連續舉發,政府真是窮壓。經過以時速60KM與約15秒即出現一台攝影機的計算後,可發現大約每250公尺即有一台攝影機,我還是得再說一次,政府真是缺錢呀,都被浪費跟貪汙光光了。 身為米蟲一族,不自主地就想試試看傳說中的隧道無線電,於是在進隧道前即打開我的收音機,並轉到警廣廣播電台,在接近隧道前,可發現充滿著雜訊,而在進入隧道後約100公尺以內時,收音機隨即被切換成隧道廣播,由此可知……………………什麼?         經過漫長的12多公里,總算快到了出口,這時的我,只想停車下來好好的喝杯冰啤酒休息一下,只是在下厲行開車不喝酒的好習慣,雖然當下跟這習慣完全沒關係。         從雪山隧道出口出來後,只見一片的藍天與遠方的夏季型海洋性氣候所導致的層積雲,不虧是宜蘭,好寬廣的視野,不過說句實在話,宜蘭的空氣品質其實還蠻糟糕的,就氣象局所公佈的酸雨值來看,宜蘭的空氣實在比臺北市還糟糕,這就當給各位補充個常識好了。 從國道五號下了交流道後,隨便找了間號稱開業五十年的魚丸冬粉店,點了魚丸冬粉,雖然上一句很像是廢話,不過就有是人到了魚丸冬粉店卻偏偏點了魚丸板條;將魚丸冬粉塞進胃裡後,在下順便到隔壁郵局辦理駕照換照的手續,接著,一行人又往太平山前進,到了太平山管制中心後,本來是打算進去太平山順便看看有沒有空房間的,只是旅伴似乎是並不願意住在那邊,想著,既然不住在那邊也就不需要浪費那個入山費了,於是,隨即朝武陵方向前進。 一路上,在路邊的山壁上,滿佈著一條又一條的水管,水管甚至隨著鐵橋橫過山溝,令人不禁聯想到國中時玩過的一套遊戲,叫什麼黑暗之蠱之類的,名稱不是記得很清楚,但遊戲內容跟畫風倒確實地在我腦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這些水管似乎年久失修,斷的斷破的破,水都像噴泉般噴到馬路上,有些路段更像自動洗車機一般,十來條水柱在噴著,更誇張的,其中有一個地方的水管是橫跨過馬路上方的,水就這樣大量漏了下來,我也索性停在下方,就當洗車吧,忽然想到有開天窗的車經過的話,一定很精采。         一路往武陵的路上,印入眼簾的僅是一片又一片的田野風光,滿滿的綠意,恰好可以讓我的眼睛獲得短暫的休憩。 話說回來,武陵的入園費也是爆貴的,比起太平山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僅要算人頭還要算車頭,入園後,在遊客中心對面有著一座吊橋「兆豐橋」,橋的對面有著茶園,還有無數隻翩然於花叢間的曙鳳蝶,極搶鏡頭。 在山頭的一角處,有著平地不易見到的可愛雲朵,美麗的藍白漸層,更令人驚豔。 正在汲取花蜜的曙鳳蝶,完全不查一旁的變態狂魔正拿著相機瘋狂偷拍著。         笨蛋,人都殺到正面了,還一副渾然忘我的樣子,忽然想到一首歌「蝴蝶蝴蝶生的真美麗………」,蝴蝶的美麗色彩到底是誰決定的呢?    ...

車禍紀錄: 在高雄的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事件的紀錄 0

車禍紀錄: 在高雄的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事件的紀錄

        四月一日,我在台南永康交流道接了宗翔後(非常複雜的原因 XD),準備前往屏東一處山區露營。當我們兩個人行駛在高雄的高速公路上時,被一輛黑色款 BMW 7系列的車子,在進收費站前從後方追撞。而且竟然是我先下車查看,對方才慢慢下車,還顯得頗不情願。對方是個年輕小夥子。雖然當時已經靠近收費站,因此車速頗慢,實際撞擊也只是撞凹一點點後保險桿,但是對方的態度實在很糟糕,竟然從口袋中掏出一疊一百元,說給我當修理費,我說太少了吧,於是當場不理他,直接打電話叫警察來,這樣子我也才能出保險(對方竟然還辯解說他車也有傷到,就這樣算了好不好。…….. 呃,哪裡來的白痴。)。         結果他看我打了電話叫警察,就急急忙忙準備繞跑,跑回車上要開車走,結果開到我車旁邊後,突然又下車,手上還拿一根甩棍(囧,其實我無法理解他要幹麼,繞跑得這麼不乾脆。),還叫我不要再打電話,我看了看他,不理他,繼續跟我汽車業務講說我被撞到的事情,他看我不理他,似乎覺得有點不知所措,結果他又默默走回車裡,把車開走。而宗翔倒是比較有經驗,他有將對方車牌拍照下來,否則我當時也急著聯絡人,壓根忘記要保留證據。         過了一會,拖吊車先到了,原本是想來拖車的,但是他看我還能動,就要我先把車移到外線道去,不要阻礙交通(奇怪,不是都要維持現場的嗎?不過也沒啥現場好維持就是了),於是他幫我開道,讓我移到外側道路後,他竟然給我用倒車的跑掉(囧)。過了一會… 一會… 再一會,國道警察才姍姍來遲。他要我跟著他車回去國道警察隊作筆錄。靠腰,竟然帶我走大型車收費口,害我被收五十元。         到了國道警察隊後,警察先給我吹酒精濃度測試。呃,這算標準程序嗎?後來才想到,憑甚麼給我做酒測,雖然多一份證據可以自我保障,而且當下第一次吹也覺得好玩,但是不代表這是正確的程序,警察不該預設立場懷疑受害者。(2012.09.21,這是一項標準程序,雖然我到現在還是覺得不該侵害受害者隱私,但在臺灣的司法制度下,多分證據總是比較好。難保哪天被對方律師說成是因為我酒醉所以胡亂踩煞車,雖然原則上是對方要舉證,但是說不定法官突然要我們自己舉證自己沒喝酒,那就囧了。)         結果做完筆錄後,沒有傳說中的報案三聯單,只給了我一張證明,讓我可以去辦理出險。而且東搞西搞的,原本預定的時間都被打亂了,出了警察局已經是事發當下的兩個小時之後,晚上七點了,我想警察局這種東西,是用來懲罰受害者的吧。結果吶一天等我開到原本計畫的露營地時,外門已經深鎖,打電話也沒人接,於是我跟宗翔兩個人當天就把車停在路邊,直接睡在車上囉,但是天氣實在太熱,隔天一早實在受不了,於是趁著天比較亮了,直接開到枋寮的一間汽車旅館,把冷氣調到最冷,洗了個熱水澡後,睡到櫃台打電話來叫人 XD。         後來,因為我個人的汽車保險,保的是限額車體險,原本保險公司說沒有找到肇禍車輛就不賠錢,於是我只好找出保險條款的漏洞後,請他們乖乖的將錢吐出來(隔一年後,我發現當初的限額車體險的漏洞被修正了)。         其實在理陪前還有一段故事,請聽我繼續往下說去。當初國道警察隊想就這樣了事,所以也沒有當下就進行搜捕該肇事車輛的動作(當然也就沒有報案三聯單,簡單講就是被吃案了)。後來因為車險的關係,原本是要找出肇事車輛才可以獲得理賠,因此我打了電話詢問當初辦案員警,之後收到了一封警察局信函,告知我要在某一天南下回到當初的國道警察局,好跟肇事車主對質。...

健康生活: 市售薰香精油之簡單研究 後篇 0

健康生活: 市售薰香精油之簡單研究 後篇

先前我曾經簡短的發表過「薰香精油之簡單研究(一)」乙文,現在剛好又看到一間薰香精油的廠商(或代理商)列舉下列七大項理由,藉以聲稱他們的薰香精油具有安全與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