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札記 – 致 全體海鷗社社員 親啟

家好,我是海鷗社的 OB(畢業學長,和製英語:Old Boy)。

經過這些年在社會上的歷練,我想給各位還在學的同學們一段話:「如果你沒有經歷過讓社團學長先把學妹的那段黯淡歲月,你就不可能升級成學長讓別的學弟黯淡。」

我在大學時期唯一參加過,而且呆了很長的一段期間的社團,就是海鷗社。

其實我也考慮過像是「射箭社」、「慈青社」、「網球社」、「電腦社」等社團。但是大多無法維持太久。

其中慈青社是因為同儕因素,所以去了將近十次,除了跟慈濟人吃番茄麵,或是幫忙整理貧弱族群的環境以外,大多時間就是在社團時間聽人說話,並且跳著當下就覺得很呆的手語舞。

Dancing Polar Bear

「網球社」跟「電腦社」則是初入社時便覺得層級太低,因此參加數次後就沒再繼續參加。幾年後熟識網球隊隊長,經常對打也是不分軒輊,而學校各級單位的伺服器也讓我如入無人之境(過追溯期了吧)。不過我後來才發現參加與否的最大差別,其實不在學長們的技術高低或是指導老師的學問多廣,而是在於「資源」

如果你不參加把持資源者的社團,你就難以有更進一步的發展,這邊我說的不光是技術本身,而是其他更社會化的東西。當然,這個的前提是你沒有在學校外參加別的社團,而你也不是社團的幽靈。

至於我把射箭社放在最後一個講的原因,是因為狀況有些特別,也正是我在文章前面提到那段話的主因。

我在參加射箭社的第一天,就已經決定不再去參加,即便我到今天還是很喜歡射箭。

原因是,第一天在做新社員介紹時,射箭社是在地下室射箭場直接讓我們進行射箭體驗。當時新生的的男女比例接近,人數依稀記得約在 30 到 50 人之間。

結果呢,我們男新生大多被晾在一旁。學長們則相當熱心的在挑選女新生們,而且是手腳齊貼的進行一對一的親切教導呢。一個小時過後,我還是連一支箭都沒射過。從此再也沒去過惹。

只是長大後,我才想到,那其實就是專屬學長們的福利啊,想必他們當年也是這樣熬過來的呢(熱茶)e04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