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旅遊: 我在一個颱風天到了南投草屯

        現在我人正在南投草屯。

        沒錯,就是在「柯羅莎颱風」來的這個時候。臨時被小翔請來,還只能先跟小翔借 PDA 上網,但是 PDA 的文字輸入實在很不方便(翻桌)

(以下文章為回家後撰寫)

        傍晚六點多,跟我朋友小翔一起去草屯的某國營企業的機房大樓裝了五台震度儀,準備量測一整晚的震度資料,好讓小翔可以將數據帶回台北的公司進行分析。

        隔天一早在吃完早餐後,就回到現場將機器回收,準備一路開往台北。

        其實我在去南投的前一晚,台北的風雨就已經相當大了,但是星期五一早六點半還是搭了公車到台北,等待七點的國光客運前往草屯。那時候的天空雖然沒有下雨,但風雨欲來的那股氣味卻充斥在空氣之中。

        當我到了南投,當地卻是出了一個大太陽,真是令人懷疑自己是否身處在台灣之中。不過回想起曾經在紐西蘭那時,早上的溫度可能 5 度都不到,但是到了中午卻又可以變成 20 幾度,到了下午卻又下起雨來,到了晚上卻又是萬里無雲,因此我對「自然」這回事也早就見怪不怪了。

        那天晚上,當了個免費食客,陪住在草屯的一間便宜旅館(800元)。那間旅館在郵局上面,從初見大門口開始就讓我感覺是有做黑的,但是小翔說他已經在那邊待了五個晚上,不過晚上倒是連一通電話都沒有,害我本來還有點期待可以聽到一些故事。

        星期六一早,草屯的風雨也漸漸開始大了起來,尤其是那個風,是昨天完全無法比擬的強勁。

        在回收完機器後,換我開車衝到了埔里酒廠,想買些紀念品回去送婉蓁。但是可能因為颱風要來了,所以現場冷冷清清的,只有幾台遊覽車跟少少的觀光客。

        買完兩組對酒的禮盒後,換小翔繼續慢慢開,準備朝台北前進。

        我們這時候在路邊發現了一條可以通往台中的聯絡道路(至少路牌這樣寫),我們沿著道路進去後,原本小翔還開玩笑的說在颱風天中開這種山路一定很刺激,但就這樣走了約十來分鐘,發現越往裡頭走,倒在路上的樹也越來越多。我在安全考量下,還是叫小翔開回原路,乖乖的走大路唄。

        為了到台中買太陽餅給小翔的朋友,我們得先去台中一趟。開在中投公路上,諾大的風雨,倒也讓我在台中看到了難得一見的空城風貌與馬路。

        隨著 PAPAGO 找到一間像是老店的餅店。後來聽說那間的還真的蠻好吃的。買完後,小翔忽然發起神經說想要走高速公路,好吧,反正你開車。

         我們又走回中投公路準備接國道三號(因為不熟台中路段,只好乖乖照著 Papago 指示),這中間還因為油快用光了,所以跑去加油,中間小迷路一下。

        令我開心的是,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一位女孩竟然打電話給我,叫我不要回家了;因為淡水的風雨超級大,婉蓁擔心我會有危險。在跟婉蓁講完電話後,想說要乖乖聽話,於是我便開始想要去哪裡找間旅館多住一晚。

        但是開車的小翔卻似乎不這樣想,他對「在高速公路上被風狂吹」這件事有點上了癮,硬是想開回土城。只不過越往北部開,風就越大,雨也越強。

        終於,連他們公司用車的雨刷都拒絕工作(咦)。

        這時候我跟小翔兩個人心中只能點點點。還好這時候的車子也很少,於是就在充滿朦朧美的擋風玻璃中,在高速公路上尋找交流道,打算先下交流道找人修雨刷。

        後來到了一個不曉得是哪裡的小城鎮(根本看不道路標),可是道路兩旁一點住家都沒看到,空曠一遍。我們只好繼續慢慢的往前開,終於發現像一個小型社區,我硬是叫他往裡頭開,至少先找一個可以躲雨的地方,看看是否能進行簡易維修。

        況且,台灣什麼最多?汽車最多。說不定社區裡頭就有幾間專修汽車的,果不其然,有一間個人工作室就開在社區裡,打了電話請他們幫忙,檢查後原來是線路燒掉了,在進行簡易更換後(200元),我們便可以繼續往北開,一路來到了新竹。

        雖然傍晚時的風雨似乎小了一點,但是小翔在下午時已經跟老闆報備過要多住一晚,而且獲得應允。所以我們還是在新竹市元培的附近找了家汽車旅館(1200元),而且就在找旅館的過程中,還差點被從空中而降的鋼製水塔給擊中車子,就差一個車道

        不過我們找到的汽車旅館很糟糕,說有網路卻是騙人的,以後大家不要再去住!但是我忘記旅館名字了,那間旅館位在元培那條巷子出來的對方附近,特徵是 MOTEL 房間是在路面以下,路面以上是商務旅館。晚上,我開車到新竹的大潤發採買晚餐,順便回溫一下過去在新竹念書時的味道。

        隔天吃完早餐後,輪到開車的我,一路沿著西濱往淡水開去,整路乾乾淨淨的,就像明天過後這部電影中片尾的感覺。

        其實當我回到淡水,總感淡水這個城鎮給我一些怪怪的感覺,不曉得是哪裡有著些許的變化,又或者是我內心有想期待的變化?

        順帶一提,過幾天我發現,我二樓氣窗的紗窗竟然消失無蹤。我一直很納悶,它到底是跑哪裡去了。

在新竹時的風雨,躲在高速公路底下。

        結論:汽車裡不僅要放蠟筆跟相機,如果能擺一台三用電表更棒。

Vedfolnir@淡水鎮
2007.10.05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