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觀點: 等待中的教育新視界

[dropcap]在[/dropcap]我那個年代的小孩子,他們的基本國民教育是九年,國小六年加上國中三年。隨著時代進步與待教育人口數跟生育率一起下降,我國教育體制在經過調整與適應後,現在的小孩子已經可以享受到十二年國教帶來的各種好處,更是大大減少了升學壓力,讓小朋友們可以將更多的時間花在美好的地方,而不僅只是讓自己抑制成為一隻隻待價而沽的公羊 — 至少初衷有這個美意吧,我是這樣認為的。

前些時候在國際教育界中吹起一股校園網路知識庫的風潮,最早成立而且有一定規模的,首推麻省理工學院(MIT,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開放式課程網頁(OCW, Open Ciurse Ware)計畫。至於新流行的大規模網路免費公開課程(MOOC,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則有史丹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柏克萊大學等常春藤聯盟在同一時期先後成立的 CourseraUdacityedX 等組織。

目前這些網路知識庫還是以西方世界的學者為中心,對母語為非英語系的人士有著不小的進入門檻,而那卻也是最迫切需要高等學術體系的一群,加上本身課程暫時無法提供有效的合縱連橫系統化訓練,使得這些網站在學習成效上仍處於初萌芽的發展狀態中。

事實上,這也是國內許多學校的通病,有些老師只會照課本講授內容,但是要麼不是教不完,跳過一堆內容,不然就是一口氣從頭講到尾,一點長期規劃都沒有,完全不在乎學生到底能夠學到什麼,以及學生學了之後能達到什麼。老師、教授們似乎只要將課程綱要能提報學校就算交差了事,樂領鐘點費,這讓我想起過去的幾次專業課程,一套系統下來的前後課程的老師會互相協商彼此的授課內容。

photography by mallix@flickr

photography by mallix@flickr

因此,隨著全球教育體制的膠黏度越來越強,我的腦袋中偶爾會冒出一個疑問,學校這套系統將來需要怎樣的轉變?

別忘了,近代西式教育的崛起也不過是近幾年的事情。同時在國外的一些研究中也指出,在家自習的學生也會有極為優秀的表現。

前陣子我在朋友的一篇臉書貼文有次討論,其中一句的內容大概是說:「未來的學校教育只需要六年,而且只需要教授語言、數學以及電腦。」不過有位體制內的老師回了我一句:「那可不一定」。

先不談這位「老師」那股像溺水般的語氣是怎麼一回事,我很想知道他為何抗拒這個論點,而不是探索各種可能性。

我在這邊先做個設定,學校功能分為 「高等教育」以及 「基礎教育」,老師功能分為「專業技能」的教導以及「道德品性、生活技巧與價值觀」的傳授。

我所說的六年指的則是包含「特化過的專業技能」以及「精緻化的基礎教育」。這六年最適合的年齡是在 8 歲到 14 歲之間。在這六年中,學生將會學到「自主學習與獨立思考」所需的一切技能,而一堆無關緊要,甚至是學過必忘的知識,就讓有興趣的學生自行進修吧,政府與學界要做的就是提供一切必要的資源,就像本文最前面提到網路授課資源就是一個可以發展的原型。

在十五歲之後,這群年輕人可以選擇是要尋找教授做研究,出社會開始工作,甚至是選擇流浪世界,任憑他們的心性自由發展。唯一不變的是,他們都擁有屬於自己的知識釣竿。

或許這可能只是烏托邦也不一定吧,我是這樣想的。

最後再提一下,前面曾說到學校與老師的功用之一就是傳授價值觀與經驗…^_^…拜託,一堆老師自己問題才大咧,像淡水竹圍國中的一位老師,騎車違規撞人後,還不是到處推卸責任,我看還不如每天都放卡通故事來得更有學習效果,例如:小英的故事。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