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登山自治條例,又誕生了一位只會蓋高圍牆的縣長

前陣子在山界發生一件受到熱議的案子,也就是張博崴攀登南投的白姑大山,後來發生山難,張博崴的媽媽替他爭取到國賠這件事。我原本不太想去評論這起事件,因為就我得到訊息看來,是張博崴小看了山,不過救援組織在行動上也確實有可以改進的地方。況且法院既然都下了判決,我覺得也沒什麼可去議論的。

事前可以針對事件本身盡量爭論,但有了結果後就有待大家的接受與體諒。反正這起山難的前因與後果都沒有值得我們誇耀的地方。

BUT,人生往往最充滿意外的就是這個 BUT。南投縣長林明溱在三日表示,南投縣將研擬登山自治條例,重點包括以下三點:

  1. 登山隊伍必須達三人
  2. 隊伍必須有衛星電話
  3. 嚴禁自登山。

林縣長,你乾脆明講不希望有人在自己封地出事,直接把山路都封鎖起來好了。

無論上位者如何更迭,但每一次出事時,這些人的目光都只能將問題用簡單的二分法來做切割。人家常說台灣是個寶島,被高山與藍海所包圍,但是大人們不斷地讓我們討厭山、討厭海才是最大的問題。(饅頭:大家倒是變態的愛山產跟海產。)

在 2012 年時,淡水的沙崙海水浴場曾經發生過嚴重的國中生多人溺斃事件。當時新北市大家長的解決方式是,在沙崙海邊的沙灘上,用石柱與繩子圍起一道非常長的封鎖線。但是過了才不到一年,繩子斷裂了,石柱破碎了,甚至還有整段封鎖線都被埋在沙子下,徒增沙灘上的危險性。

我們從當時的溺水事件中,可以發現是學生很明顯沒有足夠的安全意識。但是朱立倫市長卻為了教育體制的怠惰而懲罰了所有人,限制了人類想親近海水的原始慾望與自由。

前幾天發生的「全民龔敵」事件,台北市大家長柯文哲的做法呢?把學校圍牆加高。

在過去當大家還有危機意識的時候,往往會對每件事情都做了充分防護與準備。幾年後等到大家安樂了,一群人努力的以自由開放或景觀美化為由開始大聲要求改變,並稱過去叫做威嚴與保守。但是當事件再一次發生後,大家的危機感突然又冒了出來,於是又著急的把過去那些拆掉的牆、毀掉的繩子從歷史中通通拖回現代。

人類的愚蠢從不曾消失在歷史洪流中,而且會一再上演。

林明溱縣長這次做的事情,正好與朱立倫市長以及柯文哲市長一模一樣:「蓋牆」。林明溱甚至表示:「針對違規累犯、屢勸不聽者,不排除拘留起來,關個幾天,這樣才會怕…」。

Oh My God,今天你是採用大陸管理西藏的模式,還是得帶蛋糕才能安全入山的阿富汗?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Pie Afghan

美味的蛋糕(猜猜看出自哪部電影)

關於登山安全這種事,必須成為一種常識,而不是我的行為只要符合政府政策即可,否則山難會一直發生

今天一個有良好登山經驗與觀念,而且隨時做好後撤準備的獨登者,絕對比起你為了湊滿三人而臨時招集的隊伍還要來得更安全!

你當然可以仿效國外的登山策略,必須有專業嚮導帶領才能入山,但那也只限定於部分特別危險的山。我曾在國外爬過三千尺級的大山,它們強制要求的管理只有一項,就是必須投遞入山通知書 (隨到隨填做個告知,官方不會審核,現場也沒有派人盯著),有些步道因為規劃良好,也頂多是要求沒有登記到全程山屋者不得過夜(多天縱走會分別設置山屋)。

但是他們會限制你必須幾個人或是審查入山的「資格」嗎?至少我遇到的都沒有!因為他們相信你有足夠的判斷力來決定自己是否有能力從事這項行為。而不是像在照顧媽寶的一樣設下種種限制。過去的台灣因為國土安全的問題需要加強管制也就算了,現在的管制審查是在玩什麼就讓人看不懂了–––也不見你們抓到過幾隻山老鼠。

每一次都因為少數人的無知行為,來決定了多數人的命運,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而且台灣的山早已受到越來越嚴格的限制,林縣長這次做的只不過是替山界的門檻又堆了一疊磚。

真正有效的解決方式絕對不是設下種種限制,像防賊一樣的禁止人民(再說一次,你們不想抓山老鼠),或是強制要求入山時看什麼八股教育影帶,而是想出辦法讓人們在平常時候更樂於親近山(有些地方會依季節辦活動,就會湧入穿著高跟鞋走進山裡還一邊抱怨的那種人)。例如每天派人走一趟整理路況(不是揹物資或交班時順路看一下),絕對會比起你狂花預算蓋步道階梯來得有效。這是觀念的問題,同樣的一筆錢,多數人寧願花在一次性作業上,也不肯花在持續性作業上。

我再重申一次,登山者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政府不能為了規避義務而限制人民的行動,其中的理由還是:「我是為了保護你」。1

在這起新聞中,唯一值得讓人高興的大概只有南投縣政府「終於」肯正視眾多問題的其中一項,提供衛星電話的租用。這項改變確實很棒,否則一般登山客很少會持有這種高級裝備。(但是一支衛星電話都要上萬,南投又能準備幾支提供租借呢?目前觀察是否是雷聲大雨點小的宣傳詞。)

至於新聞中所提到裝備要齊全、步道規劃及管理維護、提升山區通訊品質、成立國家專責搜救隊以及推動登山保險制度這些只要當政令宣導就好了。因為這一直都是他們該做而未能確實執行的事情。(過去的說法大多擺在預算不足以及人力不夠。)

最後,既然南投縣提到採用高山嚮導制,雖然還不知道詳情(因為過去就有了),但是請你們務必說到做到,設計一套完整的良好規劃!最好讓所有嚮導以及揹工都取得執照認證,無照執業必須嚴懲。既然對於登山者要採取嚴格主義,也請對自己人嚴格吶(笑)。

延伸閱讀:

[1] 稍晚補充:為了文章的流暢度,我把這段話做了精簡化。不過有人好像看不懂的樣子,進而無限上綱這段內容,所以我來做個解釋。這一段後半有兩個關鍵字,規避與限制,並非單純指政府不能為了保護人民的安全而限制行動(例如當Mers在台灣社區感染發生就應該進行隔離),而是要探究其背後的意義為何。因此請試著用「政府為了規避教育民眾學習登山安全常識的義務(或是漠視民眾為何沒有如此基本的安全觀念),而靠著增加民眾在從事活動時的門檻來達到限制的結果」這樣比較白話的解釋來看待 ––– 漏漏長。至於機車要戴安全帽或是開車綁安全帶之類的,那就是我所謂的安全常識。但是這些跟登山隊伍人數的問題絕對是兩回事,你可以一個人登山或是團體登山,但是沒有安全常識都一樣會出事情。而且每一次進入山裡容易出事的,都是三人以上的隊伍。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