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札記: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刺鯉魚的!

今天和往常一樣,約瑟夫騎著高齡13年的小野狼準備去接老婆大人回家,應該是天空下著毛毛細雨的緣故,路上車子比往常多出一倍。

大家應該知道,台北市下班時間無論是哪一條路,路上的車都像蜜蜂整窩出動一樣密集且雜亂,約瑟夫沿著相同的路,騎著騎著……….咦?

對向居然有一輛汽車大喇喇的停在路旁等人,就算後方來車狂按喇叭他也不走,這條路只有四線道,兩側還規劃了機車停車格,被他這麼一停,後方別說汽車了,連機車都過不去。

所以大家只好輪流由剩下得一線道慢慢過,只是在過的過程隱隱約約有瞄到有人順手刮了一下車子就是了,等了好幾分鐘,終於輪到我了,於是我也慢慢的放離合器,開始騎車。

騎到和那台車交界處時對向突然一台機車非常快速的擠了過來,對我狂按喇叭,車子也一直往前擠。

於是我只好停下小野狼,不是我不給他過,後方緊跟著好幾台車,我根本不能後退,於是那台車對我按了幾聲喇叭後也只能慢慢後退。

原本想說沒事了,沒想到那傢伙居然跟了上來,快速騎到我旁邊罵了一句三字經後把車子擋在我前面,並下了車。

(圖/網路)

以下對話全部為台語發音,自各位讀者自行翻譯。

小屁孩:「棍XX!衝殺小,沒聽到我按喇叭喔。」

約瑟夫:「拍謝啦!後面有車,我也沒辦法退。」

小屁孩:「林娘ㄐㄅ!你騎殺小車,叫交通ㄟ來量阿。」(約瑟夫心裡OS:是你硬要擠吧,現在叫警察來是要量啥鬼?)

約瑟夫:「又沒有怎樣,你不要這樣啦。」

小屁孩走了過來並露出手臂上的紅色蜈蚣刺青說:「棍XXㄐㄅ!你聽到我按喇叭是不會閃是不是?」(雖然我有養過蜈蚣,也被咬過,但是我分不出那是啥品種。)

約瑟夫:「後面有車我沒辦法退,不然叫警察阿。」

小屁孩:「叫警察要沖啥,我要叫兄弟啦。」

約瑟夫:「你不要這麼兇啦,又沒有怎樣。」

小屁孩拿起手機說:「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現在要打電話叫兄弟。」

約瑟夫:「不要這樣啦,又沒有撞到。」

這時經典畫面出現了。

小屁孩捲起褲管說:「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刺鯉魚的,認識嗎?

不知道為啥,腦中出現了去故宮旁餵鯉魚的畫面。

約瑟夫笑著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誰。

這時旁邊圍觀的民眾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小屁孩應該是見笑轉生氣,往我的車牌踹了一下。

約瑟夫提高嗓音的說:「你踹我車幹嘛。」

小屁孩又用力踹了一下說:「不知道我是誰是不是?棍!這樣知不知道。」

這時我火大了,居然踹我13年的老野狼,於是脫下安全帽跨離野狼,並把手伸到背包裡面準備拿手機報警。

小屁孩可能以為我要打他,還是以為我背包有「機絲」吧,往後退了幾步,也不敢再往前。

這時候我看到他不敢再向前,於是走到他的車旁,抽走車鑰匙。

小屁孩看到這幕後原本想跑過來制止,只是被我的一句話唬住了。

約瑟夫:「你過來試試看,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完了!說完這句話後我想到,如果他也說我不認識你,我要怎麼下台?

搞不懂為啥一堆人喜歡說這句話,這明明是一句破綻百出的話阿!

小屁孩這時發愣的看著我,感覺被唬到了。

於是約瑟夫微笑的看著他說:「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說完這句話便將鑰匙往遠處丟。

小屁孩看到這幕後狐疑的看著我,並留下一句「拍謝啦。」就往鑰匙的方向跑走了。

這時約瑟夫慢慢的跨上小野狼,壓離合器→入檔→催油門→放離合器,並閃過檔在前方的機車,慢慢的往老婆公司騎去。

Joseph Huang

XX科技公司的專職工業設計師,熱愛健身。

您可能也會喜歡…

說些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