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觀察: 在淡水重建老街的後巷遇見一位攝影美女

[dropcap]今[/dropcap]天下午,我們全家人在重建街老家一起相聚,正愉快的聊著天時,小狗(應該喚牠為老狗了)突然對著後院狂吠起來。牠是一隻米克斯犬,原本在附近一帶流浪。家人偶爾路過時會餵牠吃些狗糧,時間一久,牠倒也順理成章的被帶回家,一待就是好多年。狗狗的個性頗為膽小,雖然友善,卻始終與人保持距離。原本與牠相伴的幾隻貓狗相繼離開後,或許也該替牠尋找新的朋友。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牠的這種個性卻又可以稱做守規矩,不會對別人亂吼亂吠,意外得到我父親的寵愛。

正因為如此,只要牠開始長吠,我總會去察看到底有什麽事。

當我走到後院的倉庫時,屋頂上確實傳來敲打的聲音。

為了找出聲音的來源,在我打開通往後巷的門時,第六感讓我驚覺門外疑似站了一個人!?

依照推理小說的劇情安排,那應該得是一位把風者才對。

但是當我完全推開後門後,我發現她只是一位胸前掛著黑色相機,臉上同樣驚訝看著我的女孩子。

Photography by: Nattu (Flickr)

Photography by: Nattu (Flickr)

我將注意力移向那位女孩,長髮,可愛的臉蛋,純真的笑容,完全就是我的最愛啊(羞)。

於是我便向前 搭訕 瞭解她怎麼會一個人走在這條陋巷裡,畢竟我在這條後巷能看到的人,通常都是一些凶神惡煞 =_=。

她跟我道了歉 😳 ,表示是為了拍照才踏到樓梯上,我在簡單回應後便無暇理她,留她一個人繼續拍攝,走到更遠處眺望屋頂上是否有任何異常。

雖然經查後的結果是完全正常,但是空中仍然三不五時傳來敲打聲,更是讓我疑惑。

(遮住 Canon 粉絲的眼睛)

其實我在開門時,第一眼就發現她掛的是 Nikon 家的數位單眼相機,讓我一開始就對她頗有好感。

(放開 Canon 粉絲的眼睛)

原本想藉著攝影打開話匣子,但是她卻是將相機整台直接推到我手上(喂,我不是宅男!)。

她帶的是 Nikon D5100 機身跟 18-55mm F3.5-5.6G(參考連結)的標準鏡頭,閃光燈保護蓋還在,頸帶也是原廠款式(我不是宅……)。

從跟她的對話中,瞭解到她還只是學生,為了藝術創作的課程,需要大量拍攝重建街的影像,做為創作時的參考資料。

而她似乎少根筋的個性,讓我跟她的聊天過程顯得相當愉快。要不是她還只是一名學生,不然我還真想跟她要聯絡方式,好好地約她呢。

而她有問道:「是否有高處可以拍攝重建街的全景?」關於這一點讓我頗為感傷。

我自己從以前就住在這條街上,拍攝的影像也為數不少,雖然這幾年長跑外縣市,但我還是看著又新又高的大樓在附近四處興建。讓原本可以直接看到淡水河的寬廣視野,到了近幾年就只剩下兩棟大樓中間,一處小小的視窗般,還能勉強看到河面。

而老社區的多數人家又習慣將屋頂據為己有,連我要上去都是困難重重。在那個當下,我還真不曉得哪裡有夠高、夠空曠、可以避開大樓、角度又好的完美地點,可以讓她將重建街的全景都拍攝下來(或許該去跟齊柏林的空中攝影取經)。

只不過,在跟她結束對話,回到客廳後,我才突然想起,其實還真的有地方可以拍攝到較多的重建街景物。只是當我再回頭去找她時,她卻已經從後巷中消失了(嘖… 😐 )。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