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醫療 – 高齡者聽力不佳與助聽器 需要多一點耐心

一兩年來,家族裡有位長輩的耳朵聽力逐漸變得不好。他原本打算使用助聽器,還聽從一位鄰居的建議,先是在鄉下公所提出申請,又跑去城市的大醫院進行聽力鑑定,為的是聽力障礙達到重度,便能獲得政府補助的這項社會福利政策。

榮總的醫生在檢查後,表示這位長輩只有一耳達到 “法定" 重聽,另一只耳朵還差了一個級距,因此不能開證明文件。想當然爾,這位長輩也就無法取得助聽器的補助。

不過醫生做了一個補充,說:「聽力功能會逐漸降低,過半年可以再來檢查看看。」所以這位長輩還真的有意等上半年再去做一次檢查。

我們這些小孩都勸他直接去配助聽器,也可以使用比較高性能的機種,不需要為了省錢而犧牲自己的生活品質。後來他也真的悄悄的跑去配了一組助聽器(完全沒把我的醫工背景看在眼裡,囧,好歹我也有些同學在當助聽器的工程師)。

正在洗澡的小侄子 (攝影/林金亮 Jin-Liang, Lin)

正在洗澡的小侄子 (攝影/林金亮 Jin-Liang, Lin)

大多數的生物只要是隨著年紀漸增,器官功能的降低是一件很自然的現象。只是有些時候,人們往往不太能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變化,尤其越是嚴肅生活的人們。

像是這位長輩,自從聽力功能逐漸衰退後,他開始變得不喜歡與人交談。在我的觀察中,他是被害怕的心理因素所影響,因為一方面聽得吃力,另一方面則擔心別人會嫌棄他的聽力不好。

其實比起聽力不佳的問題,在幾次與這位長輩交談中更讓人沮喪的是,他開始容易放棄對話,或是根本沒聽到卻又裝作聽到,沒聽懂卻又裝成聽懂。

在我自己的觀念裡,如果是因為生理現象造成的聽力不佳,我可以很有耐心、樂意地反覆進行說明,十次、二十次,並透過調節說話速度與音量來達到溝通的目的。

如果始終無法有效溝通,最起碼也可以在紙張或是平板電腦上用文字的書寫來達成目的。

但是只要對方一旦放棄、逃避、假裝,我會瞬間爆炸 — 獅子座都這樣嘛。

後來當逃避溝通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後,我們發覺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於是在一次碰面的機會中,我透過比較輕鬆的聊天方式,讓這位長輩瞭解,如果沒聽到或是沒辦法聽清楚,請一定要讓我們知道,我們都很樂意做出更清楚的表達。

更重要的是,絕對不能沒聽懂卻又裝作聽懂,沒聽到又裝作聽到,畢竟錯誤情報往往比未知情報來得更加嚴重。

我自己也有要檢討的地方,正如同我剛剛的內心話,當我發現自己的 “對話" 被 “詐欺" 時,我會像火山爆發一樣不爽。

現在再回想那時候的自己,不能接受變化的又豈止是長輩本人而已,周圍的人也因為改變而無法適應,我們自己也是需要重新定位角色的一個普通人。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