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故事 : 崩壞的淡水老街木炭行

[dropcap]現[/dropcap]在的我像是身處在戰場一般,從腳邊不斷傳來陣陣的霹靂啪啦聲響,伴隨著陣陣白煙與濃厚的味道,將我整個人浸沒在這個寒冷暗夜中。其實我並沒有這麼想當刻苦克難的蠻荒戰地記者。我腿邊的火盆像是點燃了軍火庫般,火力四射。

雖然家中裝沒辦法裝有煙囪的火爐(夢想之一),但弄個炭爐來還是多少可以過過乾癮。有些新式炭爐的設計相當不錯,例如山友們偏愛的這款不鏽鋼炭爐(產品連結)就有不錯的功能取向,方便攜帶,還有上蓋可供煮食,根本是在寒冷季節帶上荒山野嶺的露營好物。每次在炭爐前烤著火,總能讓我回想起當年在極地之處的木屋生活,與友人一同喝著威士忌,將木材添入火爐時還能聞著爐上那鍋馬鈴薯燉肉所散發出食物香味,多麼的恣意暢快。

因此每年冬天照慣例都會跑去淡水老街上的一間木炭行購買超高級(自我催眠中)龍眼炭回家。只要在客廳點上一火盆的木炭,室內的淡淡甜香以及又不會讓室內過度乾燥的暖意,都是葉片式電暖器無法比擬的好處(當然也有壞處,不過就不提了),甚至有研究證明過還能清除室內的有毒菌體 ─── 煙燻豬肉有吃過吧?

我曾經為這家淡水老街上的木炭行寫過一篇介紹文章《淡水老街木炭行關心您》[2]。足見我對該木炭商店的品質充滿信任,也是我在用過賣場或傳統雜貨店所販售的各式木炭後的最終選擇。如果你來淡水找我烤肉,我一樣會帶你去這間木炭行購買燒烤用的炭材。

不過今年的情況卻稍稍有了改變。這個改變對你我來說並不陌生,我們甚至已經大量的從新聞媒體上得知類似的資訊。當廚師或餐廳管理者為了壓低成本,選用陌生但更便宜的食材,結果就是不斷接連爆發的食安危機。

改變本身沒有價值,是否能帶來進步才是重點,否則不如不變。

差不多在十二月初的時候,因為年初冬天採購的木炭已經用完,我特別再去同一間老木炭行購買木炭。這次的木炭價格跟往年一樣的計算方式,一袋子就是一百元整。不過這次帶回家的木炭卻跟過去的印象不太一樣。

過去所買回來的木炭,每一根都像是精挑細選,直徑在三到五公分之間,長度約十五公分。而且木炭的外觀烏黑,有濃重的厚實感,表面帶有一些薄粉狀的感覺。

這次買回來的卻是兩、三根直徑在十公分左右的大型木炭,需要自行裁斷。從橫切面來看,外圈兩公分厚左右呈現實心狀,顏色烏黑,間隙少,然而中心直徑將近八公分左右的木炭像是由片狀組成,顏色帶有亮色光澤。實際燒起來的狀況卻是我碰過最糟糕的一次。即便將木炭燒到火紅,如果不一次擺上多根一同助燒,炭火沒多久便會退去。另外,起火的過程中,木炭像是吃了手榴彈般,表層炭屑不斷向外爆出。燒出來的火星像是摻了油般,不斷閃爍燃燒著。有多塊木炭甚至不能上火,一上火就會不斷冒出嗆人的白煙。而即使沒遇到冒白煙的木炭,其散發出的味道濃厚,完全無法與過去所用的龍眼炭相比擬。

後來跑去木炭行詢問,才曉得這批木炭是有人向他們推銷,號稱是相思樹燒成的木炭。這與我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類似,都是炭體的斷面呈現縱向裂縫,並帶有黑亮色的光澤。但是我個人還是懷疑這根本是從越南或菲律賓等地進口的劣質外國炭材。

最後硬是從木炭行的倉庫中挖出過去存留的龍眼炭,才總算又能在這寒冷的冬天中獲得一絲絲的暖意。我想之後暫時不會再去這間淡水老街上難得僅存的數間老店,直到這批庫存先清掉了吧。

延伸閱讀:

[1] 日本 SOUTH FIELD 不鏽鋼炭火取暖爐、木炭暖爐、木炭爐、泡茶壺,保溫

[2] 生活觀察: 淡水老街木炭行關心您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