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裝瓦斯好貴!全國瓦斯行不合理的零售價格,一個被壟斷的市場

國內家庭用液化石油氣的桶裝瓦斯價格,係根據中國石油、台塑石油與幾家小型民營公司的進貨價進行逐步調整,不過在號稱「自由經濟市場競爭」以及政府默認下,我們消費者透過地區瓦斯行購買的桶裝瓦斯,其實更嚴重受限於各地分銷商自行計算的經營成本與區域性競爭情況,導致即使位在同一個地區都會出現明顯價差的情況。

由於天然氣在使用上比起桶裝瓦斯方便很多,但是住在舊社區或是偏遠地帶的人根本無法隨意接管。因此桶裝瓦斯的用戶,實際上在我國還是占有龐大數量。另外,雖然天然氣接管原本是進步的象徵,效率和費用也應該比較具優勢,但是管線佈置和瓦斯錶等器材的成本所費不貲,而且就算有段時間不使用瓦斯也需支付月租費,因此對於偏遠地區和用量不大的用戶還是用桶裝瓦斯比較划算。

當然了,雖然號稱是自由競爭,但知根究底的人都曉得各地區的瓦斯行似乎早已出現檯面下的壟斷現象。雖然說就算我們都清楚知道瓦斯均價,你也發現自己被瓦斯行當肥羊宰了很久,但從結果論來看,你還是得叫瓦斯才能洗澡啊!

為此,我們以後會在「桶裝瓦斯」一系列資訊中,替為大家逐月整理統計出全國各縣市的地區瓦斯行在販售桶裝瓦斯的平均價格,作為大家未來購買瓦斯議價時的一個參考。

撇開營業用的商業戶可以取得極低價位不談,地區瓦斯行甚至可能會因為是否緊鄰學區,而單獨針對學生族群更划算的價格,如果想用較划算的價格買到桶裝瓦斯,除了可以表明自己的學生身份去殺價外,我們建議大家最好還是貨比三家,即使較遠一點的瓦斯行,反而為了吃下市場會提供更便宜的價格與更優秀的服務品質

至少要當個冤大頭,也要當個明明白白的冤大頭,而且誰規定你一定只能和瓦斯桶上面印有電話號碼的瓦斯行叫瓦斯?雖然商業戶有著不能隨意更換瓦斯行的潛規則,怕破壞了地區間的「和平」,但是一般家庭用戶和學生、租屋族群可沒有這種困擾

如果你覺得送瓦斯的師傅素質不好,那就換一家瓦斯行吧。

如果你覺得價格太貴,那就換一家瓦斯行吧。

如果你發現送瓦斯的師傅不給你發票,那就換一家瓦斯行吧。


話說回來,雖然中華民國政府針對全省瓦斯行的售價會定期追蹤,統計各縣市的桶裝瓦斯平均價格。但我得在這邊說一句公道話:「統計你奶奶個熊,平均你爺爺個山羌。」眾所周知,政府的平均價格事實上只能作為參考,畢竟連統一發票都不樂意提供的瓦斯行,要能公開透明的揭露零售價格的管制確實有困難。

例如最近國際液化石油氣國際合約價格(CP)下跌,每公斤預估可下跌到 1 元,每一桶 20 公斤瓦斯預計可以便宜 20 元,但是你又不是不曉得上漲無時差,下跌路遙遙這種台灣地區的固有現象(笑)。

另外,我在《桶裝瓦斯價格:全國各縣市瓦斯行均價一覽表(2017年12月份)》資訊中,發現全國的桶裝瓦斯平均價格在 795 元(嘉義縣)至 938 元(台北市)之間,中間差價達 143 元,但是仔細想一想又會發現當中的些許不合理處。

例如台北這種寸土寸金,天然氣接管率佔全國最高的城市,一桶瓦斯的均價比基隆貴31元可以理解,反觀基隆從交通方便性來看,由於國道一號直接相接,已經比起新北市多數地區都有競爭優勢,但是桶裝瓦斯均價卻仍高於新北市 23 元,也等於台北市的桶裝瓦斯比新北市貴54元。

嚴格說起來,基隆的「平均地價」只有新北市的三分之一,幾乎和苗栗同等級,但是基隆桶裝瓦斯的均價卻硬是比苗栗貴上70元。

或是同樣都在福建省的金門和馬祖,地理位置都靠近中國大陸,而且距離台灣的距離接近,理論上海運成本接近,但是兩者的價差仍高達 33 元。而且馬祖的用戶明顯較少,理論上單趟運輸的成本較高,結果當地的瓦斯均價反而比金門便宜約 3%。

更別提離台灣更近的澎湖,該地區的桶裝瓦斯竟然只比金門便宜1元!

至於新北市這塊全台灣幅員最大的土地,均價位於全台灣第三高,但是市內各轄區的價差明顯應該極大,如果便宜也就算了,但是排名第三位的均價到底會讓售價高點位於多貴的位置卻是讓人難以想像。

雖然說政府有關單位曾表示桶裝瓦斯售價除了中油進貨成本外,允許各地分銷商自行計算經營成本來調整售價,但問題是如果一個地區內的業者聯合控管售價呢?瓦斯這行業我不了解所以不便胡亂猜測,但是我曉得部分產業是有地下公會的,他們會聯合控管價格甚至是禁止旗下會員觸犯搶客禁忌!換言之所謂自由市場的價格競爭,在地下公會的操控下早已成為一場笑話。

其實政府過去會針對地區瓦斯行取高低兩位價差的資訊,到了現在的國發會網站上卻只能查到統一均價,換言之是否只要均價合理,政府是否就不會主動介入?

或許這幾天的衛生紙瘋搶事件就是個證明,等到這起難看的事件都登上英國 BBC 新聞變成國際笑柄,政府才意識到自己出了大麻煩。

事實上在一個平均 850 元左右的地區,很有可能根本是以 1150 元和 550 元的價格去取出中值。而且這種手法也不難,例如用商業戶和一般家庭戶的價差就能輕鬆取出這種漂亮的均價,但是這種地區壟斷導致民眾資訊不對等的現象,對於當地住戶而言卻是想怒都不曉得能跟誰發怒的處境了。

工具人

做你的外套 擁抱著卻不被擁抱 聽到你對他的撒嬌 可笑的是我沒資格計較(誤)!工具人是科技人,不是愛的僕人喔(是在傲嬌什麼)。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相關行業的從事員 says:

    補充一下,現在的價格嫌貴,可以跟你保證如果所有的瓦斯行照著所有政府的相關規定來走,瓦斯的價格絕對暴增一倍以上。不管做了什麼樣的政策或個人的決策,如果裡面的利潤不夠讓瓦斯相關業者持續經營下去的話,漲價也就變成一種必然了,一定會轉嫁給消費者來買單。瞭解實際情況才會有發言權,不然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一個小小的相關行業的員工 非護航 純有感而發 為上面自己的發文補充。

  2. 相關行業的從事員 says:

    實際上還有許多因素影響價格,消費者永遠只站在自己的立場想。政府配合社會輿論一昧的限制價格,在最根本的法規上面卻完全不解決,舉最近的新聞為例,規定了以後檢驗瓶的費用由業者自己承擔,押金必須全額退還。試問如果一間民宅叫了一桶瓦斯放了三.四年,退回去的時候不能扣除押金,檢驗費用又要自行吸收,瓦斯行賺什麼?不只沒賺錢還要倒貼檢驗費、瓦斯鋼瓶的年限磨損。而當一個地區沒有灌裝廠的時候,所需要的瓦斯就必須從其他地區拉來,運費跟磨損你怎麼不考量進去?還有很多很多的民間瓦斯行與消費者的個案,不一定是誰對誰錯,但不是用廣泛的定義就好像站在了正確的立場,裡面更多的無奈也不用提及讓人知道了。

  3. 拓也 says:

    喜咧工三小,各地營運的成本本來就不同,價格自然有高有低,如果全台均一價才叫壟斷吧,看看全台灣的天然瓦斯,一地區只有一間公司,你要換還沒的選,價格政府說了算,想嫌貴也沒得改;反看桶裝瓦斯,均價就代表有高有低,同一個地區你嫌貴就換一間,換到你滿意為止,然後你跟我說這叫壟斷,斷章取義也不是這樣的吧…..

    • 工具人 says:

      你說的那個叫做「獨佔」,是壟斷的型態之一。在提斷章取義前,不要先望文生義啊。以簡單實例來看好了,衛生紙沒有全台均一價,公平會為何係以壟斷的罪名來找代罪羔羊?

      至於天然瓦斯沒有桶裝瓦斯太過瑣碎的麻煩,這種規模的公眾能源設計,以台灣這種尺度的土地面積,我個人向來偏好由官方統一管理的;至於是否嫌貴,那才是後面討論價格是否合理的問題。

發表意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