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創作: 那年的紅

        還記得那是我的第一次,年輕氣也盛,在要走進那個房間之前,內心即便有些個怯懦,但卻仍得裝著一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般的氣魄,至少在朋友、在護士的跟前更是如此。

        但似乎那些護士大姐,老早就摸透了我們這群渾小子們的想法,冷不防的一位看來頗資深的大姐倏然地出現在我們面前(OH…NO!)。這下子我們一群人倒也突然變正經起來,而接下來就是連串的問卷、驗血、量血壓等關卡,直到終於躺下來靜靜等待的那一刻,才有一種:「咦,我要捐血了?」的感覺。

        在看著血液從自己體內,向著血袋裡頭流去時,腦海中盡是浮現著:「會是誰用到我的血呢?」、「流這麼多血不要緊吧?」等等疑惑,然而總總的困惑,都只是那個年少輕狂的夏日午後,如浮萍如泡沫般的點點思緒。僅只是壯膽似的,想替自己的成年儀式刻劃下一個永恆的見證,但是卻讓我的生命得以如此豐盛。

  •  
  •  
  •  
  •  
  •  
  •  

2 個回應

  1. Vedfolnir 說道:

    呃,有啊,看第二段第一行。

  2. 羊好愚 說道:

    怎我的意見都沒採納…………….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