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故事:一個人出門旅行遠離團體客,會讓你更輕鬆快樂。

[dropcap]這[/dropcap]是一篇曾經想寫卻又算了的老文章,不過剛在臉書被兩個人的對話又勾起這段往事回憶。如果這段旅行記憶跟我這麼有緣,那就寫來給大家聞聞其臭好了。整段故事總結來說,這是我半年多前在中國旅行時,沒能獲得老鄉協助,甚至還得在國外被同鄉人取笑的旅行插曲。

旅行對我來說,過程肯定會發生一些無論大小的事情,除了是必然的常態外,也是我們出門在外有趣的觀察與體驗,不然現在又怎能寫寫文章騙騙人呢?寫到這邊才又回想起當初會有衝動寫這篇故事的原因,不為別的,正是因為故事中的年輕人稱得上是自己人(謎之聲:誰跟你自己人!),我才會想讓更多的鄉親朋友們了解,出門外在互相幫助是基本的禮貌,禮貌真是他奶奶的重要(山東腔)。

話先說在前頭,接下來要談到的內容都只是個人觀感,我不是要批判任何人或團體的行為,也不代表我的想法或觀念就是正確。但至少,我衷心認為(期許)有些基本道理是通用於世界上的,像是不分國籍旅行者間的相互依靠與幫助 😉 。

去年的冬天,我一個人正在中國福建(Fujian, China)進行一次冷冷冷冷的深度旅行,途中所見的屋子很少有能遮到天空線的龐然巨物,與城市是完全迥異的兩種風貌。這段旅行一直到返家當日,我才出現在廈門高崎國際機場(Xiamen Gaoqi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出境大廳(Departure Hall)中,要不然其實就這樣搭著公車加上徒步健行,一直旅行到歐洲似乎也不錯 😈 。

[pullquote-right]旅遊小提示:福建的廈門機場有免費 Wifi 網路,而且防火牆較弱。[/pullquote-right]

被設置在廈門機場的航空公司櫃台,在我看來顯得有些偏執與扭曲。入口被放在機場最側邊的深處一角,曾經讓我點懷疑那個「缺口」,到底是麥當勞的廁所通道還是前往櫃檯的檢查閘道。最後在半信半疑的探訪下,終於抵達華信航空(Mandarin Airlines)的機場櫃台,只是時間還早,還沒開櫃的現場只是黑壓壓一片。同樣早到的幾對家庭旅客就這樣各自佔據山頭的分散在櫃前廣場的幾個角落。我則是隨興找張椅子坐下,便開始用手機上網打發時間。

廈門高崎國際機場-China-Xiamen-Gaoqi-International-Airport-Vedfolnir

廈門高崎國際機場候機室

當華信航空終於開啟櫃檯,只見大批人馬突然從四面八方湧向櫃檯前通道,各自排了幾串長長的人龍群。一直等到人潮的流向稍微穩定後,我才走向其中一串人龍,排在「最後一位」旅客的後方等候報到。

寫出上面這段句子,是為了還原當時的現場狀況。特別強調「最後一位」這四個字,是為了讓大家了解,當時那一位旅客的後方,至少視線所及的五公尺內,完全沒有其他人接著排隊。尤其本人外號 超級瞇瞇眼 鷹眼,可以在茂密的叢林中發現十公尺外掛在樹上的青蛇,這種眼力應該不會差到在空曠廣場還看不到有人在排隊。

但是在我排好隊伍,卸下重裝背包又站著開始玩起手機的好幾分鐘後,卻有個人從後方在我的耳邊輕聲說著:「先生,你插隊了。」

插隊!?插什麽隊?我當下滿腦子的問號。

不明所以的我剛轉過頭去,還沒來得及開口,一個男生立刻說前面那位旅客跟他是同一個劇團,所以是我插隊。

「這個人是從哪裡學到的天才邏輯?」我心中默默想著。

排隊不用排在一起,只要同團就理所當然的擁有排斥外物的排隊引力,所以是別人插隊嗎?那你乾脆下次跟家人出遊,只要躺在飯店床上,請家人先來排隊好了,家人間的排隊引力應該更強。更不用說隨便貼近我後背,是想嚐一次警戒肘擊嗎?LOL

心裡想是這麼想,不過再轉念一想,或許這幾個人原本真的是排在一起,只是前面的人群移動(很遠很遠)後,這個男生跟旁邊幾位女團員聊的太過忘我,才會忘記跟著隊伍移動(很遠很遠)吧。這樣一想倒也接受了(謎之聲:這位作者很容易被說服。),我便重新揹起重裝背包,往後退到這個男生跟幾個同團女生後面,讓他們補上我原本的位置。

「他們後面真的沒有其他人」,即使那邊是空曠到鬼都不肯呆著的地方,我還是要在心中補上這一句。

話說回來,我這個人雖然一向是漫不經心的模樣,但眼力與耳力可是出乎意料的好(根本 偷拍與偷聽狂 千里眼與順風耳來著),不用特別花上心思,就能簡單察知周遭環境的狀態,這次當然也不例外。於是在我發呆的時候,無意間「接收」到剛剛那位男孩子(以下簡稱甲)與前面提到「最後一位」旅客(以下簡稱乙)間的對話與動作神情。

記得當初是由乙首先發難,回過頭問甲剛剛發生什麼事。甲跟乙表示有人插隊(用手指比了比我)。接著幾句話斷斷續續聽不是太清楚,最後有好幾個人同時朝我看過來,相當無禮的竊笑一番。

後來隊伍開始移動,當我接近櫃台的通道入口前,這才發現到入口旁用 A4 紙貼了一張告示,說明這個入口是「團體旅客」專用通道………………. 團體… 團體… 團體… 體。

在那個瞬間突然把先前斷斷續續接收到的對話資訊連起來了,原來那幾個人是在說這條是團隊旅客用的通道,怎麼會有一個呆子排在這裡(呆子是我自己想像的)。

說來其實有趣,我跟這群年輕人完全不認識,但我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是表演工作坊這個劇團的工作人員。因此在對方搭話的過程中,與其說是兩個旅客間的對手戲,不如說我有更多機會是在觀察這群人會如何行事,並在腦袋中形成對這個劇團的評價。

一方面是他們的行李有大量劇團表演者常常用到的裝備箱,另一方面是一開始去排隊時,我遠遠的就發現一位野生美女已經在櫃台通道中迂迴排著隊伍。我跟這位美女已經認識數年之有,相貌出眾而且身材高挑,相當容易辨識。只是兩個人在當下離了有一段距離,我便懶得去特別捕獲。

而將這兩條線索連在一起,很輕鬆的就能推理出這群年輕人的出身。

後來回到家,我還特別問了野生美女,確定他們劇團在那幾天正在福建廈門進行寶島一村的表演演出,也是搭同一班飛機回家。看來當初的推理相當正確。

以我一貫的立場來說,我跟那群劇團的工作人員一樣討厭插隊人(但也不會白目到讓自己脫離隊伍達好幾公尺遠),只是我會更雞婆點,稍微內抗一下團體旅客才有的獨特傲嬌力,告訴排錯隊伍的那個人:「這排是團體通道哦。」

也就是八個字的功夫,不算太奢求吧?

加入粉絲團接收最新訊息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