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隨筆: 我的夢想 Keep Walking 2012

[dropcap]昨[/dropcap]天讓我在網路上發現一件令人震驚的消息,原來今年度的 第九屆 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 已經開始,而且今天就是最後截止申請日。

倒。

這是動作狀態詞,也是內心期待詞,我想好好癱倒在床上睡上一大覺。

因為我現在的臉已經瞬間長得像下面一樣:

淡定臉 - Designed by Lin, Jin-Liang

淡定臉 – Designed by Lin, Jin-Liang

兩個選擇,一個是像過去一樣,繼續晃悠著等待明年。另一個則是加緊趕工寫完申請報名表。而我會寫這篇文章,表示我選擇的是後者。

時間雖然緊促,但是寫起來卻比想像中來得上手。我寫的,其實就只是長年來醞釀已久的想法,自然順手。

說起來,反倒是如何將雜亂無章的各種發想,彙整成一篇有條有理的文章,才是花了最多的時間。

寫到一半時,我的腦海中冒出一個想法,寫作的人其實與油漆師傅非常相像,都是由各式各樣的材料中,選出適合的一部分,然後由點而線而面的架構出一件完美作品。

keep-walking-vedfolnir-lin-jin-liang

Keep Walking – 攝影/林金亮 Lin, Jin-Liang

關於我的主題以及寫了什麼內容,先不在這邊揭露,或許等到審查有了一個好的結果再來說吧。

不過我想特別在這邊談談申請表格中的一個大標題:「團隊介紹」。

在團隊介紹這個大標題中,我寫的是"無",也就是 ZERO,一個都沒有,至少在目前為止是這樣。

其實關於這題的內容,我是想留給我的一位好朋友 謝宗翔。

小翔是我固定的旅行咖,也是與我最有默契的夥伴,無論是登山探險或是逛街瞎扯淡。

如果說每場探險都是一次西洋棋對弈,他就是在棋盤上充當雙腳帶領每一次的行動,我則負起佈局全盤之責,並充當眼睛觀察整個盤勢。

我們的默契就是瞭解自己必須各司其職,而且共同都有著不攻頂也無所謂的心態。

我計畫每次的探險行動,但是僅將目標的達成排在安全考量(過度的謹慎)之後,而他則是將我不斷往目標推進,但是也尊重我在行動中所下達的重要決策。

而且最棒的是,他知道我何時是在講冷笑話。

譬如說,剛走十分鐘就說要回家之類的 LOL(他通常也會一起喊累,但是我們接著就會走完全程)。

底下這張照片中的燈塔,是 小翔 去過的最遠邊境之地。而他離開我們的地方倒也相當符合他的風格,臺灣的極境之地:東沙群島。

如果他還活在世上的話,我的團隊介紹中一定是寫上他的名字,而且無論他是否有意願,我都會拉著他一起去。

但是不用想也知道,他 200% 一定是走在我的前面(被我推的)。

Argentine-Lighthouse-阿根廷-燈塔-vedfolnir-kidding

阿根廷燈塔 – 攝影/謝宗翔 Kidding

所以對於現在而言,我還是寧可在這一題寫上"無" 這個答案。

總覺得只要這樣做,過去那些一起做傻事,一起探險,一起大笑的快樂時光,又可以在腦海中再一次的浮現出來。

我想,這就是夥伴吧。

One-Piece-海賊王-航海王-伙伴證明

伙伴證明

  •  
  •  
  •  
  •  
  •  
  •  

說些什麼吧

您也許也會喜歡…